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10/04/2010星期六)  
   
 
 
 

 

 
 

相片是我30多年前讀夜中學時班中女同學,雖沒有豐滿賣相的身材,却是靚女俱氣質,清湯掛面,類似當年無綫劇集賈思樂主演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對青春無悔,夜中學的學生日間工作,晚間上課由七時到十時,女孩子要上浮,最好能入娛樂圏,她做臨記投石問路,未見導演,先給工作人員埋了身,打了真軍,墮胎两次,只拍了一套港台單一劇集「越南新娘」,所得幾是做義工的薪酬,我最後見她時在九龍醫院精神科病房,其後她母親告知女兒死了,那年才二十多歲。後來我入了政府工作,調職到九龍醫院,路過她住過的病房,感覺到生活有時是荒唐和荒謬的。

超紅頂白奇女子
狄娜所寫的另一本書

荒唐和荒謬,數風流奇女子俱往矣

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10/04/2010星期六)

超紅狄娜

狄娜(梁幗馨)之死,把曾在水銀燈下獻出過玉體的肉彈,己經淡出,離世,走紅上位,不温不吞,驚鴻一瞥,從良做了賢妻良母,今為大公司老板,一一彈出在眼前,數十年香港大小銀幕,我們是否仍記她們;葉子媚,葉玉卿,冠軍港姐楊雪儀,邵音音和陳妙英等。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香港女人長壽世界第二位達86歲,狄娜少了一個雙十年華的夕陽璀璨晚年。

她的最後一書,電影-我的荒謬,知來日可數,把過去的生活姿彩來一個總結,人知將去,其言必善,部份內容在報紙有所披露,是大國崛起和倒楣的黃土地北上最成功的女人。有美麗,智慧,名氣,身材,野心,更透徹男人心,當時尚在閉關的國內高幹大燦,能不應色倒地幾稀矣!雖是變了紅色的波斯貓,也沒想到退皮脫色,一心一意做愛國的商人,較成龍可取處,不想感動中國。

雖然狄娜已為自己寫下了墓誌銘我的荒謬,遺言立下要薄葬,但未蓋棺,各方博客,還是用她的荒謬,文字,聲音和電影,把穿在她身上入棺的壽衣,一件件剝下,把她最不想展露的玉體,再由陰間露在陽世。

當年我到旺角荷理活戲院看大軍閥尚是乳臭未乾,也是對黃色的好奇,午夜場散院後,已有白牌車在路邊拉客,10元包來回到九龍城寨看真人脫衣舞,身材更勝女主角。大導演李翰祥雖非江郎才盡,但又要賣座和演藝術,終要有人行出第一步,狄娜不說自己是為了藝術而犠牲,幫朋友竟遭賣豬仔,到死前決把此心結寫在書內,真的假不了。誤打誤錯也算成了肉彈經典,為後輩作指路名燈。脫就要來得灑脫,葉玉卿並不荒謬,毫不諱言自己是肉彈,絶不忸忸怩怩,找緊時機揾銀,當紅時要通吃,急流要走,不要戀棧銀色夢,今成貴家婦,做賢妻良母,相夫教子。

京城友好,未必為狄娜開追悼會,當朝權貴她也敢月旦嘲諷,傳奇一生,敢於擺脫感情包袱,破舊立新,公然宣佈破產,令人疑幻疑真,先自我成為無產階級,才可根正超紅,港男在她眼中早成舊鞋,曽為他自殺的導演李志中年前過世,有否自覺錯戀奇女,現居於外地的劉家傑,戀奇女拋妻棄兒,今天會否浮一大白,為她撰寫一篇英文訃文,送奇女子上路。

由經營鑽石到引入衛星導航技術,名為伽利略全球定位系統,名字也震彈,國際貿易長袖善舞,曾寫了两本書,戰道-北京大商戰,另一本戰道-國際大商戰,老外資本家也拜倒石榴裙下,無需特別引見,狄娜可自行和中央領導人面談,找來一首毛澤東的詞沁園春(節錄)送給此根正超紅的奇女子。

江山如此多嬌,
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
略輸文采、
唐宗宋袓、
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
成吉思汗、
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數風流人物,
還看今朝。

狄娜只輸两字「荒謬」。

作者:網主10/04/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