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節展館真人與漫畫打成一片。

(上圖)
一星期內兩次踏足會展,扶手電梯往上行都可目睹維港風景,也是月內第三次看其姿色,那次是在海運大廈看唇印畫展,主題是「維港日落」,書展和動漫電玩節都是近水樓台的香江文化匯聚,到場是想沾風水。
(下圖)
文韜武略動漫電玩節場內也有書卷味,漫畫書是年青人深愛的無框讀物,坐於地上在看書的女士不參與場內活動,孩子自由玩樂她悅讀無束縛。

今年首見XBOX 沒參展。

今屆動漫節觀色眼都花,花木蘭竟是男身。

Cosplay 真好玩,蛙蛙妺子不是蝌蚪變。

「風雲-歲月紀念館」漫畫家黃玉郎見證動漫電玩節脫胎換骨,他也是推手。

虛擬實境更上一層樓,VR鏡幾乎如頭盔大,頂有一條訊號線連接(圖中箭頭),面對的屏幕旁觀者只是看到黑板一塊無光無色無聲。

年前加插了兒童玩樂城,大黃鴨游上岸化身滑梯和迷城。

歌舞美少女還我朱顏本色不作Cosplay。

20周年動漫節歷史展板,起步於1999年稱為漫畫節,寄養於書展內,2005年離家自立創出彩雲天。

我家孩子的童年玩具叮噹(多啦A夢)到今仍可在動漫節內茶撐篤撐,我對其有更深的體驗是任職的機電署以其作安全操作代言人,而我是組內其一的安全監工。

無嘢好坃在垃圾桶打過轉飲杯勝,直播天下我要做主角。

電競比賽這天沒安排,日本女歌星在獻唱,大把粉絲在追捧。

離開動漫節展館,坐於電車路一間麥當勞內小吃,匆匆路過者投影在玻璃上,影疊影演出生活的Cosplay。

香港動漫電玩節2018

今年是香港動漫電玩節20周年,時光的一半十年前仍在職場猶有興致抽空到場參觀,這個節前身是漫畫節其媽媽是書展,十三年前已大個仔自立門戶開枝散葉,一文一武迎客各自各精彩,若說是舊地重遊要追溯到何日為起點,接著書展的結束,替場的五天動漫節昨天也落幕,十天內到會展兩次,看書和看動漫都是三點三才入場,今年動漫電玩節入場有規範,首500名參觀者要在網上實名登記買票,幸好不是通殺由頭到尾的高門檻,就算有大抽獎或大人物到場我也不會參觀,偶像是自身的影子黄昏日落才cosplay。

大會也陳列出二十年輝煌圖片,不離不棄的香港仔是漫畫家黃玉郎,展檔大門口標示「風雲/二十周年紀念展」,館內放有多年來他所繪的漫畫雜誌,場內唯一售賣動漫書籍的檔位幾全是日本漫畫書。

世界盃足球賽期間,一所大商場除了有大屏幕電視直播比賽,還放了幾台XBOX遊戲機,以即場球賽放題,打機者可自由發揮把攝取的球員整鬼整馬,由於是免費我也抽水玩了一陣子,玩完都是一頭霧水仍有餘韻,XBOX多年動漫節都有大規模參展,設立遊戲專區入場客可上台與美女司儀對壘,或自行舉手投足跟著屏幕的表演者和音效跳跳紮,十年前我首篇上載動漫節網頁,唯一的遊戲專區圖片是XBOX的美女圖。

場內見不到XBOX,找來場刋看展參商排列檔位仍找不著,是近視遠視和老花混合體爆萌才看不到,身邊有一班少青在閒談,問其XBOX檔位在那兒,他們聽見這問題都有愕然和迷茫的表情,或者我的提問與我的年齡和打扮不配對,開幕日曾有六十歲港女,穿上齊章的日本服裝和頭飾,相片和對談被傳媒放在片上,其中一少女搖頭說今年XBOX沒參展,間接成就PlayStation和 BANDAI等參展商人山人海的場面。

變幻才是永恆,普羅的兒童玩具「力高/LEGO」也不見參展,電競成了體育比賽,手機遊戲也有山寨「力高/LEGO」,童樂的玩具不能再是abc,美國的玩具龍頭商玩具反斗城去年宣布破產,把美加兩地上千間玩具店結業,香港也受影響有數間執笠,傳統的玩具模式不會有發展空間,大會年前加插兒童玩樂城,親子樂玩具由動漫和傳統混合,吹氣大膠船和大黃鴨化身為迷官和滑板,適合幼齡玩樂。VR虛擬實境不再是把手機放進那般的簡簡單單,見到的VR鏡幾乎如頭盔大,頂有一條訊號線連接,手上持有攻擊器,面對的屏幕旁觀者只是看到黑板一塊無光無色無聲。

今年的cosplay轉了口味,性感花木蘭竟是少男,唯一我能分辨到是談話的聲音或在廁所內小解的動作,若關上門Outlet是真女又如何,上妝塗紅穿得很性感,匪夷所思近乎裸露的上胸,挺出來的事業線和波浪都有板有眼,曾見有站於其身旁的少女,不知是妒嫉或是好奇,用手指篤波波,初時不知被篤者是男扮女。演藝界cosplay男扮女最膾炙人口是離世多年的國內京劇演員梅蘭芳,較香港演員任劍輝女扮男更入心入肺。去年深圳動漫節較香港動漫節早一星期開幕,大灣區少女兩地都現身cosplay,今年會展內未遇上。

網主: 01/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