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猜一猜法師載甚麼手錶,佛教不超然心即是佛,見到有出家人在街上弄手機玩i-pad無必要加謗語,若以其身為得道者,則以其身為其說法。
(下圖)
以前住的旺角戰前唐樓,與母親晚年共住己加裝閣仔,我把其水電優化,鑽石牌國產電鐘是毛澤東年代家電品牌。 街頭商舖的掛鐘幾全是此牌子。我做過樓宇電力維修到不同人家都使用此牌子鐘。


自嵌組件智能電子手錶花樣多多,沒有畫龍點睛可以如占士邦作偷拍鏡。食米知米價,戴了40年沒損壞的手表不脫舊不知錶價。(右下圖)一名24歲富青戴了價值42萬元的勞力士與朋友到球賽打球,返到家發覺手表失踪,拾錶人交到警署的手錶和交回給失主的錶有落差,懷疑警署內有人落格偷龍轉鳯。

超人戴的西鐡城/Citizen 手表只值數千元,小舖鐘表店仍是那些年的稱呼「星辰表」,這可能是李超人的風水錶。


手袋是女士便携物實用又可撐塲,男人是手錶戴上,(圖)三位在公園下棋和旁觀的大叔,炎炎夏日都戴著手錶。


這隻星辰表戴了剛40年,文職和武職都跟身戴著頗準時,從沒損壞過和要抹油,五年前有文章寫過,最神奇是電蕊用了五年仍未乾竭,最耐的一次到原廠代理更換都是三年多,是超人效應。


街坊手錶舖價錢大眾化,大媽在看錶款。

>>點擊以下圖片連結相關文頁

手錶仍戴在手上

出門飲早茶,把手錶戴上看一看,如發日夢有沾沾自喜的擦邊自豪感,原來大富豪李嘉誠都是戴這牌子的手錶,芸芸星級手錶中星辰錶未能上榜,知道李首富載這牌子的手錶是上月初,一位知名女作家在星島日報專欄題目「李嘉誠戴甚麼錶?」會否產生連鎖效應多了人買,話又說回來就算李首富持有星辰錶股份,相信不會用這麼低庒推介法,其實戴甚麼錶是記者提問,被訪者從五觀到物觀都是記者所關心,恰如其份李首富要戴上數十萬元一隻金勞才有品味。內地山區小官員民訪時,有意無意在小桌前聆聽民意托腮反思,手中金勞給記者拍到,若非山寨貨,要一世的薪金才可買到。

我若是小富才可跟大富結攀緣,與大富的品味雷同他朝君財也相同,我的手錶五年前已有文章談及,去來今談當下此錶共載了40年,它真的經得起風雨考驗,最難得是從無壞過,手錶不論高低價先缺條件是準時,新科技帶動下智能手錶除了看時間,還可作體檢,運動體力監控,wifi上網,手機必附有日期和時間功能,其面世後會否把手錶淘汰,五年前看街上戴手錶的行人和今天相比未覺滑落,我一家四口只餘下我這老頑固用手錶,日後此錶壞了可能不會再買新錶,換電池才三數十元,街邊小檔可代工,我這隻手錶不甘成為庸俗塵世品,電池換了五年尚氣數未盡。

年前搭巴士途中手錶慢下來,是要換電蕊的先兆,把它調正與其心靈互動,行得幾耐得幾耐要明天才有時間到街檔換電蕊,萬物有隠世真主,當時想到香港電台女主持蘭子(陳淑蘭)在早上節目「開心日報」講家中奇事,深夜她在追看其心儀節目,電視突然無畫面,手動轉台都不成,半夜沒人上門修理,她對著電視誠懇的哀求拖延一會才壞,不一會電視真的回復如常,我借用女主持的電視例子套在手錶上,上次調正後己超越年半時光,40年來這錶的電蕊使用時間最長是三年半,電蕊由星辰代理商維修部更換,街邊檔換的電蕊最多可用到兩年,現時這個電蕊是在溫哥華一商塲內路中小檔代換,檔主是南亞裔人。

上月有更奇手錶新聞,一名24歲富青戴了價值42萬元的勞力士與朋友到球賽打球,返到家發覺手表失踪,在面書發信息問同行者有否見到他的手錶,若是誤取請交回,不久他收到警署的電話有人拾到他的錶,他到警局取錶發覺不是他的錶,警方核查資料,拾錶人交到警署的手錶和交回給失主的錶有落差,懷疑警署內有人落格偷龍轉鳯,未悉原價42萬的金勞二手黑市價是多少。

上星期日商業電台一位平民女主持落區專訪深水埗一間賣手表,手機和時鐘的老店舖,老板說修理過兩隻最舊的錶都是七十年代的精工表,修工要千多元妺仔大過主人婆,客人仍堅持要修理,說是昔人情懷的見證和連結。

講錶不離鐘,如今的掛鐘全都是用電蕊,哪些年掛鐘用市電作動力,我做電工時唯一最高位置的插座是電鐘,老板指著所掛的一個淺綠底框電鐘己用了半世紀,雖是機械鐘毋須抹油也沒壞過,是國產鑽石牌電鐘。

毛澤東年代出色家電是鑽石牌電鐘和華生電風扇,至於雪花雪櫃,三角嘜電飯煲外銷都不成功,改革開放成功要多謝港人北上開廠了,店主提及為免家中輻射蔓延,不用wifi全是實綫連綫,手提電話入屋要飛綫。

網主 13/0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