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張相都是港龍友的驕傲,得到國家地埋雜誌旅遊攝影大奬,(上圖)那張是一位在大學修讀攝影本科在廣州所拍,若非拍者現身介紹和得國際奬,類似這相片近年在網上常見,我在深圳社區學院上課,對面也是學生宿舍我也用儍瓜機拍過一張,香港早年的七層徙置區(住房冇廁冇水冇廚),晾衫時天陰都是一模式掛在門外的走廊。


夏天影模不出影樓賺外快,雀模(紅嘴藍鵲)成了拍友的眼中蜜。


食飯我知米價,沒沖曬過相十多年不知多少錢一張,哪些年打工月薪不足一千,一張彩色相3.5元,一路下調到今天。


去年蘋果日報徵求報料相,(小圖)有人一相得奬20萬,一般是500元一張,今年七月書展,蘋果有展檔,但不見有相片成書出版,影也鬼好奇一定會買,成報曾有新聞圖片專集是香港歷史見證買了一本。


小學生用手機拍鴿鴿砌入Pokemon ,智能手機不是打電話咁簡單,身旁一位南亞裔同輩也好奇影也鬼。


大媽也愛拍。


銀髮叔尋花拍。


多年來在報攤,便利店和書局,雜誌封面或報紙主頁所登載的女士大頭相,以這張最核突,她可能是下任特首,相醜非真人樣,在電視所見鏡頭特寫林鄭司長上妝都面面俱滑無疵,是出版社刻意蝦轆,或這張相是早晨在其床頭實拍。


今日東方報寫中秋用天炮機拍嫦娥真面目,全套裝備約5萬元,「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電視廣告有靚女讚其條仔拍的相很漂亮,男說是買了新鏡頭,靚女說價錢很貴喎!男說財務公司可通財。


用手機拍城市路邊欄杆的襟花,各花入各眼,煙蒂在酒瓶,創意另眼看。


路邊欄杆貼上的紙頸巾由街頭伸延到街尾。

>>點擊以下圖片連結相關文頁


影也相

前幾天兩份報紙同日談及攝影和訪問名家,其一是在大學修讀攝影青年,剛奪得2016國家地理雜誌旅遊攝影大奬,圖片是在廣州所拍,另一位是在大學教攝影女導師玩濕版攝影。

影靚相是學術門檻藝術薈萃,不是人人可跨越到,作為生活情趣,無必要偏頗相片的像素,光綫和色彩的配搭達致無縫,若是作為職業見到相機便會成為包袱,有些不是從事職業攝影也要影相,街上常有食環署職員執法時,一些店舖物品阻街,先拍照才發告票,我在電力法例部外出巡察樓宇公共電力裝置,也帶相機隨行,是一般的儍瓜機,當時智能手機已普及,分配給員工的手機是今天銀髮族所用,差異是字體細細粒。

我是拍拖時才去買相機,若是宅男則不屑影相,這部相機仍放在家只能影到12張相,輪流轉有人懷舊,一些店子仍有售相機菲林,想留著記憶要靠相,把相傳到千里是瞬間事,臉書/FB總裁預言不出十年,文字和圖片會湮沒,全部是影音直播。

以前看大堆頭相集放上幻燈片,一張張相在投影幕播放,數百張的相片如你不是主角,或近親是相中人,任何崇山峻嶺大河谷你都會看到打瞌,如今科技先進,一張張相片可自動合成動態模式,播出時如一套電影,周邊有不同花紋和圖案配襯。

電視廣告有靚女讚其條仔拍的相很漂亮,男說是買了新鏡頭,靚女說價錢很貴,男說財務公司照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拍到靚相一定要貴價機,取得國家地埋雜誌旅遊攝影大奬的年青人掛在身上的相機唔係嘢少,放在家中一定要用防潮箱和鎖在夾萬防盜。單挑情趣影相也可找錢,去年蘋果日報招攬報料相片,一張可得500元,最高點擊率可得10萬元,也可把自己認為的靚相售予網上圖片庫,未賣過不知價錢若干,網上最火的看相站是Instrgram,特首長女常有鮮肉相上載,一般影友有自己的社交網,早前在公園有群組携大機拍友在拍雀雀,上任特首曾蔭權更是超級拍友。

在溫哥華也上過幾天攝影課程,最後一天實地練拍,只有我是携著儍瓜機,同學仔女個個都是大腳架,長短鏡頭的專業機,導師當塲過料也學到幾度散手,儍瓜機變成總明仔,但沒追讀深造班,叫我買部大相機,是我最討厭出街時有嘢孭身,錢錢錢也是最關鍵,以前孭仔是心甘命抵,兩次做背包客到台灣和新加坡旅遊,帶去只是手機,這部手機也不是高檔品牌,是孩子的墊櫃桶底手機,也是我首次用智能手機,如何用手機拍到微觀相沒多大著意,只識用一個掣叫「自動/AUTO」,同一場景多按幾次影多幾張,揀出廖化作先鋒,再用電腦去執相。

幾年前曾用手機把所拍的相片開過個人攝影展,最近也參加一個旅遊影片拍攝比賽,也是用手機拍成相片和影片合成,再用電腦軟件發酵,在拍相片和影片前沒打算參賽,事後頗花時間去執,仍是爛泥難上壁,志在參加不計成果可磨練心思。

網主 02/0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