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菜南街這段路串連很多哪些年的回憶,小學,住所,踢足球的麥花臣球塲,夜中學和學習無綫電的夜校都在附近,行人專區由隔鄰的通菜街(女人街)先起行已有40多年歷史,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雲集多方藝術高人,主打是表演歌藝,我喜愛聽歌踏足旺角多在此逗留欣賞,十八年未成好「漢/看」,引發大噪音被政府收檔。

(上圖) 街頭旋律油蔴地大館是榕樹頭大笪地,早在上世紀40年代已存在,唱歌者沒有咪在手,樂師伴奏是真功夫沒靠音效承托,最近到該處重遊,只得圖中的一檔街頭表演,人流稀疏女歌手仍落力放聲唱,很多戶外的露天歌壇都轉到室內,只收 (下圖/左)聲聲入心頭,當年一家四口曾住於堅尼地城屠房山坡上宿舍,窗戶直對屠房,半夜常傳入屋是豬被殺的慘叫聲,我因在現塲工作過,外人不知是豬最後一刻在塵世的呼鳴,聲音較噪音響恐怖。 (下圖/右) 早年沙田高尚住宅區聽濤雅苑有住客投訴蛙聲吵耳,邨內的富貴花園石山小橋花两岸,有溪澗流水圍繞11座高樓再入池塘,半夜竟聞青蛙叫聲,通知管理公司踢走蛙蛙。內地也有富貴屋苑相同投訴,邨內多位學生參加年度高考,管理公司把蓮池水塘之水泵乾,蛙未能著陸被消失。

旺角西洋菜南街的真功夫歌藝表演者。

西洋菜南街你唱歌我跳舞各得其樂,尚有專業攝影師代客拍照留住美好影像。

西洋菜南街表演藝術多元化,也有人以苦肉計乞憐。

深圳中央圖書外的大笪地,米字旗外衣已不算神奇。

深圳中央圖書館外的大笪地人像繪,大大張畫不需百元人仔埋單。

新加坡街頭賣藝者都要掛出附有相片的批核證,唱出走音歌和彈錯KEY都不給牌,窮遊在街賣唱不可以。

溫哥華街頭載著面罩的女表演者,唱和色分割,好歌聲足以繞樑三日不著色。頂圖蘋果日報也登載香港西洋菜南街一位多年都是蒙面的女歌手成功史。

溫哥華行人專區的表演者,星期六和星期日才開放。

溫哥華街頭的女表演者,也順帶溜看其背後的搵食工具運輸車,現塲我是唯一的知音客。

溫哥華行人專區的情侶搭檔表演,音響看似古老仍是有牙老虎。

也曾在西洋菜南街做過推銷員,沒站街而是租了這所商塲內的一間格子店的小格子,寄賣我自資出版的首本書「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如今格子店已湮沒,往事並不如煙,「悲歡離合,喜怒哀樂都是循環不息在流轉。」

街頭旋律

「現在已經夜深,請將收音機音量收細,多謝合作!」有幾夜深才是晚上十一時,是香港電台早年夜晚的廣播溫馨提示,當時尚未有通宵廣播,十二時後已沒大氣電波放聲,麗的呼聲,商業電台和澳門綠邨電台都停上廣播,要到早上六點鐘才復聲。

都市生活不能萬籟無聲,耳聞目睹都會闖進心房,心無雜念放空可安然入夢,有些並非人為也要清算,早年內地有富貴屋苑的蓮塘,仲夏夜蛙聲求偶大和唱,剛是高考季節影響學子專心溫習,最後把塘水泵走蛙蛙要走頭。香港位於沙田的富貴屋苑聽濤雅苑也有相同蛙事。我一家四口曾住於堅尼地城屠房山坡上的宿舍,窗戶直對屠房,半夜常傳入屋是豬被殺的慘叫聲,我因在現塲工作過,外人不知是豬最後一刻在塵世的呼鳴,較人為噪音更忐忑不安,我沒對家人提及豬群在往生路途。

若環境干擾超乎常態,睡眠不足精神不振病魔降臨,你要搵食以音樂伴唱藝作與人分享不應喧賓奪主,由於住戶和商家持續投訴,街頭賣藝者所用的音效太大聲,儀器量度住戶室內的聲音指數大超環保標準,十八年的旺角西洋菜南街車道,部份時間作行人專用區藝人作街站稍後會取消。

屯門公園初始都是音效太大聲遭附近民居投訴,康民署增加管理員到位監察,好歌聲處處聞是屯門公園獨突的社區融和文化,甚至超乎世界第一最美公園溫哥華史丹利公園,史丹利公園也有唱歌班,音響沒屯門公園那樣大陣像,路過者只著意聽歌樂,少有人落塲與歌韻共舞。

屯門公園與歌共舞人數最多幾是樂齡一族,離開職塲可能太悶,能投入開心事十分難得,會否打賞表演者量力而為,屯門公園和旺角行人區都到過多次,十分欣賞歌藝者的不言悔我係我作街頭表演,唱著歌跳著舞是最實效的健康運動,自認有品味或高端人士一向批評廣塲大媽歌舞,相比要付高昂月費的健身室,還有spa,空調和按摩師,健身運動的價值不能單靠錢看,開心攻略很簡單,不損人而利己,自把自為的吃喝玩樂,唱歌跳舞都能把平淡生活綻出彩虹。

香港街頭賣藝初始是油蔴地榕樹頭大笪地,在此度過我的歡樂重年,攤檔沒音效裝置,只靠樂師彈出曲譜,歌后梅艷芳姐妹小時曾在此賣過唱,今天只餘下一兩檔,駐足在看的過路人也不多,也沒客快閃跳舞,有數間街舖歌壇是以前大笪地的戶外歌壇進駐,分段入塲費每次20元,門外張貼全是女歌星的相片。

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十八年的成長不能化身為好「漢/看」,由天天見限制只在星期六和星期日由中午至晚上十時,噪音擾民罪大惡極終被判死刑,媒體訪問賣藝唱家班都聲言不捨得離開,提議用發牌制和限制音效。一小段行人專區歷史是粗口女教師當街與人對駡,法輪功是正或邪,法輪功是大檔的街站,有人講沒人唱。

作為過路者的我,是十分讚賞類似的街頭文化,沒條件批評唱歌者的水準,但只要我至愛的舊歌能有人唱出,我是十分開心去細聽,親和感的體驗,較去大歌星的演唱會更受落,此處不准唱只有轉移陣地,去到尖東或銅鑼灣,一位曾任職女教師能唱出好歌接受媒體訪問,香港不及內地網上直播盛行,歌迷用網購的虛擬禮物打賞,女教師不想因工餘的賣藝影響到工作,是這條街內唯一帶著面罩唱歌的女歌星。這段行人專區只得三條短街,由登打士街到亞皆老街,也有其它檔位不是賣唱,其中一小檔是為客繪像,三數分鐘成畫如真人一模樣,很多人在等候光顧留畫像,有賣自己收藏的紀念品,二拉架遍佈多處,不單是網絡商的廣告,尚有美容和飲食商。

網主: 30/0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