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月餅
賞月食品齊全
温哥華唐人街酒家強調月餅是土製
香港奇華月餅,這是懷舊的紙盒包裝
這個吹氣月餅高如一層樓,看已飽死
冰皮榴槤月餅,末吃聞香先醉可代酒
香港美心月餅
金華火腿伍仁月是少有餅家的製作
温哥華唐人街華埠廣場,走馬燈
,白兔和楊桃燈籠找不到
 

秋涼月滿

 

立秋已過了個多月,熱浪還是一浪高過一浪,古人說爭秋奪暑更熱過夏至,夏至是農曆六月二十二日,太陽在北回歸綫,在中原黃河流域的正頭頂,日長夜短,夏至狗也熱到無氣抖。

今天是中秋節,香港樓高人擠,未必會感到秋高氣爽,但終可掃走一點熱氣,和鬱悶的夏日劃出一條分界綫,白天雖酷熱,晚上當可感到熱浪悄悄的退走。明天是24節氣秋份,太陽已移步到赤道非洲的頂頭。

中秋節是闔家共慶的小圑圓節日,除夕是大圑圓日子,除夕年三十晚不會滿月在天,但遠離家鄉的至親,都返回故鄉過年和家人圑聚。科技帶來是人的冷漠接觸。出行方便,一两天假期也可乘飛機越洋渡假,電話告訴家人不回來過節過年。所走之路程是古人多天策馬過橋,横川過河,翻山越嶺,中秋節未必能回家小圑圓,但過年必早回。

香港人吃月餅少了,但銷路仍上升,多是內地客購買,在深圳的口岸,雖有香港品牌月餅銷售,寫明從香港進貨和香港製造,和港式同一餅印,一丘之貉是國內製造,內地人寧願行多两步過關到香港購買。

一位在讀小學時由內地移民到加拿大的朋友,居於少有華人住的離島區,她離開中國時的童年,沒有在中秋節吃過月餅,那年代的新中國,主要食物要靠分配糧票才可購到,月餅是黑市貸,普通人家付不起錢,後來的文化大革命,月餅看不見,中秋節只可看到月亮,雖是黃面孔華夏子孫,她已忘記在中秋節可吃到月餅。

我在香港也算是幸福地出世和成長,到今天仍年年無缺可食到月餅,也真是很喜歡食,去年曾有两次一天吃下整個雙黃蓮容月飯且飯餐無減,佳節當前要等一年才再遇,還是食為先。朋友送的靚茶葉,這幾天終可用得著,感恩興至,寫詩記之:

昨夜迎月月同行,
今晚賞月月當頭,
明晨送月月不留,
來年人月但依舊。

網主22/09/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