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平安夜在尖沙嘴海旁看對岸,聖誕老人真的來了。
(下圖)尖沙嘴碼頭海旁海運大廈外庭,人流暢旺樂在心笑顔罩下被蒙蔽。

(上圖)平安夜色觀維港如常,戴著口罩心情則不一樣。

(下圖)尖沙嘴九龍公園少人在內。

尖沙嘴鐘樓有人送祝頌「聖誕快樂」,全城購物大減價,今年聖誕快樂也打了折扣。

尖沙嘴行人路上,西裔媽媽帶著孩子聖誕歡樂。

尖沙嘴半島酒店是典型聖誕歡樂表情包,門外噴水池很多人在拍照。

平安夜早餐買的三份報紙伴食,星鳥日報頁面沒有插入聖誕表情包,其後到便利店外的報紙架窺探,也有幾份報紙沒為聖誔在主頁面獻花。

在尖沙嘴沿海邊的馬路行往佐敦,有驚喜是首次見到西九龍文化中心已蛻胎為主體門口標示「戲曲中心」,「人生如,輓歌如,人人必,莫作歪。」

平安夜臨近十點鐘步入旺角朗豪坊,正乘搭有十多層高的扶手升降機向上,回頭望「人呢…!」

有諸內不形於外,平安夜的西九龍中心內觀外看,這幾張有爭議的美女圖是商場的逆向宣傳網上吸睛,入會客成大數據寶庫。

曾是數十年街坊這所在旺角砵蘭街的教堂,平安夜當晚有活動但沒舉辦子夜彌撒。

步入尖沙嘴海運大廈偶然見到這間新落戶的書店,誠品是香港書店所售賣最多不同品味的書種且有外文,分佔商場兩層,衣,食,鞋和化妝品都有出售。(右圖)是近日應節最潮新書,寫及上帝和聖經。

尖沙嘴美麗華商場內今年聖誕擺設異常,目露凶光狼牙挾唇想噬物,是剛從蛋內爆胎的恐龍。

聖誔灰樂

第四波新冠肺炎下的平安夜,作了一天本土遊是獨行客,早出晚歸也如以往的路徑相同,由深水埗起行一街一路,經旺角,油麻地和佐敦,開始轉彎是行到前無去路的尖沙嘴海旁,看尖沙嘴鐘樓是晚上八點鐘,這區人流最密集,電視台地區聖誕新聞也選取海旁大廈外的聖誔裝飾,是全港最多人到臨的歡樂景點。

限聚令只可兩人同近,堂食在六時結束,我剛在麥記吃餐,十五分鐘前服務員告知快打烊,街頭小食店仍門大開,有人龍在排隊打包在街頭吃,有食店在門外近坑渠位放有凳子,家中共聚四代同堂都不違法,前兩天冬至見到大食店和連鎖快餐店都有大量盤菜在製作中,一個大面盤堆至如山高的美食,一家四口要吃多少餐才清盤。

雖然在戶外逗留近十一小時,只在起程和回家時才乘巴士,其它時間都是安步當車,今年聖誔灰樂,商塲聖誕裝飾拍照人流不多,歡樂歌聲處處聞,但沒聽到有流動節慶車沿路報佳音。

旺角是我著意要行的地方,因是我童年至婚齡前的所住地又是街童群組一份子,由於要搶奪被割斷綫的風箏,區內的山頭,樹林,水澗,大坑渠,横街小巷和天台都有足跡,有心印是同在砵蘭街毗鄰的教堂,吃完麥記行到教堂,見門打開有女士坐在走廊位大長枱的椅子,今夜有活動但不是子夜彌撒,我去完尖沙嘴再路過教堂晚上九時已關上門樓內也沒燈光透出。行到同街的朗豪坊燈光璀璨,未到十點鐘商場內幾沒遊客,我搭乘近十多層樓高的扶手電梯向上走,回頭下望「人呢……!」

聖誕飾物擺設大商場中庭都是聖誕樹和聖誔老人雪中情,尖沙嘴美麗華商場的華麗裝飾沒放置聖誕老人和鹿車,竟是一隻戴著紅帽的大怪獸,目露凶光尖牙爆唇爬在陳列的禮物包上,旁有一隻破殼的手作蛋,是替代耶穌到塵世的恐龍,在高掛作飛翔的也是恐龍,耶穌在哪兒,但仍有人與其拍照,見證這個聖誔節真的很灰,去年今日也曾到臨此商塲,今個聖誔是歡落。

吃早餐時買的三份報紙,其中兩份都有在報名周邊加入聖誕表情包,星島日報版面如常素顏,好奇的到便利店門前的報紙架上窺看主頁,明報和成報及其它三份愛國報紙都沒加上聖誔表情包,但內頁一定有講當下聖誕節你又如何。早前在中央圖書看到的台灣報紙,聖誕稱為耶誔。

廟街內小販街檔沒排滿整條街,行人少也沒有人興致購物,反而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對面的電子特賣舖都擠滿了人,內裡也有聖誕小飾物是組合LED閃燈,今次沒進入高登,行入黃金電腦商場不求解只小解。

今次本土遊最大得著是聞到書香洋溢,事前不知悉誠品書店落戶在尖沙嘴海港城商場分佔兩層樓,沒用書店名稱是誠品生活,生活要實事實辦,衣,食,鞋和化妝品都可在店內買到,香港的書店誠品書類最多,疫下今年曾到過其在銅鑼灣旗艦店和新開設在屯門商場內的書店,書店內人流很多,閱讀空間設有座椅給人打書釘,我在店內也逗留很久是隨架打書釘,平安夜在書店打書釘是首次。


26/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