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期09/10/2010星期六)
 
   

 

 

 
 

 

 

 

 

李叔同(弘一法師)是中國首位採用人體模特兒寫生的美術導師,學生傑作完成,合照留念︳圖中的裸體女模,不想共享成果,把面側向,照片快有一百年歷史。


李叔同說佛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其詩集的一首詩。


澳門佛教總會副會長願炯法師,早上結婚,下午削髮出家,富家子,香港大學畢業,曾在政府部門勞工處任職。圖片正在錄音室錄製自己撰寫的佛曲。


BB天真無邪,出家人四大皆空,"無我相,無人相,無盡生相"。

出家人何解要試槍,"若以其身得道者,則以其身為其說法"。

曹聚仁是李叔同學生,曹氏是真左派,女士是其太太鄧珂雲

願炯法師在舞台上講經,並唱出其所寫的佛歌。

 

因果成道  緣聚緣散

生活在富裕安逸的家園,至親相愛和睦,事業有成,多姿多彩的人際關係,竟萌出家之念,看破紅塵遁跡空門,世俗人不知出家者如何在佛門把人性本根的貪,瞋,痴漂白,還我本相,以為迷途才入道。

本月份是李叔同(弘一法師)誕生130年,其成長地天津有一連串的紀念活動,知道有李叔同其人其事是多年前在香港的一份午間出版的左派報章正午報,在副刋中的曹聚仁專欄,他寫了多篇懷念其師的文章,他和中國有名的書畫家豐子愷同是李叔同學生。

我所看過和購買最多單一作者所寫的書是金庸(武俠小說),梁羽生(武俠小說),倪匡(衛斯理科幻小說),瓊瑤(愛情小說)和曹聚仁,曹聚仁曾任職教授,編輯和記者,在幾份左派報章都有寫文章,所寫的萬里行記和採訪手記,都是十分值得閱讀,他曾是國共两派在香港的傳話人。曹聚仁是真左派,共產黨不信任何宗教,更不想人民接近,所以曹聚仁對其師李叔同出家不認同,但仍尊師沒有視他為牛鬼蛇神,在文化大革命中把弘一法師的弘法講道,編寫佛經,出家經歷的手稿批鬥。

近世佛門大德高僧,只有弘一法師在國內和台灣都受到極高的推崇,而台灣的星雲法師,今天亦馳騁两岸三地弘法,去年台灣法鼓山主持聖嚴法師圓寂,今年香港大嶼山寶林禪寺聖一法師往生都信徒眾多,聖嚴法師是首位創立佛教大學,修行佛法和入世佛法凡夫都能體會。

李叔同未出家前是美術科教師,娶有妻子,書法,詩畫,文章,話劇和歌唱,都結俱天才和勤習的成果,1905年到東京上野美術專科進修,成績卓越,求學時再和一日本女子成婚,李叔同返回中國時無帶她同往,李叔同是中國第一位人體藝術寫生先行者,百年前的中國,民國的初年,為衣食而賣身的女人不少,但敢於為藝術而放下矜持,在學苑中一絲不掛做裸體模特兒,成畫後又擺在畫廊示眾,玲瓏浮突,販夫走卒並不會視之為藝術。

李叔同在藝術界聲名顯赫,人格品德師友稱頌,竟在黃金年代的39歲出家,其日藉妻子急到中國,欲勸身穿袍衣的夫郎脫下袈裟,也不打動李叔同回心轉意,只能說他和佛有緣。

數月前女星廖安麗其夫葉青霖削髮為僧,他是出名攝影家,有兒女家庭,竟能看破紅塵,廖安麗也是佛教徒,在水銀燈下仍能安之若素,戒,定,慧智珠在握。

出家各有因緣果報,早前得友人邀請,和一位香港高僧願烔法師共飯,高僧是澳門佛教總會副會長,他道其出家經歷,令人作舌出奇。1965年在香港大學畢業,與已退休之教育局長黃星華是同學,當年香港只有一間大學,能入讀香港大學在中學會考和高級程度會考两關都要有好成績,畢業出來前程錦繡,願烔法師是富家子但不是敗家仔,好學不倦,大學畢業後仍到加拿大修讀碩士,回港任職政府部門勞工處,結婚當天的下午,棄下新娘跑到寺院出家,住持不待他明言,早已向寺內僧侶開示,今天有人到寺剃度出家。

父母不知兒子出家,两年後法師才告知,父母不信教,兒子要見他們時不能穿上僧袍,其母在離世時前數小時,才由法師為其受戒成佛弟子。願烔法師出家35年,今年70歲,年前法庭審理大嶼山昂平蓮池寺一宗2千多萬元佛門爭產案,遺產是其師父圓行大師為人看風水所得,願炯法師打算成立信託基金作日後弘法之用,由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組成委員會管理,吃飯時談起此事、法師坦言一生只為弘揚佛法,別無他求,個人修行多年,覺得有值得回顧之事是在廣東韶關乳源建了一所雲門佛學院,他強調建院不狂花信徒所捐的一分錢,自己在國內親身揀建材,也無向地方貪官獻財求方便,法師閒話時很少談佛理,說的都是他佛眼所見的俗世,在座中只有筆者不是教徒,紅塵中只能有慧根者能明察秋毫,當機立斷。

香港電台晚間曾播出早年他接受訪問的節目,十年前亞洲電視一個特輯,”香港人在故鄉”,介紹願烔法師的出家和弘法事跡,法師愛唱歌和寫曲並出了歌集,親身灌錄CD和登台表演,非一般出家人的所為,他說知自己前世是喇嘛,行道守真,十方所有,無有不見,今世或來生都要持道而行。

 

作者:網主09/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