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看貼上冷氣機的報紙日期是今年三月底,這是新的一張,每年的夏天轉季變涼,都會把冷氣器的隔塵網洗淨並用報紙遮著機面,待下一個熱天來臨時把報紙撕掉便可即用,三月時把冷器機缷妝,隨又改變主意打算今年夏天不用冷器可行嗎?又再把冷器機上妝貼上新報紙,終於捱過今年的炎夏。
(下圖)兩把大風扇加上圖中兩把小風扇,問心講都是開著冷器舒服得多,玩具芭蕉扇未能打持久戰用了月餘便香消玉殞,要修理也不成,圖中最底那一把小扇是從損壞了的電腦火牛箱拆除使用,真是很環保到不得了,來年夏天會否再下一城不作多想。


夏天的蟲話,(圖)是一對鴛鴦螻蟻在炎夏作魚水交歡(朴嘢)。用手機對住數分鐘仍在摟摟抱抱如洞房花燭夜所證無訛。


仲夏夜少夢多了飛入來的不速之客曱甴(蟑螂)。


自家嘆咖啡,平時用三合一包裝啡飲,今回是首次享用買回的沖劑咖啡加進甜奶,香味濃郁引出跳進來又失踪的曱甴大胆現身偷嚐。


大地是群育,無打算殺生,不速之客越窗降臨只要不直接近身干擾多不理會,家中從不置備殺蟲劑,捉到的曱甴隨手掟出窗外放其回家,這個夏天不能重施故技,週圍只得一戶我是開窗客,被逐蟑螂又會飛回來,更可能呼朋引類我家太好玩,用膠袋活捉丟進廁所,按掣一沖生死隨業障,蟑螂生命力強,人類追殺了幾千年仍然生存下來。


跛腳螳螂未能捕蟬充飢橫死大地,群蟻集眾化成洪荒之力把其拖回巢作冬糧。


這個夏天太熱又太漫長,一些昆蟲未能適者生存,成了螞蟻的口糧


抄捷徑運糧,眾所周知螞蟻是勞工版模。


匿居山巖的蝙蝠可能受炎夏太灼影響都要出來散熱,初見市區有蝙蝠日間飛臨。


近年夏天少見蜻蜓點水,圖中是一隻受雨擊重創的蜻蜓,已飛到生命的盡頭。


燈光火著下曱甴飛臨到我家,干脆在地上爬爬,用筲箕當頭罩下,細看它在箕內慌張跳竄,叫其安心不會取其命它聽極都唔明。

涼來了

炎夏終被請走,好行夾唔送,前幾天是二十四節氣「立冬」有名無實,住處有窗皆開盡,整天都是穿上短袖內衣,冬行夏令唯一沒倒行逆施不用開著冷氣機。

撞年好過揀年,好揀唔揀竟選取今年在這個夏天挑機,唔開冷氣得唔得,屬於有自唔在攞苦來辛,前次夏天無用冷氣是十年前事,也在網頁寫過文章,上次都贏到,今回乘勝追擊,那次用三把大風扇作風驅火,這次是兩把大風扇和兩把小風扇,小風扇是無罩芭蕉扇買了多年用作帶入廁所一路放一路看,看也鬼是書,另一把小風扇是從損壞電腦火牛箱用作冷郤用取出,體積和芭蕉扇相若。

筆者非口若懸河的環保份子,盡其本份進退有度,香港的夏天夜眠若不用冷氣捱得不大舒服,地球之友年年都舉辦無冷氣的一夜很欣賞從不附和,以年齡作分野,我沒冷氣陪伴的夏天多過有冷氣的日子。

三十多歲才成家立室,多了收獲是加多一個熱廚房和冷氣蜜室,單身寡佬時屋內沒用冷氣機,小時住唐樓能有冷氣機是天方夜譚,與媽晚年共住戰前建成的砵蘭街唐樓,曾問母親是否需要裝冷氣機但她說不用,雖然唐樓樓底高,但幾戶人家都在房內加建閣仔,我們住尾房有窗我睡在閣樓,坐時頭顱幾乎頂到天花底,生活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就算了。

對秋天的期盼是吃月餅的八月初一,爭秋奪暑太陽底下火神一定是贏家,到太陽落山後晚風會有點涼意,迎月夜要加衣,風扇已可替代冷氣機逐走炎熱,到重陽節一雨便成秋,今年熱天漫漫長把秋噬掉。

與夏天酷熱對撼除非身體有突發毛病,最後我一定是贏家,因有後台撑著,冷氣機沒壞又非沒交電費,就算臨陣退縮非罪無可恕,把電制一扭冷氣自然來,最後得勝說是苦盡甘來是慳到電費,有幾晚躺在熱床上真是幾難頂,起身倚在窗前看街景,環顧四週我是唯一開窗的一戶,把椅子調高到可伏在窗台打瞌,安心立命只有凍死骨不會熱死人,冇太陽又非勞動不會中暑,漫漫長夜要免費享受冷氣也不難,去到麥記坐到天明,前次沒開冷氣的夏季不好睡翌日仍要上班,這次睡不到沒相干,臨天光就寢也不遲,不在職塲無閙鐘追擊,毋須趕時間為自己加燥。

挑戰酷夜熱魔我也要求自己有恆心,冷氣開關掣在床頭,避免半途甩轆原本在入冬前我會把冷氣機的隔塵網洗乾淨,機面用舊報紙遮好,到來年夏天只須撕掉報紙便可隨時開機,報紙仍蓋著冷氣機面,更甚者我把冷氣機的插頭拔除,若到半夜熱到火時想開冷氣機,要起床爬高插進蘇頭撕掉機面報紙才可享到福,睡眼惺忪說易不易說難不難。

打開窗門的夏夜一定會引蟲入室,政府滅蚊有成效,蚊子針身偶然才出現,仍是老一貫作風,沒置定殺蟲水或點蚊香,有專做窗門的店子可以為客訂造,以磁石黏著的活動紗窗罩,也沒在床身掛上蚊帳,大地是群育,蟑螂飛入最多,仍是用膠袋活捉但沒和以前一樣即時把其掟出窗外,週圍只得一戶我是開窗客,被逐蟑螂又會回來,若知我不會下殺手,更可能呼朋引類到我家跳喳喳,我把其擲進廁所,開水一沖生死各安天命,蟑螂生命力強,人類追殺了幾千年亦可生存下來,大坑渠下又是另一個昆蟲世家。

網主 11/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