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期27/04/2010星期二)  
   
 
 
 

 

 

 
 

考試季節又逢君
未入試場先斷魂
執笠會考禍考生
肥佬皆因試題深
深深深深十分深
前途從此多淚痕
賠我書簿學習費
還我青春解我困

 

過來人已不靠會考成績
問前路,何來壓力
試題深,也反映香港的深層次問題
學校要靠會考班學生成綪保校
電視台的美女廚房尚無教此味餸,
大任降於補習天皇天后
當年我的中文科會考成績肥佬
看到兒子的來信,打消了我要申請覆查中文試卷為何會肥佬,慳回300元查卷費。


執笠中學會考

北半球所有學校的高級程度公開試,都如火如荼進行中,香港更不得了,中學會考和大學入學試(高級程度會考)都接踵而來,若中學會考成績突出,給定為尖子,大學會破格取綠,免考入學試,全世界都在檢討學制,為學生減少上學壓力,加拿大的中學多年已開始把七年改為六年,只是香港較為怪誕的大學的體制,又三又四。今後全部一統,中學六年,大學四年,中文大學含恨多年,立校之初是四年大學課程,後被逼改為三年,香港大學從此再無殖民地餘孽,改為四年和國內教育體制看齊。

本月是考試旺季,公開試和大學本科試是報紙的教育版頭條,一個名為中學生聯盟的網頁,在網上發起穿黑衫到試場,並定於考試結束後圍繞考試局,群組有5萬人響應,不是歲月神偷要保育這個殖民地式會考,同學抗議今次的執笠會考,收檔也要遺禍考生,並列出教育局和考試局三大罪狀,(1)缺乏重考升讀中六機會,出路狹窄,(2)中文科閱讀理解文章艱深,難以作答,(3)考試時間內要求填寫考生編號及貼條碼,浪費作答時間。會考尚未完,到時可加罪多條。

考試要成績好無不二法門,只要「盡力」便可有所交待,你有壓力,你的父母也有壓力,報紙刋載香港電台節目「有冇攪錯」主持人梁榮忠和四位拍檔,一齊參加這個執笠會考,體驗會考生壓力,他報考三科,中文是其中一科,回答記者時他自謙有閱讀障碍,未能深切了解試題,梁榮忠45歲,沒有提及以前有否參加過會考,當日試場所見,也有考生年齡較他長。

我的會考中文成績不及格,但也是口服心服,我以自修生報名參加,考試那年的年齡大於今天的梁永忠,試場在天水圍,考生也有人較我年長,我以為他是校工或是無間道。

當時我已在機電工程署任職電氣督察,加添任何學歷證書,對前途,加薪,做人和學養無建設性,董建華叫公務員終生學習,他自話自說。

參與這個中文科會考,純是戲樂和看自己的中文是否能達中學程度,坐到試場無壓力,事前也翻閱考試範圍,買了舊試題練習,也感覺良好,两份卷的題目全答,也有時間覆核,要求最少寫的600字作文寫了800餘,離開試場自我評算,我幾謙虛自說成績無優(A)也必有良(C),結果是不合格。

成績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當然不服氣,無大鑼大鼓呼天搶地說考試不公平,能扭轉只有查卷,查卷費300元,我不急於去做因能翻案也要破鈔300元,剛巧收到在加拿大兒子的一封中文信,他在香港讀到小六已到了該地,我讀完信後即時打消查卷的念頭,信文無錯別字,最關鍵是筆劃無漏,我即時翻查我所做過的舊試題,更肯定我考的中文科不合格是自取其咎,一些筆劃多的字,通常少寫了幾筆,日常生活已習慣此法書寫,看字型知其意便可,少了筆劃無傷大雅,學生考試的字體筆劃要工整,不准多更不能少,否則算錯字,改卷老師見答題紙這麼多錯字,任你幾好文采和精句,也是不合格的。無電腦的年代,醫生寫的藥單,當舖的抵押收據都是鬼畫符,若答試題,除非可註明所幹行業,請改卷員高抬貴手或用心去解碼。若他日的中文科會考可用鍵盆輸寫,到時無論多大年紀,我都會用自修生名義參加,和學生體驗中文科的考試壓力。

作者:網主27/04/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