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大佛降世30多年,今年被圍封為如來美妝。(上圖)是去年佛誕如來真像。佛偈「……不可以身相見如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寶蓮寺佛殿外信眾在佛誕主要禮施是浴佛,疫下這兩年是用樽內水作淨水。

連續三年寶蓮寺外信眾在佛誕浴佛,疫下這兩年都要戴著口罩朝拜,自携樽裝水作淨水。

 

昂坪纜車站客稀,是疫下的無可奈何。

登山近一半路程回望機塲見不到有飛機在蠕動或飛飛飛,一河隔天涯對岸是深圳。

山澗水溪可作小天河,浴肉身可消暑,心垢也可離塵,午間人流集聚,傍晚只乘一尾小魚兒留著夕陽。

相片要珍重是在天壇大佛蓮座下,2006年農曆年初三遇上時任特首曾蔭權,日前電視新聞播出他在接種第一針疫苗,雖是天主教徒也可與佛同行。

在纜車站所乘之本土巴士是直達昂坪市集,車費30元無分段收費,我只需2元但在石門甲下車(報紙綠圈地點),是我步行上下山的標點,本來巴士可以直接送我到目的地,雖在烈日下也如常步行上山,一程花近兩小時,樂在本土遊沿路看山景,回程時有警察在路口站崗,抽查由山上回程的車是否用假登山行車證。

昂坪市集外有多隻圈養牛閒逛,引來遊客拍卡和餵食,見到其中一隻牛角崩脫了,去年拍攝到有牛著意碰倒路邊垃圾桶找美食,今年垃圾桶沒擠滿垃圾人流疏落有關。

近山頂一所道塲外,有僧侶在收割紅蘿蔔,落花成農耕肥料。

如來也防疫 

前幾天佛誕到大嶼山,無宗教和信仰把持,都是本土遊隨意樂繪,年前是在農曆新年期間或閒日,今年是連續第三年選定在佛誕日,可看到很多人遊玩時歡欣笑臉,世事多歷奇,這兩年行者都要戴著口罩向佛祖朝拜,天壇大佛今年也有不可思議外觀,四週都被金屬架和布遮蓋,以為是為如來防疫加的口罩,事前我不知悉,其實寶蓮寺在網頁也有發佈消息,佛像建成30多年要作維修保養,簡而說之為佛祖美妝,佛偈「……不可以身相見如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30年事如幻影,尊注朝佛是農曆新年期間,佛像立身初始受家姐所託,連續三年乘巴士到大佛朝拜,同行共有四位家姐如今尚留塵世只得一人,內子尚未成佛教徒,我們一家四口在佛像開光日都有到場朝拜。昂坪纜車啟航後,也帶同朋友到市集旅遊。當下我以身影作伴多次上昂坪,都是步行上下山,其中兩次連鎖效應是經心經簡林登上鳳凰山,這段路十分難行,雖不至要彎身用手扶行,跨越石隙也不容易,上行數十步便要停一停回氣。
40多年前讀夜中學,我是班長常攪小眾假日旅行包括在離島和郊野露營,提議到鳳凰山看日出,經歷三次才成功,其中一次在山頂遇上雷暴風雨,山路沒現時完整,一步一驚心,尚好沒生事故,日浮出海東昇是難得的自然景觀。

山上遇貴人曾遇上前任在職特首曾蔭權,在農歷年初三與家人到佛座下參觀,衣著與一般住家男人服飾無異,當然他有專車直送到廣塲,佛誔禪七法會其間見到名人,是在職九龍醫院有幾年在沙士酒店附近的一間素食店吃午飯,店內常見是影視紅星毅然到印度出家馬敏兒,她常到對面一所精舍講經,另有男星岳華也到塲吃餐,二人沒共桌只點頭帶笑心照。

在東涌東薈城有專線巴士到石門甲鄉公所是登山起步點,沒精算專車服務時間,走漏下一班相隔要個多小時,本可到商場內遊蕩,由於早前東薈城商場發生變種病毒患者曾入內要全塲消毒,我雖已接種兩劑疫苗多天,也沒安心出行入內。

問過巴士站長可乘坐到昂坪市集巴士,上車時向車長提示在石門甲落車,排隊位裝有流動八達通拍卡車,知悉到昂平收費是36元無分段優惠,我用的是兩蚊卡十分抵坐,問我是否攞苦來辛,有車可直達門口,偏要在烈日下花近兩小時步行上山呢,唯一能令我轉舦是即時下大雨,我沒手携袋包放雨傘,只是在散貨塲花了數元買的雨衣放在褲袋。

今年佛誕到寶蓮寺人數較去年疏落可能與佛像被圍封有關,拾級登上佛像蓮座下上落只得三數人,展覽廰也封閉,平台也只是小部份開放可供人觀遠景,寺內放有佛祖舍利子,也知放有兩個名人神龕,在地層是梅艷芳可供遊客朝拜,而金庸骨龕所處地是在上層從不開放給公眾。大殿內有很多穿上袍衣的信眾誦經禮佛。

佛誔知訊五花八門,有人當天放生熱門地是北角碼頭海邊,旁邊有海鮮檔推介放生動物,有人加裝一滑水板買者不用下行石級到近水位放生,媒體拍到有人在木欄位後手持長網抓捕剛放生動物包括魚,鱟和烏龜。長州的太平清醮也淡化,沒有搶包山和飄色,香港佛教聯合會因在疫下,已連續兩年沒公開浴佛法會改在網上直播。

23/0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