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
公園內這位女畫家用我的姓作畫題,小圖是完成作品,事前我不知悉她婉拒收費,拆散一筆一撇一鈎一剔個別看,著色也可識心達本。


(下圖)
年前讀工餘班學電子插畫,導師說先要學習對實體手繪才能紮根,筆記紙是當時在家中對著從執笠的時裝店,買回的公仔女模作畫像流程紀錄,用電子畫版即時放入電腦配對是懒人包。

街外風景人為藝術加持看之是賞心樂事,圖是溫哥華一個關愛會堂,男義工畫模獻身為一群長者作畫像,畫室是自取用餐地,有些畫具是放在食物盆子上,我正在吃餐看報紙。

近日街頭見多了福音傳道者,在溫哥華也是,最大差異不是冊子是中文或英文,是臉上多了口罩。

公園有人祈禱祝君安好。

傳道是布施加持,無在無不在,也可在戶外。

玄學家講防疫玄機,抗疫三寶是必然物,為口罩加持可在罩面書寫符咒,配合生肖更是玄中有機。

街頭地檔女主持可為路人測姓,估不中不收錢,再為其卜卦問前程,福報加持三生有幸。

投錢問路可迴避崎嶇阻滯,當下疫情嚴峻請人加持心靈。

男人身上掛滿念珠,衣服是檔位,

念珠是近來街檔火紅物,一些曾授大師加持或開光物是高品貨。

香港馬照跑波照賭,唯獨缺六合彩,財神怕疫不為求財者加持,內地和美國和加拿大六合彩也如常運作,每期必有一人受福報中頭奬,港人欠財運。災難財不可,見到多間麻雀館內都坐满了客,打的是求財牌。

加持畫作

玄學家為疫壓下的聽眾在大氣電波祈福,出門裝備抗疫三寶必然,單靠物質未必能成銅牆鐵壁,有仙人指引才可路路健通,驚蟄日打小人事非得已,為自己心靈加持才可豁達守住黎明。在口罩上塗鴉或加上符咒是驅魔神燈。

有宗教信仰者多在家掛有信主或仙人畫像,小時家中房內高處放有祖先靈位,上有紅紙寫著「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除了中間的姓氏有異,同樓和鄰居所見的都一樣。

玄學家倡議為口罩加持,帶出你的生肖是否與這鼠年有所忌諱或相輔相成,龍姓或龍肖是鰲頭獨佔,也引出日本卡通名作「龍珠」和大明星「成龍」作註腳,但沒提及「龍游淺水遭蝦戲……」不及時抽離也會遭殃,失智沉淪也會沒落,吸食白粉(毒品)叫追龍。

行不改名則未必,華人婚配女士嫁人要在名上加上夫姓,西方文化則不然,有宗教信仰者另有戒名,讀英文中學時必有英文名字,但我讀的夜中學班中只有三數人有英文稱號,因他們日間是做文職,其他的都是藍領,筆者是電工,去至在政府任文武雙職的電氣督察也沒加上英文名。上級叫我阿「馮」。

早前在公園中看到一位女畫家坐在草坪上對著眼前花水彩寫生,對於作畫也有興趣,少時多繪是武俠小說的公仔如方世玉和洪煕宮,年前讀工餘班學電子繪圖,初始時是要用紙筆對實物描繪,導師有教如何對焦落筆,眼前見這女畫家繪的花畫栩栩如生,最奇異是作畫紙是圓型硬紙街頭首見,曾參觀過水禾田在藝術廊用舊報紙作畫紙,成品是數萬元一幅,問女畫師這幅剛完工的花圖賣多少錢,她說是非賣品,若我有興趣可為我作一幅,本想先問價女畫家即從袋中取出新畫紙,她問我貴姓後即在畫紙著筆,未見她對花而繪,竟是用我的姓氏作題材,一陣子便完工遞給我是否满意,我問她繪工多少,她說是免費贈我並說作畫不是生意,但覺怪異有點忐忑尚好是日光日白不是聊齋,把畫放入環保袋離開。

隨後到麥當勞飲3點3取出畫快閃再看,想及以前新年期間與內子到寺廟求籤,祈福和許願,解籤師講玄機我不大著意,內子處身佛教徒並得法師加持授予戒名,她是素行者我是我行我素,家中放有一串的加持念珠(佛珠)。

近日街頭有幾個地攤檔擺賣念珠有手帶和頸帶,旁放有唱機機播著佛曲,檔主叫人戴上這些念珠作驅疫保康,一些曾被法師加持,也可安排玄學家作開示,也有戴上口罩的教徒在街上向路人派發小冊子,講及求主的心經,南韓一所教會和香港一間佛堂精舍,引發群體播疫交叉感染,目前不可能到教會接受牧長加持,要在網絡上看視像,加持不在我不在誰,心靈冥想否極泰來,呆在家看電視煲劇有飯開也未至苦中作樂。

14/0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