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本有個約會,到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看「三生有幸」葉振棠,陳浩德和李隆基三星三天演唱會(上圖),是去年11月的票約由於反修例活動遍地開花,改期到昨天,今天和明天,明天會更好有時太主觀,演唱會又因疫情要取消,三生無幸到第三次再安排才有幸。

在深水埗鴨寮街買了小風扇,到黃金和高登打過轉,便開始漫步街頭由深水埗行到佐敦,舊日的足跡約略可見,還是旺角最迷人是我出生和成長地,砵蘭街的教堂,麻雀館,公廁仍屹立。

左邊的粉紅色芭蕉扇買了兩把都先後壞了,右邊的黑色風扇是上星期日到鴨寮街買,風力較強是用作在枱機電腦廂內的散熱扇30元一把,掛在窗上近於鍵盤工作枱十分風涼,這個夏天又不再用冷氣機,靠風扇群組驅暑。

看來不是新屎坑三日香,這個華麗轉身的公廁已有數月,上星期日再到臨小小了解,鮮香仍存清潔乾爽。

最後踏足的地區是佐敦,又看到一間連鎖大書店結業,右邊的圖片曾是其芳華景象,是年前世界讀書日拍攝。

疫情緩和又逢星期日,深水埗地鐡外一群南亞裔姐姐在把所購之物品打包寄回家鄉,其他閒人很多也在街上逍遙自在。

廟街近榕樹頭這間大麻雀館,年前所貼上繪有國際當紅元首卡通畫像玩麻雀(上圖),反修例活動下遭塗污,全牆被清白未知會再出甚麼牌。

本想進入這店子(黃金商塲對面馬路)買風扇,人多到由店內擠到店外,早前無綫電視也有新聞報導。

 

這間位於砵蘭街的教堂,是我小時一班街童在聖誕節和復活節必到臨朝拜之地,耶穌有糖派,鐡門上有通告,主日崇拜疫下暫停,改在網上和教友共修。

這間位於旺角砵蘭街的舞廳,疫下馬照跑,舞不能跳,

 

這部警車背位的大樓是旺角朗豪坊,上星期日香港多處「和你shop」,朗豪坊未遭殃。

 

又蒲深水埗

生活無小事看影響大小,能淡定應對要講實力,米缸無米是小兒科只要袋中有錢,炎夏大件事是斷水斷電若只在小區是一陣子不方便,杞人憂天是老天爺發老疲拍枱成大地震,災區如何安居。

年前住所大樓電力公司要維修變電房徹夜無電,整夜我到街頭流浪,踏足油尖旺三區,半夜飲3點3上午茶,也乘機化身為麥難民,椅背作靠出打瞌,環顧店內也有同路人多是躺卧在椅上,我為奇趣在這兒睡一睡。

疫下也如常出街只是少用公共交通工具遠行,十號風球下如是,數十年都沒改變,近年天天必然做的事是運動,配對早餐時看的報紙,日日都是陽光黎明的晨曦,特區政府應對疫情尚有良心是沒有封城,有讚有彈馬照跑舞不能跳。

五月到臨炎夏近身,這幾年都沒開冷氣,入夏時是把封貼在冷氣機外的防塵舊報紙撕掉,重啟一陣子機身,證明機在整年休眠狀態下,被喚醒也可吐冷風回饋主人,待室內寒風陣陣把機關上,證明機身尚好可隨時應召,把新的舊報紙再貼上,萬物有靈性對其說謝謝明年再見。

冷氣機如常但其中一把風扇壞了,是年前在散貨場買的一把芭蕉扇,從沒帶過芭蕉扇或紙摺扇出街,芭蕉扇是掛在窗前近電腦枱,鮮風近身吹是加料,因早前買了兩把膠吊扇,已足夠把屋內降溫。

雖是電工但這款芭蕉扇不識修理,20多元用了一個夏天也可功成身退,街頭街尾都有店子售賣這類芭蕉扇無興趣再用,到深水埗買心頭好,星期日飲完早茶也趁好日子本地遊,報紙和收音機都播出各區都有「和你shop」,主打都是港島區政總一帶一路,入夜轉移旺角。

本來接著下一個星期日(明天),到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看「三生有幸」葉振棠,陳浩德和李隆基三星三天演唱會,是去年11月有票約但由於反修例活動遍地開花,催淚彈煙霧周邊放改期到昨天,今天和明天,明天會更好有時太主觀,伊利沙伯體育館官網演唱會因疫情要取消,三生無幸到第三次再安排才有幸,本打算買風扇在看演唱會當日一併做,灣仔電腦城和灣仔電腦中心都有我想買的風扇,就算沒疫症但這幾天通過的國安法,臨場看演唱會否有催淚煙飄入提早散場。

在深水埗鴨寮街買了風扇放進褲袋中,無孭袋雙手無携物走路更輕鬆,蒲完深水埗開始步行到佐敦,數小時烈日下漫步未覺累,3點3下午茶在麥當勞,所經之街道人流不俗,雖有口罩掛臉眼神仍輕鬆,又逢星期日更有大批外傭群組在街頭沖喜。

深水埗至佐敦這幾個區有很多我舊日足跡的回憶,小時是街童群組一份子,大家都是並居一幢舊唐樓一屋有多伙無廁所,小童除了睡眠,做功課,吃飯全都不准在屋內逗留,翻風下雨也如是,在夏天我有時會在街上過夜媽媽也不反對,與躺街的乞丐不同他們用舊報紙作床墊(當時紙皮不盛行),我用可收折的帆布床。

30/0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