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垃圾

說真的,垃圾真的很臭,說句良心話,香港的垃圾更臭。凡臭的都是垃圾,有形和無形的臭都是垃圾;口臭和屁臭都是垃圾。

數天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去信給曾鈺成,關注立法局議事廰的秩序,電視中見到民選議員梁國雄,衝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枱前,指著局長大駡,接著黃毓民也是一樣破口大駡,說林瑞麟是「廢柴」,「狗官」和「極權主義」。黃毓民毎次都駡林瑞麟是「廢柴」和高官都是「垃圾」。

黃毓民是一個學者,未為民選議員前是電台名嘴,電視台節目的主持人,也辦過一份日報叫「癲狗日報」。黃毓民未知「質直為本」,因「本善」己失。

小時是住在閙市中的舊樓,煮飯和煲水都是燒柴,有店舖是專賣柴的,到店內付了錢伙計會送貨。母親說只可買「坡柴」或「松柴」,卻沒有說買或不可買「廢柴」,雖然家境貧窮,母親也沒叫我到山上去「打柴」,曾特首是庶民之父母官,黃毓民駡之「廢柴」和擲蕉,曾特首會否叫他到山上去「打柴」或找「廢柴」。

政制的改革,黃毓民是知道林瑞麟,他的上級唐英年,甚至是曾特首,都要聽命中央,民生的問題,政府在金融海嘯後,也頻頻出招,相信財政司下月宣佈新的一年財政預算案,會有大量的利民施困措施。他說林瑞麟月薪30多萬,不知做了什麼,黃毓民的所作所為也是要向支持他的選民交待,他也毎月支取公帑10多萬元,和社民連的兩位民選議員,吵閙一頓被逐出議事廰,畢竟都是在做出位戲,吃飯的還是要吃飯。議事廰有議事的規則,言語和行動的威嚇,無補於事。

在議事廰內所有的議員都知道,在他們的有生之年,虛幻的民主概念是不會在這個議事廰內因討論而得到的,只不過大家都想在普選特首和議員時,自己都有所得。

社民連想推銷他們的民主理念和政制改革,應先從他們得手的選區開始,黃毓民常說他們有十幾萬市民支持,他上議員位是在深水埗區,在任這四年內,應朝夕在深水埗的公園,春風化雨,誨人不倦,大開論壇,播下民主種子,有朝一日,當他能帶領和他有共同理念,義無反顧支持他的十三萬的選民,操到議事廰外,當是清冷雲中,霹靂起火,到此田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黃毓民當能成為中國民主之父,社民連會成為共產黨身邊的另一個大黨。

民主不能單靠把口,要配合社會環境,群眾的認知能力,北望神州,亦略見民主風氣,官員也在大氣電波中,和市民公開對話,雖止於一般民生事務,在新中國建國的60年,已算前所未有。報章和電視批評地方官的言論,也甚出位而未見有人因語言而入罪,挖到深處,目前還未到時候,要中國走民主之路,一萬年可能太長,但不必只爭朝夕。

網主 11/01/2009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