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街頭兩所報紙檔,(上圖)減價一元應對便利店。(下圖)這報紙檔擺放售賣的報紙是陪襯(黃圈內),有連鎖便利店用會員卡買報紙可儲分有著數,報紙檔難以應對。

早前無綫電視節目星期日檔案「再見報紙檔」曾著意觀看,再見是待消失的前題,引發回憶哪些年一天有三次都會光館街頭的報紙檔,是買早報,午報和晚報,便利店未存在,當時是一亳子一份,當下是十元(星島9元),愛看報紙的老友記轉到圖書館打報紙釘,新生代用手機看電子報。(下圖)有報紙檔只售一兩款報紙作定海神釘免遭政府除牌。

旺角這所報紙檔售賣涼果,當然也有香煙和凍飲提供,報紙是配角。

報紙檔曾有其輝煌的年代,(左圖)是串爆中國騎呢事的雜誌。(右圖)是年前在灣仔路邊一所報紙檔所售的專類報紙。

深圳街頭的報刋亭已沒賣報紙,年前有一段時間星期日到深圳上課,我也是用香港模式吃早餐,在附近的報刋亭買了報紙在茶樓吃叉燒飲普洱茶,9點鐘才上堂可慢慢歎,當時深圳尚有晚報出版。有7/11便利店但不一定間間有報紙賣。沒有香港報紙但可到圖書館有當天的香港報紙上架。

在溫哥華和香港有共同的體驗是同有明報和星島出售,溫哥華有報紙檔全在商場中庭的攤檔,最有特色是兼售當地六合彩,在當地飲早茶買報紙又可求財。

堅撐報紙文化價值是位於土瓜灣這間報社。

 

香港報紙檔是世界最有特色和多姿多彩,全球獨一無二是馬經報多於傳統報紙,六合彩也有相關報紙。封了透明玻璃紙兩款三級美女寫真雜誌檔檔都有售,書局和便利店都是見不到的。

 

街頭報紙檔付費售報不馨香,免費報竟也落戶到富貴屋苑,(小圖)女士看的這份免費報是唯一曾在圖書館見過有擺放。

再見報紙檔   

無綫電視節目星期日檔案「再見報紙檔」,再見是待消失的前題,報紙是我日常消閒品,間接也是吸收知識廣闊視野的文悅,雖然有很多途徑和更快取得相關內容,手機隨身可替代,但情趣和投入度不及用文字細味和貼心,十多歳已出來社會做事至今,早茶都會買報紙伴食,一路食一路看,精神和五臟都被充電。

街頭報紙檔幾時消失言之尚早,報紙檔不是單一銷售報紙,在政府發放牌照的規限可以售賣十二款另類物品,某些物品更牽賓奪主售價超倍,佈置輝煌和打燈飾是香煙櫃,無厘頭售賣物品是原子筆,攤檔的面積有限定,幾乎所有報紙檔都是位於旺區的主要街道,另外有些是擦邊舖在私樓外側成公私合營。

報紙檔店長說每份報紙扣除成本只能賺一元,有突發大新聞加貨也因檔位面積所限,擺在行人道上路人似為是免費報順手牽羊,報紙模式也脫胎換骨電視台沒提及似不作直接宣傳,傳統報紙主打是文字新聞滙報,不離社會或國際大事也包括娛樂和體育。香港報紙另類創新全球獨有是專一六合彩報和馬經報,我不賭馬有買六合彩但沒買此類報,雖然好奇但不可能在報檔打報紙釘,圖書館沒擺放此兩類報紙。

另類打壓報紙檔生意除了手機功能和連接網絡容易,相關新聞如每天早茶我買來看的兩份報紙東方和星島都有免費電子版,星島電子版有可付費收看,內容當然多過免費版,幾所有飲食場所都提供免費WiFi且網速不慢,若嫌手機屏幕細可帶I/PAD,見有大叔在吃早餐時用I/Pad買賣股票。

免費報紙隨街派,地鐡站內入閘後都見到有擺放免費報紙的鐡箱,內放有即日報紙任取但不是坊間所售賣的,曾早早到過圖書館當時尚未開門,已有一班大叔在門外等候,門打開即搶到報紙閱讀區搶先取報紙,館內同名報紙只得一兩份,但會把內頁開枝散葉用鐡架分類掛出,主打是娛樂版,馬與波讀者只可取閱一份,圖書館也與時並進放有部份街頭派的免費報紙,更難得是有昨天的舊報紙放在特別註明的架上,炎炎夏日更是消暑風涼地,是不在職塲的老友記整個下午的安身所。
報紙檔單靠賣報不足維生,香煙是主菜,另外有售是雜誌和書本,一些雜誌是特別取悅內地遊客講中國騎呢事,也有外封透明膠紙的美女三級寫真集,兒童玩具,手作紙,飲品和小食。電視台訪問位於旺角市中心的報紙檔是24小時不打烊,年前我做了一夜麥難民,因當夜電力公司要維修變電房由晚上士一時到翌日早上六時,雖是秋涼可不用風扇,但黑麻麻不習慣,半夜在旺角遇上這報紙檔也有點好奇,行到佐敦道是半夜四點鐘,已見有運輸工人把剛印好出版的報紙放在報紙檔前。

同行如敵國搶生意為先,便利店兼售報紙也是另類打壓,很多便利店都會減價一元,報紙檔沒減價但買報紙送紙巾和有膠袋便携,住處附近有多所報紙檔,從沒見過有報紙檔結業,就算在疫下只是不做夜市,哪些年未有便利店報紙在街頭擺買,所有茶樓或小舖的茶居門外都有報紙檔,當年有20多間不同報館出版報紙,有小孩在放學後作推手售賣當天旳晚報,當年我一日三餐,早,午,晚都有報紙伴食,都是在酒樓或茶居外購買,如今有便利店真是太便利,每份更平一元,數一數放在便利店門外在架上的報紙,只餘下不足十間報館在營運。

24/01/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