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2006聖誕節,九龍醫院在草地花園舉行慶祝活動,時任醫管局人力資源總監高永文到臨參加。我是最後一年的參與,稍後調職至電力法例部。
(下圖)臨近2020聖誕節,前兩天高永文與其他醫生會見媒體,他舉板替代千言萬語,「假期-留家抗疫」,古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獃在家不能抗疫是避疫。

無綫電視「星期日檔案」節目講醫院管理局的部份片段,引發我觀看是曾見証醫管局總部由山坡草地化身為管理全港公立醫療機構,在建築期間我是在同一山頭的九龍醫院任職電氣督察,日後醫管局大樓也是我要負責機電保養維修,地盤主幹電力裝置完工後我要到塲見證測試,前兩天醫管局總行政經理在疫情記者會提示醫護人員,在冬至,聖誕節和新年少作社交接觸,在家過節安無憂,今年聖誕節只能綫上慶祝。

前幾天報紙登戴醫院管理局的管治成效新冠肺痰立竿見影,八成公院病人滿意服務。

電視插入硬照講及30年前油麻地賽馬會診所,市民幾要通宵排隊等攞籌看醫生,40年前我被指定到這間診所看醫生但不用排隊,是受顧為機電署二級電氣技工,口試和技術測試都過關,最後一關是驗身,當日在室內見到有性感塲景,我是除掉外衣只剩內褲,另一間板間房一個驗身男是剥光豬,他是投考警察,還要即時光脫脫做肢體伸展活動。十多年後升職為電氣督察駐任九龍醫院,也要兼顧同區的公立門診,這次再踏進油麻地賽馬會診所是受機電署營運基金的商業親和手法派卡片,到塲不是見醫生是醫生經理。

回顧2003沙士相比當下新冠病毒沙士真是小兒科,但受感染者不分高低老嫩,(圖)2005九龍醫院有慶典建院80週年是3月12日並舉行植樹活動,在禮台上正在對話的男女,女士是九龍醫院行政總監蔡炫中醫生,男士是沙士期間中招的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醫生,入院後由高永文處任總裁。

醫管局果斷把在病床上裝置的醫療供應插口全港公院統一化,避免萬能插把輸送給病人的醫療氣體混淆。

1980在葵涌焚化爐任公職為二級電工,到公立診所看病免費,南葵涌診所不提供藥水膠樽,要到診所門外的小販檔買一元一個,想慳錢又環保曾試過把用過的藥水樽洗淨重用,但藥房不接受因有水份在樽內。

年前公立門診部開始放置這台自助血壓量度機,可隨意使用,醫管局大樓地廰也設有多部體能健康量度器,血壓,心率量度,呼吸指數等,可自由入內使用。

位於醫管局大樓內機電署的辦公室,員工兩班制,沒有通宵更,半夜有故障可通知九龍醫院的通宵當值員工,攪不掂電話通知我處理。牆上掛有服務承諾的標語「使命」。

從書架上取下在家打書釘,年前九龍城牛棚有「藝術在醫院」,展覽有實物和圖片,無心插柳當天剛是介紹「九龍醫院」,我寫的書也有談及醫院事,有寫及「盡見悲情醫院內」,入到醫院躺床又能眉飛色舞只有在產房內,初為媽或冧庒媽上媽都是偉大功蹟。

醫院管理局HAHO

無綫電視節目「星期日檔案」講及醫院管理局,從其成立由1990年至今,所經歷和改進香港的醫療有輝煌的歷史,初始是接管所有公立醫院,其後也營運各地區的公立門診。

筆者不是醫護人員,與醫院服務有關連是機電工程署派駐到醫院的機電員工有15年,作為一個普通市民也享有政府的醫護服務,在醫院管理局運作下有很大的顯著改進,醫院管理局新落成的大樓由空地成為醫務大樓我是見證者,前身的行政大樓在銅鑼灣。

大樓興建其間我是其同一山路的九龍醫院駐院電氣督察,要到塲見證機電和冷器裝置的安全和員工是否有不妥的手工,地盤是由建築署監管,也有相關電機人員駐塲,但由於建成入伙後,日後的維修和保養都由機電署負責,若有漏眼過了一年保用期我要負責,重型裝置如電制房我要帶同下屬親身到承判商的工塲作預檢,要我簽字確認電制櫃初檢沒問題才可運到地盤,電制櫃供應商在測試完成後會招呼我們吃免費茶餐,是公職人員必有的甜品不涉行為不當,下班後若有往還燈紅酒綠才是。

機電署有部份組別行營運基金模式自耕自足不花公帑,若年中有錢賺會派紅利給圓工是超市禮券我曾有所獲是500元,醫院雖是大財主,但能得其利都是兵行險著不能有甩漏,硬件配套最大改進是醫療氣體,在病床上的鐡框裝有不同的醫療氣體插座,主要是氧氣,壓縮空氣,真空吸痰氣等,初時沒有劃一規格的接駁器,工作繁忙插頭也可能調轉,香港一間私家醫院用錯喉嘴險把病人奪命,其後統一裝置,毗鄰醫院管理局大樓的眼科醫院要全數更換,眼科醫院也是我要負責機電維修的醫院。

氧氣是病人的支撐能量,在醫院露天地方見到一個高挺近似大油缸是用作貯藏液化氧氣,初時是向供應商租用(瑪麗醫院)費用高昂和山寨貨,其後所有新醫院都自行購買。

環保策略是推動太陽能發電裝置初始有很大困撓,機電署有心但無力,我曾參與到其它醫院的天台包括聯合醫院,伊利沙伯醫院看是否有合適地方裝置,最後是選取我工作的九龍醫院新建成的康復大樓,是首座有太陽能裝置發電的醫院。

醫院管理局內設有如會堂的表演廰,除了大時節的交流活動還有文娛表演,我有醫院管理局發給的職員證可入內欣賞,時任人力資源總監高永文的辦公室是大門常打開,過了下班時間仍在工作,由於是管理全港公立醫院的核心部門和數據庫,我很常到大樓內的機房巡視,過了下班時間都如是。 

當下新冠肺炎波濤洶湧醫院管理局更要事事盡責,沙士其間所供應醫療裝備十分充足如今也到位,惡疫無情當時任總裁何兆煒醫生也中招,由高永文署任總裁,另一次近似兵凶戰危是Y2K/2000年降臨前夕,資料數據庫會可能受到衝擊,機電署也派有工程師到塲通宵留守,九龍醫院則由我上級負青通宵班,我則在1月1日朝8晚8連續12小時留守是無薪加班,但有數十元飯錢。

電視畫面也播出油麻地公立診所當年看醫生要通宵排隊,今天則可用電話預約,有幾年我也要負責九龍區多間仍在衛生署管理的門診部作機電保養,曾踏足這診所派機電署為我印製的卡片給部門經理,有需要時可直接與我聯絡不用經前綫員工。

首次踏入這間診所不是看病,是投考機電署電工,經過口試和技術測試都過關,最後一關是驗身,當日在室內見到有性感塲景,我是除掉外衣只剩內褲,另一間板間房一個驗身男是剥光豬,他是投考警察,還要即時光脫脫做肢體伸展活動。

初入職成公務員是在葵涌焚化爐為二級電工,看醫生是到南葵涌公立診所免費,但診所不包藥水樽,門口有街檔小販賣大小不同的藥水膠樽小的一元一個,想慳錢又環保曾試過把用過的藥水樽洗淨重用,但藥房不接受因有水份在樽內。

20/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