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媒體都著意推介世界盃,都是簡接或直接的商機,在圖書館待上架新書陳列架看到「香港好波」這本書,哪些年曾是球迷,今期文章有寫及,當下足球我不迷了。

(上圖) 世界盃首戰昨晚11時開波,到蘭桂坊打個白鴿轉看看,人不算多可能翌日不是假期,到臨者是否愛看球賽不重要,人人面上喜形於色,酒吧外是自由區,煙酒一同享。 (下圖) 世界盃最大商機得著是馬會,外圍馬也舔到甜頭,可不用真金白銀下注並有折扣,輸了也可拖著數先,欠債一定要還,否則會被大耳窿斬。

行人道上飲酒之餘最大得著是可抽煙,蘭桂坊酒吧的特色是樓上居民都樂於分享煙香酒氣。

開賽後酒吧內人數倍增,在門外看電視波也另有情趣,因女士多不看球賽,背著電視芳容向街外隊酒飲杯。

以前球衣號碼最多去到11號(因球隊是十一人組成),如今是雙位數字自由定,10號最俱光環,我的年代十號最有名氣是香港之寶-姚卓然,另一位是張子岱(是本港首位放洋參加英國職業球賽球員,雖然是乙組後來終打出名堂),巴西球王比利和阿根庭馬納當拿都是穿十號球衣,九號是張子岱細佬張子慧,兩兄弟同一球隊打拼。

美少女是內地名牌手機推介員,路人可與其手拿波波拍照,相片即場打印免費送不是私影,美女身體力行應對世界波,用腳技顯波藝波影重重。

尚未開波西裔少女拉著小提琴跳著舞唱著歌,街頭表演是自顧,路人欣賞之餘請打償。

一間超市在入門口地上黏了足球貼紙,相關應對看球賽是飲啤酒,部份有大減價。

樂齡女士要坐在輪椅,上落都要傭人扶持,桂蘭坊真的與她有不解之約是四年一遇的世界盃。

台上歌者有代金,彈彈唱唱不用打賞。

三代同堂不爽約,蘭桂坊不見不散。

這年世界盃在巴西舉行,德國奪冦,當時在溫哥華這間港式茶餐廳飲早茶。

加拿大冰球是國際運動強項,前任總理在職其間曾著書表揚,足球也有不少愛好者,昨天國際足協宣佈2026年世界盃由北美三國CUM合辦,C/加拿大,U/美國,M/墨西哥,筆者把三國合字成英文CUM,我解作有商有量或集思廣益對嗎?。

上屆世界盃在這間酒吧外看了一陣子球賽,溫哥華所有店鋪外都是禁煙區,啤酒也不准在外飲,超市和便利店也禁止出售啤酒,要到指定有牌酒庄才買到,加拿大人到港遊蘭桂坊遇上世界盃,一定盛讚香港好波。 。

開波又四年

近日電視和報章都不停環迴播放和登載今屆在俄羅斯舉行的世界盃足球賽,又是四年了,我是香港戰後最早一輩的球迷,也都落場踢過七人小型足球賽,成隊都是小學的書友,畢業後是最親和的交往,到今天仍有聯絡得到只是住在溫哥華的一位,最難得他仍熱愛足球,雖不懂電腦但電視有體育頻道足球賽他照單全收。

足球我不迷了,閒常都沒看球賽,世界盃是舊侶重逢,不著意枝頭彩鳳玉人的驚艷,常見實不見不可能避免,擦身而過是到馬會求運財三揀一︰賭馬,賭波,賭六合彩,取其簡單不用腦筋是買六合彩,馬會內掛有數十個電視屏幕,在播著馬和波,排隊時都是看球賽,以前全是講波佬,如今也有波姐。開枱是打麻雀,開波不是踼波,以前一同工作的三行佬,在地盤飲完三點三都和聲說夠鐘「開波」替代「開工」的無癮話。

今回是網頁第三次寫世界盃,對上兩次世界盃在何處舉行,誰是冠軍球隊都忘記了,今天報紙鮮肉足球新聞是2026年世界盃主辦國是北美三合一,包括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下屆2022主辦國是非洲卡塔爾。年前習近平提議中國申請主辦世界盃,中國成功主辦過奧運後運動產業名氣倍增,但不是你想主辦就給你機會,主辦單位有一個著數是不用參加打生打死的外園賽,中國立國以來只得過一次入到圍,較蘇俄落後很多,俄羅斯成為主辦國中國真要向其請教如何申請才得逞。

世界盃非有份參與決賽國家,海外售票率中國僅次於美國,美國曾主辦過世界盃,隨後打造足球商機,雖然較美式足球相距仍遠,但世界很大而美式足球是土包子,在俄羅斯世盃所在地,中國氣氛無處不在,近三份一讚助商來自中國企業,通街是國產車自駕遊,中國在此地吔都有除了參賽足球隊,回看超越半世紀中俄歷史,蘇俄曾是中國酷爹,經濟和民生由蘇俄打點,年青人唯一能放洋求學地是蘇俄,中小學外語是俄語,天安門高幹到紅場克里姆林官是洗腦,其後毛澤東不甘受辱一拍兩散,蘇俄把專家和支援組織撤走,中國人要勒緊褲頭多年到今天終翻身,中國人到俄羅斯看足球當知波是圓的。

昨夜到街頭走走也到蘭桂坊蹓蹓看足球,街頭有應對世界盃的路展和活動,坐在酒吧內都是老外居多,揭幕戰是東道國俄羅斯對沙特,可能強弱懸殊,把酒聊天者多過看波,開波時間在晚上十一時,完場近凌晨一時,看好波要捱夜有前科,哪些年是每年一度英國足總盃決賽,兩地時差八小時,開波時間在半夜,若打和加時互射十二碼完場時已聽到雞啼,若決賽為夜賽,香港要臨天光才可看到開波啦。

到圖晝館見到上架新書其中一本是「香港好波」,打了一回書釘我的回憶很濕碎,都是牽著童年夢,香港兩代波王是李惠堂和其子李育德,當年電台講波只講下半場,只得一主持獨講,若爆棚才提早全場播出,香港球隊曾代表中華民國(台灣-當時為聯合國成員)出戰國際賽並最得好成績。

小時沒錢入場看球賽,只好爬到球陽附近山頭看霸王波,如今足球興趣不聚焦,看一陣子已很滿足,留待下一個四年才興奮。旺角伊利沙伯足球場是我們小學書友踢足球地,學校的體育課也是在此上堂,小型足球常見富豪霍英東穿上球衣打前鋒,七十高齡仍奔走如少青,也見證這個球場的龍門方架鐵柱改為圓柱開枝散葉,減少守龍門的球員撲穿頭的機會。

網主: 15/0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