香港能否食安天曉得,(下圖)2010年深圳特區報諷刺經濟通漲,呼籲內地人到香港買醬酒。


華人食嘢騎呢,老外看到匪夷所思,殺豬菜不知是其意,筆者曾在堅尼地城屠房工作過,當時住於對面屠房宿舍,看那劏豬的日子在所寫的書曾提及過,Circle Game三世紅塵去來今輪流轉。

(下圖)堅尼地城屠房,紅圈是煙囪,街頭燒上枱豬是脆皮香,屠房燒病壞豬臭氣沖天。更甚煙特別黑是系統壞了多年,我們的上司從隔壁焚化爐找來舊傢具或爛木作燃料,點火頭用火柴和舊報紙。


局長高永文承認處理哮喘豬部門有失誤,賠錢是敗家常事,相關官員會否到誤報賣哮喘豬肉的店舖赴荊請罪,近來多了豬肉檔掛出橫幡所賣都是本地豬豬,是繼本地雞雞另一個香港品牌,醬油有待優化。 (補記/黃框是文章上傳後兩天8月20日的大新聞)


茶樓賣8元一碗有骨落地的豬骨粥,有大媽把豬骨帶回家給狗狗吮。


頭抽不明所指只識「中抽/中秋」,香肉是否指三六即九(狗)肉,圖片是本地一間酒樓的街坊菜牌。大媽給我開竅是鼓油豬豬。


讀完小學出來跑社會到今天,大部份入肚食物都是街外吃,只試過一次食物中毒竟是幾年前在溫哥華,圖中的港式茶餐廳幾天天光顧,該日吃的魚湯米綫,回家後2小時嘔了5次但沒肚瀉,沒到醫院只去看家庭醫生診所就在餐廳對面,醫生來自香港也有光顧該店港式奶茶,事隔幾天後再如常到該餐廳,打後沒再吃魚湯米綫。(小圖是家庭醫生除了止嘔藥還有這枝菓汁買自藥房。)


是否大嘥鬼,我吃完整煲飯碟內鼓油仍點滴未失,


幾天前大公報副刋文章寫美國事,女作家有老外朋友陪同到華人超市買菜,作家買豬耳作菜,嚇到老外失魂,外國人豬頭尾和內腸都不吃。圖中的豬大腸是筆者早前與朋友飯局對方所點的菜,是數十年來首次再吃,未覺有屎尿味,小時見母親是用大蒜頭通腸消臭味,今天通渠水普遍相信也有通豬腸水賣。


職塲打工者下班後還我自由身,把豬頭骨掟到街上情有可原


超市買鼓油送可樂打孖上枱各顯特色,送米更實際,筆者戰後出世生於貧窮家,活到當下未試過札炮無飯開,鼓油撈飯也沒淪落到此境地,但鼓油撈飯加固態豬油不用其它餸也可吃三大碗飯,都是年少的活樂。


肉躁豉油麵太鹹,以粥減鹹才可吃盡,此快餐店的豬骨粥沒有骨附在粥內,是啖啖粥,今天只賣皮蛋瘦肉粥。

 

豉油豬豬

接連有食物中毒事故,兩宗都是在紀律部隊不同飯堂,雖是毛病小小但人數眾多,無須進醫院可能被菌襲者都是雄雌糾糾擎槍輩,肚瀉也是不舒服的,由於在自家飯堂發生對市民毫無影響,但接著哮喘豬局長高永文已公開致歉,聲言部門處理不當,把豬肉鋪起錯底,正和業界商討賠償細則,牽涉到商譽的金漆招牌,口碑更甚於實體賠錢,官員可能要以待罪之身到肉檔赴荊請罪。

食安中心官員解畫食中一次半次哮喘豬對健康無大影響,豬來自江西已禁止其豬入口,只要不食豬之內臟毒極有限。對廣東人而言,豬的全身幾全可吃下肚,內臟更是豬的味之寶,職塲豬頭骨不好梗,豬骨粥筆者飲早茶時多會食,8元一碗絆有花生兼有骨落地,星期六煲豬肉是豬肺湯,兒時是母親的拿手湯水,洗豬肺大工程,湯成也會分給同屋幾伙師奶分享,如何把豬大腸內的豬屎尿味僻除,見母親用大粒蒜頭塞入腸頭,以筷子作推桿,進出數次便成,豬油撈飯是冬天美食,其它豬頭豬耳化成滷味,只能在街頭小販檔食到。

接著食之不安是消委會測試市面出售的豉油,部份所含的化學劑會曾生致癌風險,總幹事黃鳯孄出席電台節目,打電話去全是女士,除了問及鼓油,還有近色的蠔油和醋。飲早茶分配到坐大枱,盅頭飯來時,點心妺問我是否要加鼓油,多年來食盅頭飯不會額外添色,隔隣港男見我手拿在看的報紙,大字標題圖文並茂講毒豉油,叫我唔好咁驚,看其所吃一碟腸粉幾給豉油淹沒,也見過一位老太帶自家鼓油飲早茶。凡事退一步能海濶天空心境便會豁達,酒樓的豉油未必是報上所指,豬肉絕不會是家家枱上菜,豉油是廚色的的筆刷,素食者可以走豬但走不了鼓油的禍害。

挑起生活共同話題,幾位大媽侃侃而談豉油真是花樣多多,如今醬油一瓶瓶企硬等客揀,小時我要幫媽媽帶著空瓶到醬料鋪買鼓油,來去都是兩款生抽和老抽,老抽較為深色,看超市的鼓油花名多多,有指明蒸魚,頭抽,生抽,老抽和麻辣鼓油等。

內子入廚以前是用萬字醬油日本製造,一位港媽說萬字醬油如今是新加坡生產,是超市最昂貴的豉油王上至5倍價錢,如今內地人到港多光顧藥房,在2010年內地通漲高企,深圳特區報有插畫,叫內地人到香港買醬酒更化算,我在網誌也有文章談及國內食安;「食在中國把命博」有時生活很可笑。

數十年首次食物中毒是年前在溫哥華發生,在一間港式茶餐廰吃完早餐回到家後嘔吐大作,兩小時共嘔了5次但沒出現肚瀉,嘔時不受控,由房到廁所也只是另一房所相隔的距離,未衝到廁所時已不受控在走廊吐出,日間全屋只得我一人要自行清理,身體無異狀沒到醫院求診,致電家庭醫生當日已滿額,知我食物中毒給我看診,診所在吃早餐的對面,步行約25分鐘,可能黃疸水都已吐盡路上沒再嘔,告知醫生是對面茶餐廳食物所致,醫生也有光顧,他來自香港,醫生笑而不語為我看診,開了止嘔藥和一枝菓汁藥單,翌日看報紙沒相關新聞,中毒是個別事件,是所吃的魚湯米綫所引致,心理陰霾過了幾天消失繼續光顧只是沒再吃魚湯米綫,餐廳也算清潔衛生。

       

網主 18/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