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疫下特區政府秒殺年度花展沒補鑊,今年新冠病毒仍未散,花展改作網上開秀,康文署也在十八區內的大花園擺設時花彌補屏幕沒花香的飄溢。

人花同歡笑哪些年,花兒像人人像花,當下賞花要戴著口罩,花香隔重紗,笑臉不會假,今年花后是杜鵑花。

年前維園花展母親抱著孩子慈愛笑臉的花藝作,公園的無憂花春來綻放。無憂花,疫下無憂媽,可以嗎?

不是花街柳巷的華容,串錢柳和簕杜鵑識時共吐艷。

樹上花,眼前花,膝下花,高高中中低低都要為花容拍照留美景回憶。

 

唱紅春回大地是木棉花,今年對著疫敵也無窒無懼更綻放,人不可以只能醉花蔭,花天酒地人弄花。

大自然花花草草不只眼觀且實用,圖中女子把木棉花作毽踢,常見有人在街頭拾取從樹上跌落的木棉花,帶回家曬乾備用作涼茶。

 

浮生至今唯一買花自賞是這小盆栽,是為樂悠心境加碼,擺放在我的辦公枱,當時在機電署總部七樓電力法例部辦公,我由九龍醫院調職到此大大開懷,因可準時放工,離開辦公室與職責一刀兩斷,不似在九龍醫院自繫心鎖天天自行加班,有時星期日也要回航不取回補假,睡前還要揣測工作是否有甩漏明天又如何,當下是過眼雲煙退休了。

花影色呈   

年度大花事「花卉展覽」在新冦疫情延續下,去年和今年都停辦,順應潮風康文署改作網上賞花導航遊由3月中開始為期一個月,並在十八區內最大的公園移花接本打造園圃,玲瓏剔透花枝招展為賞花愛花人作抗疫抒懷,杜鵑花策封為年度花后。

在花展停辦的前三年每年都有到維園參觀花展,是兩足踏兩船一併到中央圖書館看全球報紙,以花作圖像合成立體畫創意無限,最難忘是一個母親抱著孩子高挺的花藝手作,香港背山面海位處亞熱帶,潮潮濕濕周邊多泥土,很多花顆子隨風播種就可立泥成長,山前山後百花開,灌木花地上看,朝天觀是樹上花,花草樹木各有特色,去年秋季剛好疫情緩和曾到大棠賞紅葉,雖不是假日人流也不少,路邊有綻放紅葉的秋海棠,女士都拉下口罩聞花香並親近拍照,搖身扭腰作KOL。

今年山頭的杜鵑花在農曆年十二月尾已見開花,可能是送灶君(年廿四)回朝向玉皇朝覲的手信,花開花謝有定時,近日山坡上幾所有杜鵑花己脫落到泥路上,尚未離體的杜鵑已花容不在,觀色聞聲共享盛名除了杜鵑花還有杜鵑鳥,以前晨曦窗外有雞鳴喚日,如今春下杜鵑鳥啼鳴,其音量宏響只是一隻在雲端擦飛,有學者說是噪鵑招情,杜鵑在樹上啼叫都是抓立在高椏的葉密位,很難睹其真容,午後已收聲,春來鳥鳴知多少,最近貼的雀鳴交響樂是野鴿的求情嘶叫。

花如像人人像花,想起年輕時看電影一位邵氐女星藝名叫杜娟格音同物含春娟秀如鵑,是古裝片常見的性感女配角,與影后林黛在古裝片黃梅調分飾小姐與妹仔,妹仔又時正過主人婆,兩位女星都先後自殺離世,在網上重看古裝片「白蛇傳」,人生如戲林黛和杜娟都在劇情走上不歸路。

口罩下美女花顏失色,有手作口罩繪上紅唇,著上美妝粉彩,3d打造疑幻疑真,平視人花也抬頭望樹上花,所有樹上花疫流都大鳴大放,萬紫千紅是木棉花,,此花可賞可用,年年都見有人在路邊曬木棉花備用作去濕茶,農曆新年期間曾踏足屯門公園和維園漫步和運動也一併賞花,花圃上有不同靚花因有專人打埋是露天家花,簕杜鵑連串在矮樹叢中發放,是最吸引路人的打卡點,有白裔杜鵑花牌上標名是比時杜鵑花,香港是國際都會花也如是,見有巴西野牡丹,華盛頓葵,台灣相思。當時尚未知花展會取消,想及兩個月後又重臨賞花,世事無常疫下事態反常。多位電台主持提及唏噓事,每年必賞是旅遊花,一家人到日本賞櫻花,年年都有假期今年不例外,例外的例外是當地封城,唯可如香港花展在網上看。

花能解語嫌多事,見有媽媽抱著戴上口罩的孩子在草地上散步,看樹上綻放的無憂花,疫下會有無憂媽媽……可以嗎?

02/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