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天重陽登高拜山後到曾工作過十三年的九龍醫院,不是探病或探路而是探樹,山路「滿木瘡痍」是「山竹」之禍,十三年前3月12日植樹節 時任機電署高層陳帆所種樹苗成樹仍堅挺而立,今天陳帆貴為特區問責局長(運輸及房屋局),樹如其人當下經得起風浪。(下圖中間之樹為局長十三年前所種)

(上圖)
樹倒人未散,美少女仍坐在危樹下滑手機和自拍,山竹月滿後,矗立和躺地樹幹她所依傍過都不存在,只留下平削的樹根讓其重生。
(左下圖)
大碌木功成身退化為砧板,少時家中把樹破為柴燒飯。
(右下圖)
「山竹」遺禍,Lily小姐愛心溫馨提示,頂有危樹勿在其下乘涼。

細葉榕雖年事已高仍愛橫行,政府為其安養,行人道上加了鐵扶架,(圖1和2)是2010年所拍,(圖3)是「山竹」過後前樹幹打斷橫在行人道要割離,(圖4)月滿後鐵架尚在樹不再依傍,昔日芳華不復。

(圖1)「山竹」未來時這棵叫「朴樹」也危危乎,員工用繩環圈頸扶危,稍後割其一截或可保全身,(圖2)無奈「山竹」來臨,樹離根倒在樓梯行人道上,(圖3)樹根已離土,變為木馬雕像。

2010年八號波被吹倒的兩棵小樹,曾上載過網頁,(右圖)「山竹」打來也安然無恙,經一風更堅強。

「山竹」過後飲早茶路經此被消失的行人燈座,見插頭電線露出銅絲,晚上有路人或毛孩碰到會觸電,拔去插頭再致電1823,要第三日電話才通,另一條街也有此情況也拔掉插座,為避嫌和網絡公審工作時前後都用手機拍照。

在這個搖搖板前面是一棵高挺的大樹菠蘿樹,(左圖)早前在網頁也上載過圖文,常有人在此樹下搖板或在樹蔭下乘涼開餐,斜坡近坑渠位有時見到跌下的大樹菠蘿,文章有寫萬物有靈性不著意傷人,也從沒發生過大樹菠蘿跌下傷人,好樹未必有好報,「山竹」把其送上路。

朽木不可雕,樟樹可成器,「山竹」過後,市民在街上執「樟肢」作家品或香料,筆者提議特首攪創科也可攪創藝,舉辦「山竹樹祭」街上巡遊,可作旅遊賣點。 天文台前台長把這次十號波沒死人說是世界奇蹟,沒提及有樹行道代港人卸難。「山竹樹祭」紀念日。

>>點擊以下園片連結相關樹文

 

山竹樹祭

「山竹」是香港歷來最強颶風,消逝已有月餘,報紙特為其滿月報冥,街頭仍見塌樹阻路,天文台前台長把這次十號波沒死人說是世界奇蹟,沒提及有樹行道代港人卸難,同一風吹襲菲律賓死人數十,屋毁無家可歸者近萬戶,說香港是福地非偶「言」。

樹大招風,樹欲靜而風不息,水,火,風,地是佛系四界,「瘋魔」於樹是天敵,樹不能離地而生,新科技溫室培植種花育菜只用水不用泥,人工姿整外觀無瑕,是否扭曲傳統生態不活存於大自然,人和樹在大地不能分割,樹把人呼出的二氧化碳轉為氧氣,是所有動物生存不可缺的養份。

重陽節乘巴士和火車(東鐵)登高拜山,沿途一山一路仍見塌樹斑斑「滿木瘡痍」,政府災情初報塌樹是萬棵,其後更新為4萬,沒人理會之郊野不在此數可去至十多萬,星期日懸掛十號波對大部份人來說是一拖一雙重酸溜溜假期,必要困在家休閒。

香港立足百年,港英年代至回歸,以「山竹」這個風,事前工夫和新聞發報政府做到足甚至加零一,風後無事以為萬事大吉,翌日上班是風和日麗,暗裡激起千層爭拗,多條巴士線斷運,東鐡受到塌樹跌在路軌不能提供全面服務,鐵路公司的轉乘巴士也無路可行,上班者有輪候三小時尚未登車,手機發片給老細證明身不由己仍在排隊等車,林鄭月娥希望老細體恤員工不可扣薪或勤工奬。

十七萬公務員有老板娘欽賜不扣假(公務員除了犯大規不會扣薪),建制或非建制議員都發聲要求政府製定打風應變措施,除了必要赴湯蹈火忍辱負重的員工,全城打工仔都可帶薪放假,無車上班日早上政府無果斷處理為民眾放急假,但有老板議員出席電台烽煙節目舉實例,辦公室在荃灣,員工住在葵涌無風球無水浸街無山泥傾瀉為何上不到班,有些住處更遠雖是遲到都表明是盡職員工可返到工。

壯志員工更可出位表心跡,當天文台預告會掛八號波,就算是假期天也先要返回公司並帶備糧水,未必有大門鎖匙可在門外紮營,如一些展覽排頭位有著數,風球落下自己是最先返回辦公室更得老板器重,就算大塞車也無碍。

任職公務員後期天文台發風暴預告有改進,初時風球話轉就轉,如今掛大波和降波都會早早預告,降到三號波要兩小時內回到辧公室,若在下班時間兩小時內可放假,八號波(以前是5號波開始)懸掛前被安排任打風更員工會有車到指定地點接載上班,但不接送下班員工,全日兩班制朝八晚八,下班沒車回家要在機房過夜,沒再有打風加班費,辧公室內由另一組員工接替,無必要在內陪座。

近樹者黑是抺黑樹的威嚴,「山竹」來襲時只有幾間村屋有數棵樹塌進屋內,特區清除塌樹的效能不彰用水皮低能視之,希望能經一事長一智,從小到今打大風不論是幾多號都外出主打是吃早餐,早前星島日報主筆圖文多謝員工風球下照開工,當日我在便利店買報紙也見所有報紙無缺,街邊報紙檔沒開門,不是人人如我在外吃餐賞風,吃完早餐打算到公園走走,風勢和雨太勁要轉軚回家,翌日到附近山道散步,沿途都有很多樹倒下,有幾棵樹在其風華絶代時曾拍下相片,影音文字上傳到網頁,如今都倒下只留下樹影在記憶中。

登高後尚有時間閒情,返到以前工作過的九龍醫院,探望2005年植樹節時任職機電署高層陳帆所植之樹,上山路段有多棵倒塌大樹已被支體分離待搬走,可喜陳帆所種之樹安然無恙,樹如其人如當下經得起風浪任職的運房局局長。

今次塌樹後有局長上街當義工與市民一起搬樹,也引發駐港解放軍以義工之名行義幫手清理街頭塌樹,有市民拾樹椏回家,媒體說這些是樟樹可作家品或香料,或者用作風的寄情物,我則用文字和圖片,港人攪創科也可攪創藝,為每年定下樹祭日,以今年所收到的樹以藝美優化,定下樹祭日在街巡遊大鑼大鼓載歌載舞,若有強過「山竹」之風也可用之擋煞,雖然如今煮飯不燒柴,樹在塵世仍是大地的主要持份者。

網主: 20/1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