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是「有色之士」,早餐時看的報紙相隔六年都是同類新聞,報導大棠紅葉綻放詩情雅意紅斑斑,接著都到了現塲遊覽,三三不盡,六六無窮,葉落是冬臨紅轉黃,「片片楓葉片片情」是新型病毒下的苦中作樂自作多情。

上月尾除夕前兩天到元朗大棠賞紅葉,不是假日人流也很暢旺,紅葉山周邊有郊野公園,自然教育徑,單車徑,本土市集售賣農作物,手作工藝和美食坊,最多人光顧是流動雪糕車。有別住年多了人帶寵物狗狗同行,有得有失是沒內地遊客。

紅葉依然人臉全非人人都戴上口罩,情難禁情侶拍熱照都除罩。

下了公共巴士也要步行上山多於一小時才首見一兩棵楓樹,全都是車路,不想浪費好時光人人都是走這段小山路拾級而上,美景在前未覺難行。

同一樹下六年無變,與紅葉爭艷美女一定要真顏顯現除口罩。「我為葉迷還未醒,忘我疫下也未驚……。」

唱紅大自然各有色貌,欖仁樹也掛上片片紅葉在路邊綻放。

孭著孩子的媽媽正拾取飄落有特色的楓葉放在膠袋中,談情說愛那些年有觀音兵,黃花閨女成人妻又是媽媽總算有渣拿。

狗狗同行附庸風雅,抱在懷中溫馨浪漫如情侶,也有毛孩放在B車內同賞山頭紅葉。

本土農產未見有客流穿梭,平常日子駕車可直達,旺日路被封。

楓樹山市集,有售賣已結業多年的泛美航空公司再造物引發思懷,當年街上的本土背包客孭著這個由航空公司送贈的旅行袋,可證明是曾作外遊客,其後更是中學生用作的書包。也曾乘搭過美國航空公司的飛機沒派贈旅行袋。

 

紅葉遍山和一樹獨紅觀感和體驗有所不同,(圖)在市內路邊的楓樹同樣放紅,若在上班途中會否停下來與其親親打招呼。

 

小時賞葉是愛綠油油的桑葉,到山邊採摘用於作養蠶蟲是童年樂,童年就如此飄過,當下看到的葉子紅黃綠都有不同感覺,上個秋見到片片紅葉片片蠱,是在散落的黄葉下有很多粉蚧蟲屍乾堆满成蟲塚。

葉緣

年終末月有長假期,歷來都會有很多人外遊,無可奈何的疫年只能作本土遊,聊勝於無尋找昔日風韻靠聲音導航或綫上遊,早前多份報紙在新聞版圖文登載很多人到元朗大棠享楓情賞紅葉,不是推介讀者去看,而是登出胡閙相片,除罩拍照,爬上斜坡的小楓樹支支整整,群組沒作社交距離和遵守限聚令。

上星期早茶時看的報紙又再講紅葉,我是「有色之士」文字啟蒙下開色竅,翌日乘搭公交車到大棠看紅葉,下了巴士也要步行上山個多小時,臨近黃昏才首見到一兩棵楓樹,已有龍友在擦卡拍片。

上次到此地賞紅葉是6年前同是十二月,也是報紙推介後我才到臨,綻放紅彩的葉子漸淡色,散落在地的已枯黃,但仍有多人到臨欣賞,一心二用可作行山運動,附近有郊野公園,單車徑和自然教育徑,更有本土市集售賣農作物,手作工藝和美食坊,片片落葉片片情,不會如古詩「月落烏啼霜满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今次我是自由行賞紅葉,兩手空空若交通阻塞或人流密集我可即棄回頭走,雖然當天不是假期但仍很多人,有異往年不是楓葉不夠紅不壯麗,山路上有多部警車不停發出疫下警示,語音有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見到有老外遊客但沒有講普通話的內地旅行圑和散客,市集內店子沒有拖篋水貨客,在山上可近看一河相隔和北望深圳,近日香港春運萌芽,很多香港人回內地過年,相信上水一帶一路的店子,都會受第四波疫情影響,不會有跨境內地客辦年貨。

華麗轉身是家中寵物狗狗,影星和電台名嘴都常善言對家中寵物貓與狗如子女看待,心靈相通平等互動,有多人牽著毛孩登山共賞紅葉,有的放在B車內,不想其太疲累主人把其抱入懷或放進孭袋,登山徑有一段路是較斜不是規範的石級路,上時有點吃力,落山時要寸步小心防滑,抱著寵物更是兵行險著。

我沒在山上逗留很久到過就算,不想臨近下班時間與他人逼車,放紅的葉子不一定是楓樹,路邊和山頭都有可觀大紅葉是欖仁樹,紅花紅葉配對是大紅秋海棠,大棠楓樹山是本土旅遊地標,也吸引到外地旅客,雖不及日本櫻花和真的紅透區區是加拿大楓樹,楓葉是國旗標緻。

與葉子近身相親不是紅葉,小時在家有養蠶蟲,蠶蟲食物是桑葉,我們一班街童也是同好,但也有養金絲貓(是用作對打的小蟲,如大人的打蟋蟀一樣),家在旺角桑葉可到華人書院近貼的水塘山摘取,取綠葉甩棄黃葉因蠶蟲要冬眠,紅葉不著意,樹不帶色不吸睛,鳳凰木綻放全身掛紅花路人才望望,花落後只是一棵平常樹,木棉花也帶紅,花落地有人拾取曬乾作土茶,落葉沒人要。欖仁樹雖有大紅葉加持少有人欣賞,文藝浪漫可作「紅葉題詩」,古詞「…誰念我,重見冷楓紅舞,喚起淡妝人……。」

09/01/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