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界代表張宇人提出時薪20元,勞工界代表李卓人要求33元,政府還價時薪28元,勞工及褔利局局長張建宗表明不會更改。


最低工資立法後,大家樂歡樂時光奶荼或咖啡每杯能否維持6元而又不作剝削員工血汗人工。


深圳工作時薪人民幣9.8元(約等於港幣11元)
雖然揾食艱難,老一輩常說辛苦揾來要自在食,踎在街上食飯還要近坑渠洞口。


近年國內同胞移民温哥華大增,温市工作時薪約等於人民幣52元(約等於港幣61元)。


政府部門春光水暖收到料,今年四月招聘廣告已註明飯鐘無薪,幸好小學程度都有時薪有65元。


 

 
 

最低工資

對於三行(保安,清潔和物業管理)的員工,最低工資立法可保障到他們的收入合情合理,若不用法例唬嚇任由老板牢割,低處未算低,同樣都是每天10小時工作,清潔工由十年前薪金每月8千多元下降到4千多元,不工作而去領取公援作消極抗拒低薪剝削有時也覺情有可原。

28元時薪將交立法會審議,政府表明鐡價不二,議員只能通過或反對議案,不能上調或降低,這個價未能達到代表勞工界要求的33元,但已超過犯眾憎的飲食界議員代表20元很多,生效日期明年5月。

政府有錢可做有良心的僱主,由合約承判商提供的清潔工人駐場在政府樓宇工作月薪有6千元,每天工作8小時,無商不奸,大家樂年年賺錢,用扣除員工飯鐘錢抵消最低工資上調壓力,飲食行業歷來包餐,食飯只是半小時,條死數大家樂真是算到盡,我常光顧它午後的特價奶錢或咖啡,港幣6元一杯,若用剝削員工的血汗薪金泡製,飲了也覺過意不去。

政府推出最低工資,是配合年前推出強積金作一石二鳥,為低收入者強逼儲蓄,員工和老板共同供款,65歲退休後可以有一筆錢傍身,現時的老人生果金1000元到65歲可領取,但要資產審查,70歲則免除,去年曾蔭權同意增加生果金,但附帶條件70歲領取也要入息和資產審查,給市民和議員一齊聲討責其冷血,其後特首認衰自動收回提議。強積金到65歲才可領取,到時有強積金積蓄也不能申請宗援,政府的財政負擔會減輕。

深圳自富士康員工一年內有14個員工跳樓自殺後,地方政府數次提高最低工資,令低收入者手頭不太緊,生活壓力可稍許紓緩,時薪加到9.8元(月薪調到1100元),两年調整一次。香港明年才首次立例最低工資28元時薪,温哥華時薪8元(等於港幣61元,人民幣52元),多年都無調整過。

温哥華,香港和深圳生活指數不同,低下層可堪的幸福指數以香港最好,不可能要求窮人苦中作樂,温哥華空氣好,皆因地大人少,深圳五光十色的娛樂消費最平,但要有閒錢才可,香港低下層所獲得的衣食住行,醫療和教育福利皆凌駕温哥華和深圳,香港貧富差距世界之最,有錢人在此地錢揾錢易如反掌,相信仇富也是世界首列,早前天主教神父羅國輝公開指責香港首富李嘉誠是魔鬼,是耶非耶?

網主16/1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