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香港書店(下圖)深圳書應對當下世界盃紅潮的波書。

(上圖)
「倚欄看波又四年,球越龍門飛上天。屏幕高掛在雲端,有畫無聲靠心連。」


樂齡大叔托著頭,倚伏在鐡欄上看世界盃,電視屏幕高高掛在三樓外,若打開喇叭旁邊的店子很嘈吵做不了生意,大叔猶如隔江看煙花。香港商場並不著意播世界盃,因進內多是購物女士,今天報紙世波新聞官塘ATM商場打造臨時大屏幕,放有椅子大堂前,場場波都直播,半夜2點的一場也不打烊。


(下圖左)
這個商場放有X-BOX遊戲機配對世波直播畫面,可即席加入動態元素,手操控制器把球員變樣,不離地作出古怪動入和卡通畫面。


(下圖右)
面書/fb上有人用手機緊貼自家在看直播世界盃電視畫見,讓身在天涯海角又愛看足球的同鄉可即時分享。

可口可樂把不同年代的世界盃立名配色印在樽上,飲品配方當然照舊,可口食落有味,可樂笑對華年。

深圳一間酒吧推出世界盃啤酒一個價無限任飲,店內掛有參與世界盃國家的國旗,膠做足球,當然有直播世界盃電視。

迎對世界盃,深圳這間茶餐廳和香港模式近似,內地人也可以在馬會開投注戶口用手機下注。

上屆世界盃在巴西舉行,德國總理麥黑爾到場為隊友打氣,老板當前打工的都識做,結果德國奪冠,今屆世界盃多國領袖因與蘇俄有政治爭拗不到臨,德國隊無老板娘沖喜,賽果十分差十六強都踢不入,隊員要提早回家。

滾滾官場習主席唯一失落是頭上獨欠世盃光環的中國夢,圖片是早年主席到訪德國,被當地官員帶進球場食檸檬,有人把球拋向主席,主席毫不退縮起腳踢回,絕不拖泥帶水,大學當年他也愛踢足球。

街頭雜架攤放有NowTv 機頂盒,是賭仔斬手指戒賭的棄物乎。

10號仔波衫印有習主席大名,是早年主席到訪德國的酸檸檬禮品,年初國家修憲主席任期無年限,留得青山在一定有機會穿上。

雖是友誼賽有球在腳都要走多幾步,年過七十的大富豪霍英東熱愛足球,很常見他在伊利沙伯球賽踢小型足球,七人球賽他仍穿的是10號球衣,當下人不在只留下球影和十號波衫。

上至主席下至草民,足球受落上身買球衣都是10號仔。

2014年世界盃在溫哥華一港式茶餐廳見到電視在直播世界盃,用的是山寨TV-PAD,早前無綫電視宣佈MY TV-SUPER在加拿大已替代TV-PAD,要付錢又看不到世界盃有誰買。(圖)茶餐廳在電視下掛了10號剪紙十分眩眼,寫上中英文「偉大的十號足球員。」

金縷衣是球皇的戰衣十號仔,連鎖效應街頭也常見十號,無人能十全十美,大家要互相包容。(阿根庭十號仔是馬納當拿,巴西十號仔是比利,香港十號仔是姚卓然,多年前波迷的我尋夢回憶)

倚欄看波

世界盃剛打完格局半場,由32隊相互交鋒化成16隊,上半場是踢足三場,敗走一場再加和波一場也未必會出局,同分還要計算多項附加小規小矩,入球率高和失球少,大罪犯規紅牌和黃牌數量,是同分兩隊被踢出局的參數,有時可坐享其成天降得福,最奇趣的一場是前幾天韓國對德國是同組最後一場波,韓國就算大贏特贏入球無數都必然出局,兩隊實力懸殊,德國打和都可坐定粒六出線,結局是爆冷勝者也無可能稱王結果雙雙出局,落場無父子不可有關愛之心,韓國勝敗無關宏旨不放軟手腳去成人之美,踢得有層有次放水不碍眼,不會被疑打假波甚至去到丟國家臉成罪不愛國,是否總理文在寅尚逗留在莫斯科,球隊更忠心耿耿。

我是世界盃球迷是哪些年舊事,入圍隊伍只得十六隊,為了降低入局門檻也讓足球芬香流放全球連結商機,運動產業和賭波都有很大經濟效益,世界盃開鑼全球球賽都不會停頓,當然一些活動可能被下架,香港電台在一個月內的世界盃賽事期間,晚間節目「大城小事」,由多個不同地區的移民港人話說當地風情,類似亞視當年的火紅節目「尋找他鄉的故事」都暫停播放。

香港電台世界盃主播是何守信,開場前一天他在早上的節目公開宣佈,做完世界盃節目會休息半年返回加拿大多倫多與家人聚天倫,香港是得名求利有能幹者福賜的天堂,離世影星沈殿霞兩代仍走此路,「肥肥」癌病身故,最後一程是用棺木把肉身盛載用飛機送返溫哥華入土,何守信話別其間,同事在節目中即時為其攪歡送會有電台高層出席十分受器重,女主持還帶了結它即場彈唱和高歌送別,驪歌是「問我」,十分悅耳動聽不下於陳美齡,不用問也可知結局,若是定期請假半年作為官台不須如此攪送別會,相信何守信會告別香江,可能要隔洋聽其「大城小事」,或為當地電台鋪排兩屆世界盃後八年事,加拿大是其一主辦國2026世界盃。

看球而不迷今屆世界盃也有樂活,聽了幾場電台直播,荒謬是同時亮著電視ViuTV足球直播畫面,香港電台是與電視台合辦世界盃活動只用聲音廣播,何守信多次在節目提及這個節目只可用收音機才可收聽到,無視像和網絡直播。

其中一位拍檔賴汝正當年也是體育名主播,他在報章談及其父賴端甫是香港最早的足球主播服務香港電台,他向韋基舜請教得其確實(韋基舜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天天日報創辨人,是香港首份有彩色版頁的報紙),他說另一位在麗的呼聲足球主播是退休球王李惠堂較赖端甫稍遲,兩位講足球大師當年我雖是小孩都有追隨收聽。

足球自從滲進博彩,落戶馬會在各區設有多間投注站,除了香港本土世界各地球賽都可落注且全年無休,投注站有打烊時間,但用電話投注無上限,世界盃比賽時間若與馬會辦公時間脗合,會有直播和當埸下注。

家中從沒裝置收費電視,今次看直播是從ViuTV,商場有直播球賽,面書fb也有人把球賽用手機直播,食店有電視直播球賽多了禁煙辧人員出沒,如今看波是另一層次自娛,沒投注也沒作球星的粉絲,他是誰他自知誰勝誰負我不在乎,今年新加入流動AVR屏幕監察器,助球證和旁證走漏眼的大件事,控制室可即時聯絡球證把機搬進球場翻看片斷,天眼下犯規球員無所遁形,今屆賽事才去到一半,球證開罰的十二碼已超出歷屆,另一類我喜歡看到的畫面是球迷的喜怒哀樂都一一上眼,竟有機緣再看到當年阿根庭球王馬納當拿快閃晝面,他在球賽的傑作「上帝之手」給電視台拍到,若有AVR他一定被罸離場入球是詐糊。

韓國向中國伸出橄欖枝,提議申請合辦2030世界盃,中國可不費吹灰之力以主人身份入到圍,2026三個合併主辦國,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只有加拿大從沒入過圍,今回是不用腳也可上榜真聰明。

網主: 30/0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