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麥花臣球塲當有強隊對壘,球迷都擠到塲邊的界線上,小圖是霍英東,其公司有球隊叫有榮,霍英東為人親和,愛踢足球,有時會自己落場,我們必拍爛手掌,因他必有甲組球星陪場做對手。

世界杯是11人踢的大足球,小型足球
七人成隊,今也有更小型的5人球賽。
麥花臣球塲的另一角是這個室內籃球
塲,落成時無冷器裝置,它會重建。
足球是國恥,雄心較美國強和起步早,美國多次打入世杯決賽,中國從來沒有,也請過外國教練,又賭又貪污教以不善。北韓,日本和南韓都能入到決賽。
曾被譽為香港之寶足球員姚卓然
球星張子岱是首位由外國職業聯賽
(英國黑池乙組)回港踢波的球員
6月4日網頁自動彈出的Search String
>>放大圖片

 

世界盃的歲月(一)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尚有數天開始在南非角逐,非洲是世界各洲洲最貧窮的地方,地理氣候陰陽不調和,只有今次世杯主辦國南非才能就地發財,首次舉辦全世界最矚目的球賽,雖然奧運也有足球比賽,加上其它運動項目,觀眾和廣告收益仍是及不上。

從大中華出發講足球是國恥,我成長地的香港,是歲月神偷不可磨滅的回憶,由小學開始愛踼足球,學校和家都在旺角,早上返學前都在球場和同學胡亂踢一回,我們不可能佔用整個球場,用書包做龍門位,二人可成隊,在場邊攻守,碰正有球隊租用了球場,只能到籃球場去踢,雖然也有人在練籃球,但不是正式比賽,我們也不會客家佔地主,見是穿校服的小學生,也知是玩一會兒便上學,管場員也沒把我們驅趕。

常踢球的地方是旺角麥花臣球場,附有一個室內的籃球場館,球場有两類,足球總會舉辦的聯賽入場收費,球員11人的甲組賽,我們踢的是街坊球場,七人小型球,所用的足球較小。

那時未有無綫電視,麗的電視不是一般家庭的經濟條件能租用,男人空閒時的免費娛樂,晚飯後都到球場看比賽,一些設有奬杯的比賽,更能抓緊觀眾情緒,吶喊助威。

上世紀50年代,香港足球帶給很多家庭的歡樂和融洽,小型足球是鄰舍的溝通主要話題,那時英皇御准賽馬叫運動,不是賭博,而足球真是一塵不染,沒有人賭波,球員落力拼駁,給觀眾帶來歡樂,小孩子無錢進球場,只在家聽收音機,那時尚未有手提收音機,大人小孩都在家一齊圍在收音機傍,比賽只播下半場,半斤八兩例如當年南巴大戰也只能偷雞,提早數分鐘廣播,評述員不能評述賽事和說出比數,有時看到入球,也不能說出是那一隊得手,但會通水說;「藍衫的入了球」,大家心中有數,那時球衣多是單色,南華球員穿藍色,九巴一定穿紅色。

足球評論是一人作獨腳戲,作轉播的球賽必是強隊對壘,包括農曆新年有外地球隊到港打賀歲波,從收音機聽足球比賽,因無錢入場,去到球場傍邊的山上看球,望遠鏡也無錢買,但山上很多同路人,界限街的花墟球場附近山坡是我常臨之地,到能買得起票入場也超過十多年光景。

今天世界杯可以用3D影音技術轉播,推銷者說如現塲感受,若說今人的生活較幸福,只在物慾衡量,收音機聽球賽,也有現場感受,不會有隔靴搔癢,做山大王看球賽和入場,已覺更上一層樓,世界杯沒有越洋直播,賽果來自收音機,精采入球來自報紙的黑白相片,能在電視看到直播世界杯,雖是黑白機和夾有大量廣告,已覺享受到了人上人的境地。

 

網主07/0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