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18/03/2011/星期五)
 
 

 

 
 
 

 

 
 

地震區福島的核能發電廠受破壞,两姊弟同要接受輻射檢查。


刧後餘生無覓處,此刻重聚如夢中


躺在地上的叮噹在等待小主人回來抱抱


小船給海嘯大浪拋到屋頂


日本小學生在學校的地震演習,9級地震的傾刻,魂魄都給嚇走了,演習過的都忘記了。


內地小學生地震演習。


這間屋給海嘯大浪問候過,留下千瘡百孔,帶走了人命。

 

日本地震

上星期開始,全世界都注視日本大地震,地震的高峯震力雖只一瞬間,接著的大災難連綿不斷。日本這次9級地震較上次四川強,四川地震在內陸無海嘯,日本這次地震,國民多年來的防震教育和硬件受到考驗,顯示人前極其成功,雖然可能有上萬人死亡,並不是全由樓塌引起,多是遭海嘯吞噬。

更大的考驗是近東京百餘公里的核能發電廠火警尚未撲息,情況進一步惡化, 外國救援隊因擔心輻射己暫時撤出災區,國際核能專家發出核災難警告,但政府仍俱信心接受挑戰,尚未打算撤走距離核電廠30公里的居民,(泳池的長度是50公尺,30公里/km 約為600個泳池的長度),特首曾蔭權昨天邀請核能專家會議,商談日本的核輻射擴散對香港的影響。

國內有市民認為鹽可解輻射,超級市場的鹽幾賣到斷市,上水北區因近羅湖,架上的食鹽也銷出不少,店員要密手補貨,碘餅可減輻射上身,超級市場無供應。網上電台名嘴鄭經翰從日本地震談國民素質,也借四川地震談中國人,蚊脾和牛脾。大亞灣核電廠距離香港數50公里,由法國人負責興建,香港人不用擔心,相反土法中國製造的核電廠才要關注,並非中國人技術不如人,只是驗收程序食古不化和潛規則太多。

日本用漢語解其國名以日為本,國旗是火紅太陽的標記,此國之民族本性堅強,野性和奮鬥上進,小時對日本很討厭,有時見到父親用鎖匙打開箱子,取出一叠日本佔領香港三年八個月時所用的鈔票,久看默然不語,父親一直以為抗戰勝利可以兌回港幣,只是夢一回,當年我尚未出世,我娘說日人統治下生活極慘,一兄一姊其間死去。

香港最寒冷的天氣只能在山嶺看到草叢結了薄霜,而不會有雪飄,我初次看到落雪是上世紀80年初首次到日本東京旅行,當地導遊是一位日本人,他說東京並不常下雪,在雪下的繁華東京街上,見到日本人雖瑟縮在冰雪下,仍是整齊排隊等公共車輛,當時住的地方是新落成酒店的高層,香港人竟同聲齊問地震時怎麼辦?導遊呵聲一片倣笑,我腦海竟浮起母親常指日本人是”蘿蔔頭”和拿起皇軍刀的模樣,導遊說日本新建的樓宇都可抵禦十級地震。

戰敗國的日本很快重生,香港早期經濟發展路綫是輕工業和旅遊,到港的遊客日本人最多,消費力驚人,但和今天出外的國內遊客相比其豪灑金錢,日本人仍差了一截,家裏煮飯由燒柴改用電飯煲,日本製造的樂聲牌電飯煲不會煲濃飯,插上電制不需看飯火,一次煮两餐飯兼保温。無綫電視開台,也是買了日本製造的樂聲牌電視機,其它電冰霜,手表和相機等都是日本出產,温室水果大如沙田柚的蘋菓,水晶梨等,我的年代,日本是亞洲青春活力之都,近十多年的經濟滑坡和這次地震帶出的核輻射災難,都可對極度追求物質文明的反思。
網主18/0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