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區遭逢海嘯,核輻射,竟又下雪,無電無水,一小孩在雪下的街頭排隊等待熱水泡熟雙手緊握的杯麪。



香港市民排隊搶購鹽防核輻射,成了世界頭條新聞。


仙台居民排隊不在鹽,只購疏菓。


應對日本核輻射,國內軍人到學校講解,這套防輻射戰衣肯定是來日國內的熱銷商品,


新中國62年建國日子內,鹽也試過缺乏供應,見過鬼都怕黒,前排的女士氣力所限只買了一箱,隨後的男士買三箱。


在災區內,鹽是次要,上善若水,生活中不能缺少運氣,更不能缺水。


香港天文台雖是政府部門,監察輻射的能力也要請國際認證機構ISO頒認可證書,不能亂吹水或拍心口大隻講叫你信我。


各慈善圑體都有募捐活動,請善心解囊。


在雪下居住的地方,市民都會儲定雪鹽,在下雪前灑在行人道或車路,可加速雪溶化,防止結冰膜,避免跣腳或跣胎。


筆者初入政府部門在葵涌焚化爐任職電器技工,圖中三樣物品,輻射接觸過,碘酒搽過在傷口上,鹽餅在夏天常食。

 

鹹(閒)話

日本這次地震,震出了另一個話兒,香港人搶購鹽成了遭譏諷和缺常識的世界新聞頭條,搶購鹽先在內地發生,類似2003年沙士的爆發,搶購醋,板藍根和硫磺對抗沙士,接著香港也爆發沙士,港人雖陷於驚惶不安的逆境下,仍沒有跟隨使用這些土法抗疫,日本福島核電廠受地震破壞發生火警,輻射物質隨煙霧散到大氣層,擔心輻射上身人之常情,一些港人好學唔學,也跟隨內地人搶鹽,以為鹽中的碘,多吃便可防輻射,雜貨店和超級市場排了長長人龍買鹽。

香港雖是現代化城市,部份人心態仍落差在不安的惶恐中,皆因對政府行政效率無信心,特區政府雖言會密切監視大氣層輻射,輻射從日本飄到香港也要數天,港日相距數千公里,搭飛機也要4小時,輻射到港時已無殺傷力,但網上的謠言片刻擴散,政府無留意網上的謠言對民生的負面影響,以為謠言會止於智言,有惡搞網民,更在搶鹽話題上煽風點火,為商人開財路,把鹽價步步推高,唔買就執輸,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台灣政府也宣佈,含碘的鹽禁出口,內地两天搶購鹽,等於一個月的銷量。

鹽的用途廣泛,吃,用,地名和講話都能扯上關係,美國鹽湖城近於一個鹹水湖邊而得名,食鹽多過你食米,老氣緃橫的長輩都愛用此句訓斥年少者,鹽是枱上美食隠俠和調美百搭,吃鹽肯定不能防輻射,喉嚨痛或牙肉痛用鹽水漱口也有功效,說人缺德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如在傷口灑鹽令其痛上加痛,中醫說鹽浴有消倦活血效能,廣東人愛吃的鹹魚都是用鹽醃製,鹽中含碘,人體缺碘會出現大頸泡,高血壓更不可多吃鹽。

今天超級市場賣的鹽有十多款,化學鹽不含碘,數年前國內有黑心商人用工業鹽冒食鹽出售,真鹽價值不高,也有人藉此謀財,中國人多,山大斬埋有柴,以前所食的鹽只有两種;粗鹽和幼鹽,家中用粗鹽調味和防食物變壞,當年不是家家有雪櫃,未即時煑食的魚和肉先用粗鹽塗抹保新鮮,大牌檔枱上必放有一碗幼鹽,供客人加入白粥調味。毛澤東年代大躍進失敗全國缺糧,港人返鄉探親時,所帶手信是把肥豬肉放在滿載鹽的餅乾罐內,肥豬肉用作搾油,脫了油的肉可作餸,鹽用作調味。

初入政府部門在葵涌焚化爐工作,急救箱放有两種用品和今天的地震話題相關,箱內放有鹽餅和碘酒,夏天爐房温度高達攝氐40度,更要穿上連身長袖長褲的蛤乸衣,戴安全帽和穿安全鞋,未勞動已汗流夾背,見同事在急救箱取食鹽餅說可以補充體力,碘酒是用作塗在受損的傷口,焚化爐是燒垃圾,週圍很多惡毒菌,所以用碘酒替代紅藥水,入鄉隨俗,我也照用如儀,這两類物品都是不准放在急救箱內,只是垃圾焚化爐內很多古靈精怪事。

網主22/0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