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佛節這天吃素,早餐在麥當勞,午餐在昂平市集快餐店SubWay,晚間吃公仔素麵,隨喜隨緣未能「悟空」,兩份報紙都附有情色和血腥新聞,隨波逐流一天就可開心過。快餐店的素扒潛艇堡我沒要附加的菜茄,44元一個,店內客幾全是白裔和南亞裔人。

浴佛節當日陡步上落山到寶蓮寺,是年內第二次在香火漫天善眾專注祈福的寺廟內參觀,上次是在車公廟,「平常心是道」不為來而來。

佛陀在甘露淋灑下,善信都福有攸歸。

首見有無人機在佛祖前騰飛,法眼為正是無血無肉的飛鳥。

多次登山都以這半途有小溪石澗為中途休息站,是首次未能踏足,落山時也見有另一批登山客在嬉水,今回我是過客。

 

上山起步點,十多年所見都是爛地一塊,今華麗轉身迎佛誔成為一座佛寺,不是海市唇樓,有誦經聲在飄揚。

萬蟲更生迎當下之日光普照,在寶蓮寺外的山道路邊,小樹叢上竟見到無限量的小蟲在蠶食花葉,是首次見到群蟲匯集為食而來。「小圖是被吃之紅花和綠葉」。

早前窗前曬書這本「慈山緣」,內裡有講及浴佛的禮儀,是李首富的私房寺年前的活動,寺是香港影視藝人必到的祈福所,書本是在香港書展宗教區免費派發,精美彩色印本中英文俱全,是首次見有中英文合體本的免費經書。引出的回憶,大嶼山橋未建成前,我由寶蓮寺下山是到大澳,在大澳乘巴士到梅窩碼頭搭船到中環,在昂平下山路有一所觀音寺,內放有李首富元配的靈位,掛有外罩玻璃框大幅絹綉畫和輓聯追思,未知會否回歸慈山寺。

這對花蝴蝶識搵食,路人拋掉的紙巾可能沾到山珍海醋的餘漬。

浴佛節這天上落大嶼山,見到禽畜和昆蟲最多,修禪本是無我相,蜉蝣或芥子都是紅塵一份子。

今年可能是蝴蝶當道年,這是寶蓮寺外山路邊的小花田。

牛耳有編號是小乘親和大使,遊客觸之會著福。

登山吊車可代足,「山外青山樓上樓…樓上在天外天未能眼見。」

浴佛節

佛誔當日參加法會或到寺廟朝拜在香港和溫哥華都試過,到如來蓮座下參拜是首次,當天到大嶼山天壇大佛,大佛開光多年曾到過多次,只有這次是在浴佛節,沒乘坐公交車或吊車,近年都是在山腳陡步上落山,隨喜隨緣全日食素。

上到寶蓮寺已是中午時份,大殿廣場迎對浴佛節分別擺放了三座如來站在水池的佛像,放置了長柄的木水殼,很多善信在排隊,用水在佛祖頂上散下便功德完滿,向大殿內諸神合掌致意,沒供香燭只在心意,出了寺門踏上2百多級樓梯上到佛祖蓮座下的圓形樓層內,這是供外人擺放的靈位,由空空如也見到再沒多閒置空位,梅艷芳像最搶眼,靈牌位下放有幾本小冊子供歌迷寫追思,金庸是這年度往生的大名人,遺體是在寺內火化,未見到有其矚目的靈牌,可能安放在上一層的私人龕位,外人不能踏足,最頂一層是擺放佛祖舍利子,日常不開放只在相關佛節或菩薩行才打開方便之門。

與佛同行不是俗人所能,今回是首次看到有無人機在佛祖前騰飛,STEAM是無孔不入,佛陀曾對第子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如今很多大德高僧都有智能手機隨身,佛祖當能理解入到滾滾紅塵度眾生應見怪不怪,這一山一路最令佛祖的開心事,是我起點上山的位置,一座新佛寺般若禪寺這年終落成,由十多年前初始的一幅爛地,化成為信眾的心靈安居所,寺廟大門緊鎖,走到閘前內望,寺外沒人只有誦經聲在飄揚。

登上山路到寶蓮寺也會經過兩間大寺廟,是羅漢寺和寶林禪寺,寶林禪寺在溫哥華也有禪寺當年也曾進廟參拜,筆者不是佛教徒在香港和溫哥華也曾到過所有大寺廟,源起是沙士那年,為了減低中招風險,午餐不在所工作的九龍醫院進食,改在沙士酒店附近的素食店進餐,四年內在素食店雖不是修行也是間接避「刧」,常見到出家女明星莊文清在座,影星岳華也是常客,沙士這瘟疫我能得益是必準時放工,醫院內任何一點都是高風險區,素食店外擺放了免費佛經書,吃飯前是看經書,閒常活動也到各寺廟祈福。佛教醫院不是機電署提供服務的醫院,但有難也同當我是敢死隊一員,半夜在無老細的同意下,單人匹馬到醫院幫其維修電力故障,並得到醫院的感謝信,有佛同行定可消災解困。

3點3下午茶時間,寶蓮寺附設的食肆等位入座的人很多,走到昂平市集一間連鎖快餐店吃了一個素肉包,伴飲是可口可樂,早餐是在麥當勞,不入素食店是吃時要閱讀兩份所買的報紙,店內沒空間可容一人霸兩位,吃完不走歎報紙在任何小食店都不受歡迎。在麥當勞問櫃枱服務小姐有沒有素漢堡,對方說只有長洲店才有售,這天長洲有年度搶包山活動,鄉民也勸其它食店這天改賣素食,相起媽媽當年都到此參加慶祝活動並在朋友居所留宿一晚,媽媽初一和十五都自家食素,兩餐所煮近十人飯菜仍有魚有肉,她當天的素食只是腐乳和白飯。

這次登山沿路所見有很大不同,多了很多昆蟲和家畜是牛和狗,蜘蛛不是家中所見的黑蜘蛛,是七彩鮮明長身的紅蛛,蟬鳴如吹奏大喇叭,蝴蝶在山下所見是黃淡色,在半山和在寶蓮寺附近花叢處,有多隻斑蝶結伴繞花飛舞迎對今年浴佛節,落山時已近黃昏,仍有人登山有大背包隨身,翌日是佛誔補假,可能會在山上紮營,天亮前攀上鳳凰山頂看日出,曾看過一次已足夠回憶無限,是40多年前的青春樂韻,這幾年曾有兩次登過鳳凰山,日光日白下也覺有驚險,時不與我知險而退幸甚。

網主: 19/05/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