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節氣和黃道十二宮示圖,6月21日是夏至,太陽位於北回歸綫上,由東到西,太陽正正在廣東、雲南和廣西的頭頂,古話說"夏至狗,熱到無氣抖"。

公園內的生化戰

公園內已少見蝴蝶

蚊子愛吃菠蘿飽

草蟬

金甲子似在建築地盤放工回家

折了一腿的蟋蟀

紅蜻蜓少見

昆蟲中螞蟻在夏天寸土必爭

未到秋涼,已見路邊有蟬屍。



夏蟲

家在新界,住的是中心區的石屎森林大厦,行數分鐘便可離開繁喧鬧宅,眼前雖可見高參樹木,但都染上都市病,精神萎靡,每棵樹都有枯黃的頽葉,葉子不見柔綠,沉重的承托建築地盤降落的塵埃,光合作用也不易為。

今天路過樹下竟聽到蟬鳴,蟬鳴荔熟是初夏的配對,大如乒乓球的荔枝早在數星期前已遍布在街市的檔位,當有一天聽不到蟬鳴,我們仍可如常吃到荔枝满足口腹之慾。

蟬鳴是樹林內的交響樂曲,晚上則由蟋蟀奏小夜曲,大自然的奏樂無悲無喜,童年時捕蟬和捉蟋蟀,雖是偶拾的玩樂,也是一生難以磨滅的回憶,要捉這些小蟲不容易,走近時它們已默不作鳴,通常都是空手而回,一蟬不會獨鳴,不鳴則已,整個林中的蟬兒都一齊嘩叫,自鳴得意只是人類才樂以為之,。

看日曆立夏已到臨两星期,不了解蟬兒這麼遲才發聲,此地靠農耕為生已逐漸湮沒,所以不再把蟲類分敵友,在這惡劣的環境,有幾多蟬兒仍能持久為夏到而鳴。所見蜻蜓和蝴蝶少了很多,在公園中常見有穿上保護衣的工作人員噴殺蟲水,又不是果園,何需如此大陣象。

新界有蝴蝶谷,蝴蝶自己有家,噴有殺蟲水的花蜜不能吃,只能留在谷內食老本,再不會飛到有人住的地方飛舞。有水的河溝和魚塘,都噴上了防蚊油,蜻蜓點水產卵只能在圖畫中想像,捉蜻蜓最容易,把外衣脫下,向空中一掃,必有數隻跌在地上。

小時住的地方無冷氣,家家如是,不會為酷熱而燥,夏天和大自然擁抱,男孩子多不穿上衣,蚊不會針有汗濕老泥的皮膚,當年沒有蚊怕水,萬金油是肚痛時搽肚子的。睡在草地上爬蟲也怕臭汗,不敢爬上來,回到家中沖完涼後,蚊才找你來開飯,那時才用蚊香。

 

網主19/05/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