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為何要搭船,不是著意維港景色,從收音機聽到有「和你室」遊行,地鐡和巴士不能路路暢通,目的地是灣仔政府大樓更是「熱點」,由於長途飛行的時差致體能反效果仍覺疲憊,坐下即瞌睡,也和早前搭巴士一樣,去到總站和船泊了碼頭由職員喚醒,否則是在夢中飄來飄去,搭叮叮/電車沒位座,不會站著都能瞌,只可閉目養神。

溫哥華街頭周邊多草地,常見有雀鳥大模大樣在遛步,麻雀少見,體軀最大落地行是加拿大鵝,伴行有烏鴉和白鴿。

(上圖)所帶的手提電腦到溫哥華開機上網時,已提示時區不同有落差,不調正用不到。
(下圖)溫哥華每年的兩次調整時間夏天撥快一小時,冬天較慢一小時,香港早年也使用過,作用為是加長日照時間節省能源,三級政府今年公開諮詢民意是否要取消或繼續,年前兒子在溫哥華買了當地的手機帶到香港送給我,初始不知也會在一年有兩次自動調較夏令和冬季時間。

親友問香港事告知放長眼看,也問溫哥華與前有何不同,街上最大變化是多了共享單車站,以前有人踩單車上班可寄放在巴士車頭,地鐡車廂內有供專放單車的空位,或收藏在這些在大街的黑箱要交租金,可避色單車被偷或被拆去零件。

這個鐘樓位於溫哥華旅遊熱點「煤氣鎮」,不停有熱氣從鐘頂噴出,是遊客喜愛的打卡地,較快慢鐘日子一定在星期六半夜,宵夜遊客可能無端被消失一小時或天降一小時也不知悉,看鐘也未必知時。

這幾個月看電視超乎常態,看直播新聞至半夜,電腦屏幕和電視展幕齊齊亮,眼睛超負荷,在溫哥華無直播香港新聞,孩子沒租用無綫機頂盒,我沒把香港的帶去,只能看當地電台的「中港台新聞」,最天真無邪的香港新聞是「香港小姐」選舉。

唐人街中山公園入場免費遊客在拍照。

筆者是電工有時會抬頭看高架的電纜,電纜上最常見是佇立的烏鴉和白鴿,雪下也如是因電綫發熱可取暖,也偶然會見有鞋掛著是電纜的花枝。

中秋節華人在此燒味店排隊斬料,所掛的雞鴨都不准有頭,華人所住有花園的屋可申請養雞但不可作食品,視之為寵物受監管,大時大節華人祭祀都用雞不想無頭,雞去雞來可由燒味店「取雞轉頭」。

這幾天香港「蒙面法」初啟引發了連串示威反應,昨天無綫新聞引述西方幾個大國美,英和加拿大定下「蒙面法」罰則,圖是溫哥華世界日報新聞,世界日報年前因銷路下跌而退出加拿大,世界日報是美國最大的華文報紙。

外國人入籍加拿大成為公民,要在議會廰與其他入籍者一齊宣誓和唱國歌,親友可進內觀看和拍照,這位女士在宣誓時堅持不除下頭巾,宗教理由引發爭議儀式未能進行,其後由官員帶往一密室,出來時見她仍蒙面但手裡拿著寫有其名字的入籍證書,但她沒回答傳媒在房內有否把頭巾除下作宣誓,相關職員也不沒回應。

溫哥華匯豐銀行在門外的告示牌,帽子和太陽鏡也是擦邊蒙面,沒寫上口罩或面罩,因法例己列明無端用面罩是違法。

 

時差日差

又瞓過龍唔知醒,近幾天的烏龍事是搭車乘船都身在夢中,巴士到總站司機和渡海小輪泊埋碼頭水手大聲呼喚才回魂,不是過勞坐下打瞌便渾然忘我身在何處呼呼入夢,晚上睡眠時間很少是身體機能的自然作梗,長途飛行的時差後遺症要一星期才自我還原,就算是在頭等艙也未必能元龍高臥,何況我坐的是經濟艙更雪上加霜是在中間位,左右都是陌生人打側睡時對方若如是,一些人的鼻鼾聲如敲鐘,加航有免費小樽裝白酒任飲,發開口夢也喊出乾杯飲勝。

時差擾身從香港到溫哥華較回程香港短只是約5天,香港要7天,最長乘搭飛機時間是從紐約返港翌日便要上班,雖是辛苦也是苦中有樂,公務人員可上班再請假補瞓覺或到公立門診看醫生取病假,尚好爆發時間是近下午五點鐘接近下班,對比溫哥華是凌晨一點或兩點,為何時間沒定向因溫哥華沿用多年的調較時間增加陽光環保節能,殖民地年代的香港也增使用過,夏天把時鐘撥快一小時,冬天調慢一小時,一年兩次較鐘的工作,很多當地人都認為不必要,時不與我有時差匪夷所思。

早前小兒從溫哥華回港,送我一部在溫哥華買的手機,如今的智能手機若換了當地的電話卡,時間便自動對位不用調較,家中有掛鐘是開餐的指標,不在職塲沒有用閙鐘喚醒起床多年,若有應酬或節目可用手機作閙鐘,這天起床手機有來電見到時間和掛牆的時間有差距,一般而言是掛鐘的電池要更換,舉手之勞換了電池便出門到快餐店吃早餐,快餐店印出的食單時間與我剛才調較家中掛鐘有很大的落差,拿出手機核對快了一小時,以前街頭的店鋪或酒樓餐飲店有必掛物是電鐘,向隔鄰座客詢問把手機時間調較,沒理會何故數月後手機又出現一小時差距是慢了,才記得前幾天晚上聽到香港電台「大城小事」節目,這節目是移民外地港人輪流交替作主持的半小時節目,主持是溫哥華華人電台高層盧業媚小姐,她溫馨提示後天臨睡前要撥慢手表一小時,若我這天在香港晨早要上班或有約,用此手機作指標是誤了大事遲了一小時。

加拿大人每年要調整時鐘兩次的動作,專家認為增加陽光落地節能不大,今年把其列入公聽會看民眾取態是否取消或保留,工作上最受影響是24小時運作的國際機場,死線較鐘可能引發意外。

越洋旅行時差影響身體機能人人都有,都是旅行的後遺症可自然回復正常,我正式的體驗於我無影響是在焚化爐工作時要輪班當值,睡眠時間顛倒能配對旅行的時差,小孩子也沒大影響,當年一家四口到溫哥華探親,兩個孩子尚小,在長途飛行時仍如在香港的睡眠時間,他們沒可能躺在椅子上睡覺,任由他們睡在地上,我和內子分佔四座位,我提腳放在隔鄰的空椅避免會踢到孩子,回港受時差影響只有內子一人。

年前有一項國際認可調整時差是較慢一秒,全球人幾啋佢都儍,溫哥華家中仍掛有高牆電鐘,是20多年前在香港使用,日本製造精工牌/Seiko,要踏上椅子才可夠高調鐘,雖然所定的轉時差日子都是星期六的半夜,冬天多賺一小時很和味,夏天要還債,多數家庭的雪櫃門外和落地的大煮食爐和微波爐都有電子鐘,要調較都不是煮飯婆能懂,若是獨居只能默記家中時差。

小時已知有時差和國際標準時間,每晚八時香港電台直播倫敦BBC電台午間粵語新聞,開場音樂是倫敦大笨鐘敲擊十二下,播音員用粵語講「現在是格連尼治標準時間正午十二點……」倫敦是國際時間軸GMT+0,香港是晚上八時GMT+8,香港快溫哥華15或14小時。加拿大各省由於位處不同地理時軸有不同的時間,中國則為了不擾民統一時區同是國際認何,香港時區和內地一樣入境不用調較手表。另外24小時制時間,香港的電台報時和外地華語電台報時有所不同,香港是加入上午或下午,有時天昏無太陽難分上下午,外國華語電台都用現在時間是18點鐘,一定是黃昏六點鐘。

網主: 06/1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