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路直路彎蜂軀被拖上石牆時遇有坑穴,蟻群也識轉彎,把蜂軀轉擺避過大坑,萬里千山作等閒因要儲糧開餐度冬寒。

(下圖)片片落葉片片蟲,在白蘭樹下的落葉葉背,很多葉都有長白帶,以為是自然變色,蹲下看才知是蟲塚,一隻隻已往生的粉蚧蟲(小圖)在結集。

地上爬蟲螞蟻是最群多勢眾,若有美食當前又近冬臨,無統帥下也團結成大軍,高山低谷也要闖。地上這隻蜂屍初始只見有十多隻蟻在遛轉,但有幾隻似是通訊兵逆方向奔馳,周邊都是石板地,眼及不見有蟻窩在,好奇的站在旁超過一小時,終知蟻窩在高牆上,群蟻千軍萬馬由平地把蜂軀拖上高牆,巢穴有小葉塊遮蔽難以把蜂軀全身拉入穴,驚險場景屢現蜂軀跌離幾次幸及時被抓著,同埋心下我用樹枝幫其塞入穴內,竟失誤蜂體跌在地上,蟻群晴天霹靂,其後我用兩條小樹枝作筷子用把蜂身挾往塞進蟻穴內,蟻群這個冬天可盡享佳餚。

蜂屍在平地(左圖)其後被拖上高牆(右圖)。

蟻穴外有小葉和莖遮掩(左圖),大黃蜂幾次都跌出尚好被抓著,我用樹枝幫助其入穴,首次失誤蜂屍墮到地上(右圖),群蟻晴天霹靂,其後用兩枝樹枝作筷子終成功。

假的真不了,商場內放置打造的模體螳螂不會捕蟬,也不會螳臂擋車,(右圖)真的螳螂近年少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可能很多被吞沒了。

全球在新冠病毒蹂躪下很多工業都停頓,排污物減少年度空氣質素大大提高,生活在戶外的花草蟲魚都雀躍,甚至合體交歡贈興。(圖)是兩隻蒼蠅在陰陽交錯繁衍下一代,這埸景也見過尚有蜻蜓,麻雀和野鴿,浮生至今本年是首見白鴿蛋。

家中電腦鍵盤上的蟲和在郊野所見一樣,可能是行山時被其纏在外衣上而不知,也沒把其消滅,將健盆放近窗邊吹走放生。

沒了生命的蝴蝶,片片散佈在地上,一切隨風。

疫下蟲自如 

瞄看掛牆月曆四季更替的標籤,最後一季起跑線24節氣「立冬」上月初到臨,這個冬天一定不會冷,「立冬」這天是天文台有紀錄以來最高溫的一天,下星期是冬臨高峰「冬至」,「冬至」在聖誕節前兩天降臨,香港如何變天都不會下雪,只有更熱不會更冷,享受雪中情要到外地,全球在新冠肺炎影響下多國都封關﹐想在冬至連結聖誕節長假期外遊不成,唯一不離地又可賞雪免乘海空交通是到國內,搭高鐡可到有雪花飄飄的省城,廣東省偏北也有下雪地區,可舒緩抗疫疲勞,特首林鄭有更悲言是「抗疫沮喪」。

香江頭頭遇著黑禍不單行,本土人為政治風暴和疫壓,歌舞本是減壓最快見效的娛樂,但群組歡樂場有人犯禁,擺脫政府的防疫指引和限聚令,有人染疫引發連鎖爆發,是第四波嚴峻疫情的推手。

地球有病人遭殃,花鳥蟲魚和飛禽走獸都沒影響活躍如常,有人布施求福,白鴿常有人贈予美食,剩食也有其它昆蟲分享互動,這個炎夏見到很多不同的昆蟲,看其活動有時用手機拍照,大地是共融可略觀蟲的世界。

第四波疫情惡化政府又再次收緊限聚令,食肆堂食只可至晚上六時,政府所支援疫下一天本土遊,曾有旅行社安排行程到新界大棠看紅葉也告吹,片片紅葉片片情也情難守,路邊的樹下已見有綠黃共色的落葉飄散,公園見有紅葉不是楓葉是欖仁樹,曾見過一棵樹的落葉的根帶有一條長白帶,也有分散附上枯葉上,原來是一群粉蚧蟲的的塚墓,結集在樹上的葉子等往生,昆蟲生命短促但繁殖力旺暢,所以能在大地永存,見它在地上爬行是在抓食物之故,秋去冬來此樹是片片落葉片片蟲。

秋收貯冬糧螞蟻最大陣象,曾站於一群螞蟻旁近一小時,如看電影多姿多彩,一群蟻急速往返奔竄,打量如何把一隻已死的大黃蜂搬回巢穴作冬糧,初始只得十多隻蟻在黃蜂身軀穿梭,一會兒有幾隻離開似回巢通風報訊,它們如何交聯和通報,看不到有領軍元帥蟻去策動,隻隻都是衝鋒陷陣的敢死隊。

十多分鐘內有很多蟻兵到臨,是從地磚邊位連接岩石牆的小泥坑出發,蟻多嬲死象,但要把象拖回巢是天方夜譚,五馬分屍化整為零要千軍萬馬歲月無休,一會兒見到蜂體被擺動有點離地,開始被拖動後勤蟻兵接踵而至,距離岩石牆約兩米相隔也要花上半小時才拖至。

蟻巢是在石牆上,拉牛上樹成為拉蜂上牆,大黃蜂被拖上牆時都一路順暢沒生險象,去到巢口因有一小樹葉在遮蓋這才是難關,良久蟻群都不能把整隻蜂身拖進巢內,甚至滑跌到巢外數次,幸好及時被抓著未跌到地上。

有同理心我找來一小樹枝,打算把蜂身推入蟻巢內,以為輕易而舉竟失手,蜂屍跌到地上,其身上纒有多隻蟻被逼跳樓躍下,有幾隻蟻竟沿我拿著的樹枝爬到手上,嚇了一跳即時用口把其吹走,相信不會攞到其命,若放棄離開不人道,蟻窩這個冬天的美食被我摧毀,找多一條樹枝用夾筷子方法,強塞蜂身到巢內,而跌倒在地上的蟻似看到真相,爬牆回巢飲頭啖湯,離開時對蟻群說這個冬天可長歎。

13/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