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美女歌聲中有驚喜,對面行人道一間電商在高位裝置的大屏幕,循環播出一個廣告,小字看不清,但大字三個和影像則令我側目,是陳百強的懷舊金曲演唱會。那些年陳百強是我最喜愛的男歌星,上星期五香港電台晩間音樂節目主持,被譽為「音樂情人-鄭子誠」說及34年前港台金曲龍虎榜冠軍歌曲是陳百強唱的「摘星」。

 

旺角通菜街行人專區,十八年的街頭歌藝表演最後兩天的活動,這是星期六晚我特別到場話別,此街於我有特別情懷,是我讀小學時的所在地,寫信到電台點唱和貼上郵票的回郵信封索取歌詞,也曾在此街的商場格子店租用格子擺賣我自資出版的首本書,街頭唱歌表演初始在油麻地榕樹頭當年尚在讀小學也會到場看表演,至今生活仍樂於聽歌看跳舞且不分類別。
(街頭文化活動看和表演者都有歡顏掛面或參與,無須著意是否高端,釋放才能開懷隨緣而安。)

 

檔位前插有一個紙牌「謝絕打賞,祇收掌聲,多謝支持」,康民署聲言表演有錢銀交易不合法,P2P或QR-Code可通行無暢,大灣區科創已平民化。

歌女哽咽抹眼淚,殺街後未知何處立足,拿著的金像奬是內地歌迷所贈,前後共有六台,她說有內地粉絲十多萬。

歌女主唱是鄧麗君的金曲,悅耳動聽聲繞樑。

即拍即有相,三張一套30元,相片可分色或脫色,懷舊,黑白,即時用打印機印出。

菜街不限歌舞,文化匯聚多元化。

雙手冇掌都可捏出藝術精品,菜街藝人各有獨特風采。

華洋合組宗教歌樂團,另類絃歌寄意點綴街頭文化。

內地少女討厭窗外蟲聲處處,把一隻捉到的桂花蟬,用繩把其綑綁,耳機放在蟬的兩邉,開大聲浪以蟲之道還之蟲身,你的仙樂可能是別人的喪歌。

尖東商場外有露天歌壇,予我好奇心是一歌迷的外衣「音樂故事說唱會」,表演台的主題板「追夢」,能投入歌樂當如追夢的甜蜜。

能閞心無必要強調素質,旁觀者無謂指指點點,旺角通菜街的夜景,銀髮大叔落場大跳開心舞必有所得。

屯門公園的黃昏,紅衣舞娘無條件伴著銀髮大叔共舞。

>>>>點擊以下圖片連結上篇文章「街頭旋律」,是數月前旺角區議會通過殺街後所寫,有圖文講及溫哥華,深圳和香港的街頭歌唱文化。

菜街無歌聲

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區歌藝表演經歷了十八年,終在前一個星期日落幕,車路和行人路各歸其所,有人歡喜有人失落,星期日當天有電視直播,我則在早一天晚上到場看離別體驗,數月前區議會討論時已一鎚定音當時也有到場懷舊,寫了文章「街頭旋律」道出我對音色的情意結,耳根清淨不是佛系所然,此夜旋律遇上週末大去之期倒數尚餘一日,西洋菜街擠滿了人,有幾檔更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多人手舉螢光棒向女歌者致意,也有人打造螢光板上有亮燈結成她的名字。

其中一位女歌手唱時哽咽擦著眼淚,她是大灣區潮流的上位者,她說在國內有十多萬粉絲,現場很多觀眾都是來自內地,講到這兒周邊發出掌聲回應,她拿著一個金球像,這本是歌唱比賽或年度最受歡迎的歌星由大會所頒的金球奬,這是山寨版金球獎,前後共收到六個,都是內地歌迷所贈,緊貼其身後有數人拿著數碼攝錄機在作網絡直播或錄影,手中有一個透明膠袋,向圍觀的粉絲致意並接受打賞把錢放入袋。

她唱的是鄧麗君金曲,聲韻和調子似模似樣,人靚歌甜我是站於人牆最後的一層,要靠腳尖撐高才可在人叢中偷窺其芳容,粉絲搖動燈棒拍掌伴唱,是親和的露天演唱會,由於要走位鑽空檔讓手機拍片容易,不停穿插在人群中,此中有驚喜,望到對面行人道一間電商在高位裝置的大屏幕,循環播出一個廣告,小字看不清,但大字三個和影像則令我側目,是陳百強的懷舊金曲演唱會。

那些年陳百強是我最喜愛的男歌星,能道出多首他所唱的歌名,不是潮流逐浪者,當下盛名的大歌星如黎明或陳奕迅,我不知任何一首金曲是由他們所唱,夜深人靜聽歌不會揀他們所唱,上星期五香港電台晩間音樂節目主持,被譽為「音樂情人-鄭子誠」專題懷舊金曲龍虎榜,說及34年前港台金曲龍虎榜冠軍歌曲是陳百強唱的「摘星」,也播出其歌曲,令我投進昔日思潮,我是唯一陳百強,在其生之年最後一程送別的歌迷,當時他在家昏倒送到瑪麗醫院一直無甦醒過來,我任職的堅尼地城焚化爐關廠被調到機電署另一組別衛生工程部,曾到病房內檢測電力裝置,其母親把陳百強扶起倚著床背,脫去外衣替其抹身,默祝其能康復,但數天後與塵世話別。

唱歌或跳舞都是生活甜品,結合載歌載舞可調理心靈抑鬱,也是無縫連接身體健康如體育運動,各類歌曲我都愛聽,也有人有所偏愛如長者較愛聽粵曲,年輕人會聽流行歌,周邊另類聲音有人也覺吵耳,水池蛤蟆聲和夏日蟬鳴也是討厭,最近在網上看到圖文,內地少女把一隻捉到的桂花蟬,用繩把其綑綁,把耳機放在蟬的兩邉,開大聲浪以蟲之道還之蟲身。

被逐出菜街的歌唱班轉到尖沙嘴碼頭擺檔,當地商戶即時投訴指音量過大,有些歌越大聲越好聽我也認同有此感受,但不可能超越法律所限。圑體提議使用尖沙嘴公園,打造屯門公園的風範,康民署即時否決,表演圑入園的申請上限只能三天,公園地不及屯門那樣廣闊和多平地,更較屯門近民居,當年屯門公園初始也屢遭投訴,局方加派人手管理,有時會入民居量度音量,擺檔時間只限近黃昏到日落便要收檔,安排理想到公園內觀看的市民都很投入,大媽歌舞是精神食糧,附近的護老院把住院的長者,分批帶到公園為其作尋夢園。

網主: 07/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