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華最大賭場,門外的大電子屏幕中文勸賭金句,適即是色,可是可以嗎?,場內賭客九成九是華人,而荷倌也幾全是華裔,賭場是官辦的企業 。


温哥華網上賭博拉客廣告,在賭場名正言順下注,有了手機上網,隨時在外可以偷食


這是筆者玩老虎機的現金卷20元(港幣160元),我把20元一張的加幣放入老虎口,試過多次都拒收,剛巧見有一女服務員,她利用機面的燈光透視銀紙內部,雖是真嘢她也屢試也不成功,她從自己袋內取出銀包,用自己的20元紙幣也不成,也試過幾部老虎機和用過幾張她銀包內的20元紙幣,在旁的賭客路見不平要幫我,這位女服務員也投降,叫我到櫃枱更換圖片的現金卷。︳


温哥華唐人街有賭場車免費載客,不用大鑼大鼓,或用女模放電隨街拉客,要發財自己上車,用姜大公直鈎釣魚法,願者上吊(鈎)。


多年來入賭場只玩老虎機,這款7仔老虎機雖是老少咸宜,但注碼可大可少,若給她迷上了也可令你傾家蕩產。


新中國立國禁賭,國人要還我本色,地下賭場遍地開花,老虎機在小鎮街上的士多隨處可見,圖片是公安在冚賭,


老虎機在國內是低下層市民想發小橫財的賭具,所以在網站常有這類老虎機黑客廣告,信不信由你,賭場未驚過。


在温哥華賭場內最大開眼界是見到一位樣靚女賭客,衣服不著華彩,淡妝紅唇 薄胭脂,坐在21點賭枱前,牌開两門,注碼也算豪,但看牌和博牌都是輕描淡意,可觀處是她不停用右手把著的一堆籌碼,用大姆指和尾二指把它拋起,重插其位,劃一頻色,若非久坐枱前為常客,難成此技,


十里洋場舊上海的賭場未到過,但澳門舊葡京賭場初次入場時尚未足齡,那時到澳門要乘大渡輪,在船上過一宵次天才落船,舊葡京是昔日濠江賭客的英雄塚,風雲際會的斷魂地,圖為澳門舊葡京賭場。


圖片是才開業數年的新葡京賭場,雖不是今日澳門賭場的標靶,也是澳門地標。


上月份(12月)網誌總瀏覽是46,358人次,由2008年11月中離開機電工程署自設這網頁,25個月的瀏覽共527,836人次。
>>放大圖片


上月網頁的每天的瀏覽人次。
>>放大圖片


上月網頁自動彈出的Search Strings,項目10提及的陳帆先生是機電工程署副署長,此君和傳媒對話,能嘻笑入位,借力消力,末來新貴,我的書放有其在九龍醫院植樹的圖片。>>放大圖片

 

>>連結相關文頁-今晚要買六合彩
 

發新年財

元旦日到過温哥華最大賭場,大國國民以中國人最嗜賭,尤其在新年,平常不沾任可賭具的,到過年也要發發新年財,祈求一個好意頭新開始。我娘雖嗜賭,卻禁止我們賭錢,在傳統新年的風俗下,年初一我跟成班小朋友賭錢,她不會責駡或出雞毛帚抽两鞭皮肉,一層樓住了7戶人家,末夠年齡上學的也有十多人,麻將牌,天九牌,十五湖和啤牌的字符,未上學時已全部認識。年初一大人有大人賭錢,小孩子也各自有局,大家最緊要發新年財,孩子的賭本是利市錢,而當年香港的公司,大部份在年尾都會發雙糧給員工應節過肥年。

也知能發到財是人生美事,從小就目染耳濡,大人猜酒枚也說 「發財,開晒,所有錢我攞晒」,許冠傑有首歌的歌詞,「 發你既財財」。

澳門一歩出碼頭,可以免費乘坐各賭場的專車往還,温哥華最大賭場在天車(地鐵)站行人天橋出口,也連接機場,寄存了行李,也可賭幾手才搭飛機,雖然是元旦日的下午,賭場內的人不多,土著的加拿大人,老外或亞裔人更少,幾乎是青一色四類中國人:本地華人,香港人,台灣人和國內遊客,賭場樓上是酒店,晚上才多了遊完景點回酒店休息的遊客,數十張的賭枱有多枱空無一人,在温哥華要發財母須到賭場,網上有連綫的賭博,只是見不到荷倌和賭友。

賭場內的荷倌幾全是華人,令落場的中國人有親切感,他們優勝處是也能夠和外籍賭客溝通,說普通話或廣州話的老鄉更覺同聲同氣,賭具是國際語言,賭卓上只得幾個中文字,莊(banker),閒(player)和招牌的百家樂。

場內最多是老虎機,也是人多聚腳的地方,土著的長者是常客,每次只需數角,約港幤2元,按鈕一次便可來一個發財夢,設計者也有心思留客,不想三扒两撥把客殺走,久不久來個突發奬,小賭可怡情,我用了200港元,每次落主2元,要一小時多才輸光,共按制百多次,除了輸了錢,附加是眼倦,肉疲,骨痛,屁股痺,雖然有美女推車的免費咖啡也不夠提神,應學國內的酒家,吃飯時也提供骨女按摩,以前玩老虎機是拉手柄,能羸到錢也是力到方為財。

大門外的電子板有中文告片,但两類傳統中國人愛玩的牌九和骰盅大細點欠奉,未見有叠碼仔或性工作者在找獵物,這兒的荷倌不會叫羸錢的賭客打賞,我不是賭場常客,今次看到一位職業賭客,一個普通衣著打扮樣靚的華人中女,在21點枱上,有時一人開两門,注碼也算豪,看牌隨意,似是慣常在賭場消閒或揾食,她左手拿啤牌,另一隻手把一堆籌碼握在掌中,纖雲弄巧,叠插排放,把籌碼的各類顏色再分類如玩雜技,曾在世界賭博大展中看過,表演的荷倌把啤牌的洗叠法,把啤牌彈到空中收回,所以和陌生人賭啤牌,做莊要出千易如反掌,以前澳門賭大細點的骰盅,是靠荷官提盅搖動,一位因做此位發了達的荷倌,她說盅內的三粒骰子給搖動時,用手感覺和靜聽,雖不能全測到盅內三粒骰子揭盅時的確實點數,但開大開細幾可估到,若骰仔由她重新擺位搖盅,百分百可以要它開大或開細,似是電影情節,在家多練便可揾到額外快錢。

十賭九騙,但打開大門的賭場不會設局呃錢,小賭可以怡情,例如買香港的六合彩,國內的體育彩和加拿大的6/49,長賭必輸我是活生例子,數十年前中過一次六合彩三奬,以為可以更上一層樓,期期都買一張單式20元,今天若埋單計數,收了那次的彩金己超突嘔回,

温哥華這個賭場也無什麼值得流連不走,小舞台只偶有真人騷,有中西餐供應,中餐的玻璃櫃放有吊燒鴨,油雞和义燒,全合廣東人口味,但價錢較外間稍貴,澳門賭場內吃喝玩樂世界一流,怪不得每年澳門所有賭場的總收入多過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


網主06/0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