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氣層進行核試爆多個國家都曾做過,所產生的幅射多過福島的核電廠洩漏的輻射無限倍,地球的自然生態早就被蹂躪。


若海產受到污染,可轉食河產,街市一魚檔所賣的全是淡水海鮮。


温哥華唐人街這魚檔賣的全是海魚,三文魚是自家出產,不是日本入口貨。


香港一間酒樓魚池的深海大龍躉,愛食海魚者不愁缺貨。


看英文名是杯弓蛇影,日本鰻的產地是中國(鰻和鱔同一樣)。


日本在人民心中除了是品牌國家,還有一份身為國民的傲骨,自律性高,今次核輻射是民粹大考驗。


只在尖沙嘴的店子見到,飲時的感覺回憶起大嶼山神樂院十字牌鮮奶的味道,也有稱十字牌為神父奶,由一班在聖母神樂院的修士和神父煉製, 神父年老無人接班,賣給深圳商人在國內生產。北海道距離福島核電廠頗遠。


這羣海魚十分雀躍因很快回歸大海,一間佛堂把魚放生,為娑婆世界積善福。


工作人員正把魚放回海中放生,上天有好生之德,若它日食卓相逢,是命中注定。


一群蝦也給放生回大海。

 

食無魚

日本政府確認福島核電廠40公里內的蔬菜含超標輻射,香港已即時禁止該區的農產品入口,含輻射的煙霧已飄到雲端中向世界出發,帶輻射雨水落在魚塘,救火時也有輻射物質溶在水中流入海,海產難免受到污染,魚類最受害。

數月後便是海南區三個月的休漁期開始,港人擔心到時吃不到鹹水魚或價錢飆升,壽司店會否再用天價到日本競投藍鰭吞拿魚?香港的壽司店多採用日本海產原材料,三文魚不是取自加拿大,是日本漁民在海洋捕捉。

靠山食山,靠海食海,香港地形旁山近海,早期的生活模式全用得上,元朗是魚米之鄉,居民種米養魚,元朗絲苗米和烏頭魚都給港人有過美麗回憶,大埔三門仔是漁港,當年捕魚不須到大江大海,在吐露港一網也可得千斤魚,今天老本用罄,成本高,新界已少有人養魚謀生,養魚者都跑到深圳。

人分貧富,魚分两類:鹹水魚和淡水魚,香港食家充斥,食魚不鮮不食,食魚要揀海魚,如食雞要走地的,廚神認為魚排養的鹹水魚味雖鮮但畧欠質感,鹹水魚身價較淡水魚高且味道好,深圳一個人工養魚場,把淡水魚鹹化,在水中分期注入海鹽,由淡轉濃,以鹹水魚作賣點生意旺場。

現代人養貓多作寵物視之如珠如寶,有特定貓糧,以前養貓是用作治老鼠,貓的口糧是魚,少時家中有養貓所以餐餐有魚食,吃剩的肚位和多骨處,都交給貓食,有貓,豬和狗在家飼養,無廚餘剩也無需雪櫃夠環保。懷孕或剛生了孩子的母親更會多食魚,以前出世的小孩全吃人奶,有錢者更僱用奶媽,今天就算無核電廠污染,專家也不同意孕婦或喂哺人乳的媽媽日日食魚,因海產含有太多不名的重金屬,穏陣母親不想冒險給孩子改食奶粉,早前日本奶粉被搶購,今次地震,日後奶粉成品會否含有輻射尚是未知數。

敬天惜物,福島核電廠由地震引發的輻射對人的健康影響已立竿見影,對大自然的傷害現眼報很快會出現,日本和核輻射結了不解之業,這個國家因尚武圖霸而發動戰爭,廣島和長崎先後吃了原子彈,成了人肉的核試場,這次核事故的東京電力公司總裁親到災區向民眾道歉,自責處理不善,令日本人66年後才嘗核輻射滋味。核輻射由地震引起算是天災,但回轉看世情,人為製造核輻射已有多年,美國,英國,法國,蘇聯,中國在大氣層中都試爆過原子彈和核子彈,其它印度和巴基斯坦也不執輸,除了法國,所有國家都在自己的家園試爆,法國在撒哈拉沙漠和太平洋的小島,大自然的生物鍵息息相關,近年改在地下試核爆,以為對環境無影響,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網主26/0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