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不再,高登何價。
(上圖)
十年前的電腦通訊節在黃金腦城門外所拍的相片,展檔設在馬路上,人流眾多警察要加人手疏導。
(下圖)
今年8月是另立名目稱為「電玩購物祭」,站崗推介男女都穿上日服,沒大割引難吸客。

8月份曾到深水埗兩大主流腦城:黃金和高登參觀年度潮流的電腦節,當然也會到鴨寮街。

初次見有電子煙在黃金商場內發售,當時特區政府尚未提議禁售電子煙。

政府打算把深水埗鴨寮街一帶作為地標旅遊景點,打造「設計及時裝基地」將於2023年落成,民創藝術可隨意發揮,(圖)鴨寮街路邊一座被美化的供電箱,垃圾如何借屍還魂,背後不遠處是今年被評選為全港最臭廁所。

花墟球場年度的漁農展,看谷歌地圖才知這也是屬於深水埗區,多年都有到場參觀。

近黃金商場這條布販街遭封路,有消防員在操控升降台,圍觀者都眼望望左猜右度,原來消防員在收傘,剛才可能下過雨。

黃金商場另一邊街的大門口,今年這個電腦節無大優惠人流不復見。

初任公職在葵涌焚化爐工作,該處無交通工具直達,機電署用圖中這架豬籠車作廠車,初時只在荔枝角焚化爐旁巴士站接送,首條地鐵觀塘線通車,豬籠車加多一站在硤尾地鐡站外的窩仔街,當時我住於大埔,也是天天都要到深水埗。

XBOX去年已落戶黃金,今年會展年度的動漫節是十年來首次沒參展,配合網購黃金或有更可為。

哪些年工作和住所都在旺角,從旺角出發到鴨寮街一定路過界限街,回歸前也有人猜測一地兩檢可能在此分界,路牌對面是花墟球場會懸掛五星旗,我站的這邊是英界,夜中學歷史堂老師會說「界限街以南是割讓地,以北是租借地」,回歸21年一天都光晒。

大過仔搬離父母自立住於深水埗,當時剛讀完無綫電夜校班,也在區內的收音機廠找到見習收音機修理員的工作,轉行在區內開設一間時裝店,也要在職進修,在荔景邨香港製衣業訓練中心修讀裁剪科,荔景邨也屬於深水埗區,又再轉行回返老本電氣工,在葵涌焚化爐工作,有段時間天天都到深水埗,在那兒乘搭機電署安排的豬龍車(廠車)上下班,生活一連串的飄浮很多時都在深水埗。(圖)這部電剪是製衣業訓練中心要學識使用的工具,手作較剪也要學是放碼和起辧。畢業後有時裝製造廠聘用,日薪是40元,政府二級電氣技工月薪1450元,時為1980年,時裝店交由店員女友打理,在葵涌焚化爐放工後才回到時裝店睇數。

深水埗那事兒的回憶

區區有睇頭是特區政府打算優化各區本有特色的傳統文化,歷史建築結合創科思維活化旅遊事業,傳統大坑舞火龍,最近中環大館,早前政府宣布會在深水埗區打造「設計及時裝基地」於2023年落成,但棚仔(布店)沒提及。

日前深水埗有臭新聞出爐看了雖是打個突但也認同,這幾年的生活指數深水埗是全港最貧窮區的前三名,物以類聚乎全港最臭廁所是位於深水埗鴨寮街,是香港廁所協會年度調查所得,我是街頭步兵,愛行路只為想慳車費,退一步漂亮言之行路是另類運動和環保,多一人搭公車也是增多一點點排污廢氣,解決大少解多是到麥記或集團連鎖快餐店,鴨寮街這個廁所也是污穢得幾離譜,因就腳不會捨近圖遠有時忍得一時得一時不會自登臭門。

在谷歌地圖上看深水埗區如何定界出乎想像之外,今次九龍西補選也在其內,近年都到花墟球場參觀年度的「本地漁農美食嘉年華」,每次都見到西貢區議員方國珊跨區擺街站,上次立法會議員選舉落敗,她強調一路會參選又參選,不成功不罷休。

我出生在旺角留產所,成長踏足地最俱思懷除了旺角便是深水埗區,首次搬離父母獨自生活的住所是深水埗一間唐樓的板間房,與舊居不同是有廁所和煲水沖涼用火水爐,旺角住所冇廁所燒飯用柴。住於深水埗是在該區找到一份新工作,剛在夜校讀完無綫電課程,在一間收音機工廠任見習修理員,大老板是香港名人李鵬飛。年輕時愛踢足球參與過小型球隊,很常到花墟球埸看球賽,無錢買票是做山大王遠觀。

一連串的生活鏈子在深水埗展開,考車牌的中期試在九華徑和路試同都在深水埗區,開的時裝店也在深水埗區,當時也在荔景邨新開設的香港製衣業訓練中心修讀職業課程,配合時裝店的運作有時會到深水埗的布料店(棚仔),買料子給相熟的家庭式成衣製造商代做時裝,轉行都沒行到運,最後搵到一份筍工是職場最後的一幕,在葵涌焚化爐任最低級公務員二級電氣技工。

雖是在葵涌焚化爐返工,有一段時間是天天早上都現身於深水埗,當時已婚搬到大埔,葵涌焚化爐沒有交通工具到達,機電署安排廠車接送,初始是由荔枝角焚化爐接送那處近巴士總站,香港首條地鐡觀塘線開通後,接送員工廠車起點改由石硤尾站開車,廠車不是旅遊車,同類車是警方用作拘留街邊無牌小販人貨被拉上車,車身兩邊沒窗是用鐵網替代,附有兩行長座位沒安全帶叫豬籠車。

焚涌焚化爐員工宿舍爛尾,部門在荃灣租了私人單位給員工居住,我一家人由大埔搬到荃灣少有再踏足深水埗,孩子讀幼稚園時買了一部任天堂遊戲機給他玩,其後得到廠內電子部同事的摧介,識路數到深水埗黃金商場買了一部台灣零件組合山寨蘋果電腦,以後很多時都到黃金買山寨遊戲,黃金買到的四仔片,是到住於單人宿舍的同事吃喝玩樂開賭局時一同分享,同事在黃金買到解碼儀,把日本成人片真刀真槍畫面被打的格仔去掉。

深水埗的黃金和高登商場是香港最早的AI科創場,山寨版組合更勝深圳羅湖城,其後商家發了達改邪歸正棄暗投明貨真價實,成為海外和內地到港必遊的電子城和購物區,十年前攪的電子展覽在路邊和公園內都人山人海,時不我予如今的電腦節己龜縮在樓梯小舖作展覽交數,電腦已被電話銷售取代,遊戲軟件會否再創造新機有待看,品牌遊戲商XBOX也落戶到黃金,能否扭轉頹勢拭目以待。

回歸前從旺角到深水埗路過一條街都有謎思是界限街,一地兩檢是否會在此萌芽,讀夜中學時歷史課老師都會講;1997年後界限街以南(旺角至尖沙嘴和香港島)是割讓地給予大英帝國,鴨寮街有報紙檔賣澳門日報,多會買來看伴飲3點3下午茶,澳門是葡萄牙殖民地沒定歸期如何了結,今天回顧一天光晒。

網主: 26/1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