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天星期日飲早茶,見明報內頁再有文章寫及林燕妮,是訪問由林燕妮讀者化身為朋友對其的思念。1973年她在明報的首篇文章「懶洋洋的下午」我是其讀者,2010年在網頁也有寫過關於林燕妮的文章「林燕妮談癌症」,兩弟一妹都很年輕同死於淋巴癌,八年後林燕妮竟自己遇上。

(上圖)
上月林妮燕離世翌日,明報在主頁報頭登載訃聞,「燕樓空空,風采永恆,林燕妮病逝。」並再刋出她在世最後的一篇文章「我又見到永恆」。
(下圖)
全港各報都有登載林燕妮離世消息,獨蘋果日報在A1版全頁上題沉痛追思和懷念。

在書架上取出這本數十年前買下的林燕妮作品,年輕時作為新詩情結閱讀。是1980年她在東方日報的專欄文章合成。

「還是走的好」,走也終須走,莫問燕歸處。

重翻這本書,多了一點知識,紅圈內人物葉青霖,是紅星廖安麗出家的丈夫,他是影壇攝影大師,看破紅塵出家,在廟內仍開班授徒教攝影,早前也買了他的第二本書「在印度遇見佛陀」相信是真的。

騎樓底聞雀聲是燕子在築巢產卵,個人詩集中也有兩首寫及燕子的詩詞:「歸來燕子話舊事,念君有誰知!……。」,另一首「燕子能飛更善唱,一年一度返家鄉……。」,日前再路過騎樓底燕巢再無雀叫聲,是永遠的燕離林燕妮。(上圖紅箭標記是隻燕子)

今屆世界盃林燕妮等不及看,四年前她看完一場世界盃後所寫的文章,

圖片是上月明週悼念林燕妮的配菜,遇上當下世界盃,我抽出其中林燕妃的艷照應對,那76個男友看到的都是鏡波水月。

燕離

大前天星期日早茶看報紙,女作家林燕妮離世過多月葬禮已完,仍有文章提及其生平事,由讀者轉化為朋友對林燕妮的回憶訪問,明報是林燕妮最長久書寫文章所在地,也有在其它報紙專欄寫作,死訊傳出的前一天仍有文章登載,初入行的專欄是1973年「懶洋洋的下午」,排位在金庸連載武俠小說的欄下,離離合合到今天,接著「懶洋洋的下午」是「粉紅色枕頭」,我算是其長情讀者,她最後的一篇文章在上月初明報,欄目「寂寂燕子樓」,文題「我又見到永恆」,壽齡75因癌病而告終,2010年我在網頁曾上載文章「林燕妮談癌症」,兩弟一妹都很年輕同死於淋巴癌,八年後林燕妮竟自己遇上。她在美國是修讀遺傳學學位,返回香港入到無線電視任天氣報告美女主持。

林燕妮近年生活由昔日的璀璨芳華,淡化為流水輕煙,多年前有週刋登載文章和圖片她在一所寺廟中打座修禪,也到過教堂聽道,為的是去悟空滾滾紅塵的千絲萬縷如何泛走,文章間中有講及生死,確實患癌是兩年前事,但文章沒提及,也沒向沒朋友訴苦,生不離病,病不離苦,人生是苦難道塲,既是才女大乘小法在與病魔糾纏,當能用慧能化解肉身之痛,文章「我又見到永恆」是她佈施的功德,其身故才一星期,香港電台晚間節目「遇見文學」主持李默,她也是香港著名女作家與林燕妮是好友,她說林燕妮成就初顯就患上公主病,財和才兼備又是年輕貌美得寵傲物,在一次飯局林燕妮取出香烟套進煙嘴放到口中,臉朝天眼珠左右轉手在把弄煙嘴,良久她用腿踢身旁男友黃霑,黃霑才醒覺要為其點火才有真慾,她與黃霑的愛情只是在商言商,其後各有歸宿。

初夏降臨繁華閙市走在一幢唐樓下竟聽到雀聲,轉彎處有數間麻雀館此聲不同雀語,抬頭望見有燕子在騎樓底下吱吱叫在築巢產卵,個人詩集中也有兩首寫及燕子的詩詞:「歸來燕子話舊事,念君有誰知!……。」,另一首「燕子能飛更善唱,一年一度返家鄉……。」,日前再路過騎樓底燕巢再無雀叫聲,是永遠的燕離。

林燕妮舉殯日竟現紅事(人生七十古來稀,過了此齡仙遊白事可變紅事),到場致祭有剛從新加坡到港女星馮寶寶,她帶同林燕妮當年和她通信的手稿和詩文向記者展示,在靈前鞠躬時也用頁中文句快讀向林燕妮表敬意。白事更重要過紅事,個多月前七公主之一薛家燕娶媳婦大排筵席,七公主大合照獨欠馮寶寶,以為她在新加坡出了事。

也有買過多本林燕妮所出版的書,書架上只剩下一本「林燕妮眼」,是當年她在東方日報寫了三年專欄的菁萃,一百篇文章一百幅插圖一百個不同文題,成文不超越二百字也有少過百字,可以作新詩看,人物全是外國人十居其九是女人,書中最後的一篇文章「不需要再愛過」,最後一句是「落得個安寧!」燕離/妮不復返。

網主: 11/0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