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24/03/2010星期三)
 
     
 
 
 

 

 

 
 

 


曾特首說靠擦鞋解壓,
向上擦才是光明大道。
國內的女子擦鞋


香港中環戲院里的擦鞋檔
土耳其的擦鞋檔
印度的擦鞋檔,冬天戶外揾食難頂

眼前盡春色的擦鞋也幾難頂

 

 

寂寞的皮鞋

上星期特首到商台出席節目,商台鋪了紅地毡,老板和高級職員在門外候架光臨,話題都是老生常談,唯一賣點是他說出減壓的方法是擦自己鞋,在擦鞋的十多分鐘,渾然忘我,煩惱和工作都一掃而空,輕撫皮鞋,磨油加蠟,套上布帶擦擦擦,記者沒問他有否吹口哨,除非夜行靠吹口哨壯胆,或挑逗異性,吹口哨之人當時心境必甚佳。

特首父親是警察,兒時在家常見父親把警靴擦得立立令,他在擦鞋時腦中會浮起亡父的影子和家庭樂,那年代做警察,從正面或負面看,生活條件都不錯,所以曾特首沒有童年的陰影。

經濟未萌芽的香港,免費教育未推行,在街上做擦鞋的多是小孩子,大人年青力壯無一技傍身都去做苦力(咕喱),或拉人力車。也有見警察光顧擦鞋仔,都是不需付錢,就算有清廉的警察肯給錢,摖鞋仔也不敢收,其後另類黃色擦鞋出塲,穿制服的改光臨此黃色鞋檔,和今天的色情事業相比,女士擦鞋還不算太鹹,是真人現塲版沒打格仔的三級片。

擦鞋女也是真的在擦鞋為謀生,女子擦鞋較九龍城寨內做跳脫衣舞的女郎賺得更多,擦鞋女穿的是寬大上衣,衣內全無遮擋,在踎底擦鞋時,客人可一覽無遺,以前的擦鞋檔不設椅子給客人坐,方便走鬼,相隔那麼遠,沒有下文,都是看夠即止、警察穿的是長靴,擦的時間較長,也讓這些男子漢看到夠本。

在高位工作而敢站出來說無工作壓力的是馬時亨,辭了政府工休息一年轉到私人公司,月薪30多萬,他說工作無壓力,當年仙股事件,他剛入職做高官、說忙到無暇看高如山堆的文件,也證明新界天皇劉皇發所說官不聊生不訛,曾特首無說到他每天的工作時間,但董建華則苦口苦面對記者說每天工作由早七點到晚上十一點,壓力到頂點,但無提如何減壓。

數年前巴士阿叔粗口駡人片斷仍可在YouTube 看到,他說你有工作壓力,我都有工作壓力,工作壓力人人有,要靠自己怎樣缷膊。

今天在中環的擦鞋匠能立地安生,是曾光顧他們擦鞋的大貴人,律師和議員,仗義出頭,,為他們取得有牌擦鞋証,以後不需被拘趕,所以擦到大人物的鞋,得其歡心,必有好嘢回報。

曾特首尚有两年多便要退任,應無壓力纒身,喻用擦鞋減壓另有絃歌,官場對擦鞋的潛規,是下屬對上級要巴結奉迎,忠於主子望提拔,奴才也是主子的出氣袋,打時笑對,駡時默然,眼皮下垂,今無人為他唱此調,只因所有問責官員無興趣再上位,司長唐英年有志問鼎特首位,也知曾蔭權無力助他上浮,靠他向中央推薦可能適得其反,所以特首是孤掌難鳴,寂寞如躺在地上的鞋子待擦。

網主 24/03/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