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
前特首曾蔭權首日被押往拘留所候判收監,家人為他買了三種零食,其中有一款是朱古力,朱古力三味;甜,苦,辣,先頭後苦再有控罪上庭是加辣。
(下圖)
沒習慣吃零食,這些朱古力是備存口寡寡時才食,都是大減價時入貨。(1)9.8元賣4元,快到食用期限。(2)28元賣9.9元,(3)29.9元兩排賣9.9元,(4)(5)兩包18.2元賣13.6元。


朱古力蛋糕(4元一件),威化朱古力和牛奶朱古力都是減價和到食用期限,又平又好食,三味齊食算有口福。小圖的巧克力(朱古力)是紙紮舖放於門口作拜祭之用,非塵世之美食。


這款朱古力一包才賣5元,兩排起單,唔買唔得。


飲早茶看到此減價朱古力,歎完茶去買只剩一包,旁邊的一款減價不多價比價無人買,食用期限有一年。


曾蔭權收監都吃此兩款朱古力,苦中求甜人生當是。


溫哥華私房超級市場,年費要數百港元,入門要出示會員卡,食物部有多個試食推介檔不在乎成本,金莎朱古力成粒送出,有時人龍很長,前特首曾蔭權與住於溫哥華的妺妹常到此購物。

朱古力三味

沒吃零食習慣,少看電視和煲劇,網絡世界變幻無窮,一隻手要緊握滑鼠,餘下的單手不便剝花生,若有外傭可著其代剝花生送到我口,無享過此福。有時口寡寡都要找東西來掟口,家中也放有睇門口零食。

有時飢餓早臨未到飯餐時間,都要用餅乾填著氹,浮生至今最好吃的零食是朱古力,小時要吃朱古力幾乎是緣木求魚,士多舖的大玻璃樽只放有糖果,涼果和餅乾,有賣朱咕力的都是放在高架或有鎖開關的玻璃櫃防小賊,其中最平價的一款只有半把木間尺的大小是三亳子,三毫子可買六條油炸鬼,三個鹹尖餅,三個牛脷酥或三個麵包,每天只有兩毫子的零用錢(有時一半留作賭本搵快錢),今天仍記得這款瑞典製造,上面有一個笑著臉的鬼婆頭像朱古力,做完小學雞即要到社會打工,出糧時要消除童年冇朱古力的陰影食番夠本。

放在櫃中的餅乾和朱古力既是儲糧,都是減價才入貨,最近天價買入的朱古力是聖誕節,兩大粒金莎朱古力合共2百元,本打算買聖誕禮(襪)給親戚孫兒,襪內有糖菓包括朱古力和玩具,走過多間禮品店都買不到。金莎朱古力很好食,但從沒買回自嚐,有時拿在手都是蜑家雞見水不能飲用作送禮,也有一段時間幾天天有得免費食。

溫哥華一間私房超級市場(Costco/上面圖片),年費要數百港元,入門要出示會員卡,購物只收現金,沒有購物袋放在收銀處,付錢也沒膠袋或紙袋賣,離開時有保安核對單據和所購之物品,每個收銀櫃位都有兩位服務員,人龍疏導迅速,食物部有多個試食推介檔不在乎成本,金莎朱古力成粒送出,有時人龍很長,前特首曾蔭權與住於溫哥華的妺妹常到此購物,我只碰過一次。

曾蔭權定罪待判時先送到荔枝角拘留所,家人為其預備日常用品,其子給傳媒影到在附近的店子買了零食給曾蔭權,有魷魚絲和MM朱古利,魷魚絲有數十年未入過口,MM朱古利少有減價上架不主動買來食。曾蔭權食朱古力可肯定他不會有老友記通病其一的糖尿症,年初一維園早晨工人在拆卸年宵花市攤檔時,食衛局局長高永文到塲慰勞,給員工派朱古力替代利是,典型孤寒踱叔和離地,不知新春意頭紅紙一張都上心,工入都是外判工,看片大部份都超過六十歲,不知為不知是可能暗有糖尿病疾,多不碰朱古力這類超甜美食。

朱古力用可可豆製成,源生堅果沒甜味,理所當然坊間上架的朱古力都是甜,朋友給我吃過一塊苦過24味涼茶的朱古力,幸好對方有溫馨提示於前,否則我以為是遭下毒的朱古力,苦度超我想像。過年前新城電台客席主持飲食界議員張宇人,訪問一位在南非開設首間華人朱古力專賣店的老板,出售一種辣味朱古力,有指天椒風味,當地人視為天堂美食,香港也有店子銷售,我是初聞有這款朱古力,朱古力三味;苦,辣,甜只單思甜味,合成三及第又是甚麼味兒?。

日常食品苦辣都不愛入口,也多年沒飲苦夜,試過患感冒光顧一位女中醫,用的是合成藥份和藥丸免飲苦茶,小時常飲街舖的水翁花苦茶敬而遠之,改飲膠樽的甜蜜蜜夏枯草,飲早茶吃粥胡椒粉免費都不放進,唯一主動加辣的食品是吃三文魚剌身要芥末和醬油伴食。

網主 27/0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