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期13/04/2011/星期三)
 
 

 
 
 
 

 

 
 

上月大埔醫院升降機故障,19人被困,消防員來到也是無符,只能做到把升降機門打開,機籠仍在半空,乘客要用梯子爬下,一般而言醫院的升降機故障保養公司收到電話會很快到場,因可能有危急病人在內。



發展局長林鄭月娥也呼籲業主不可貪平接納太低價標書,一幢大廈除了升降機,還有消防和公用電力裝置,公用電力裝置五年要由承辦商聘用合資格的電工檢查,電氣商會也提及一些商人落低標討得訂單,是胆博胆拍心口簽發合格證書。


這是升降機的機頂,不要以為機籠無人不會有事發生,曾試過有賊人藏匿在機頂,若見是單身乘客,打開機頂門用刀指嚇乘客把財物交出。


這類告示牌是在2003年SARS後才出現,為了方便消毒在按鈕上鋪上透明紙,在醫院保安室看閉路電視,探病者很小心不會用手接觸膠紙,一般用鎖匙,筆,髪夾,保安員說見過有女士用高跟鞋,此女士一定是衛生家,其它物品都要放回身上帶著醫院細茵回家。


這部給人缷下烟頭和人糞的升降機無裝置閉路電視。


清潔大嬸要到隔隣藥房買了口罩才去收拾糞局。


倪匡寫的科幻小說"大廈",講及一部升降機可以令人無端消失,曾拍成電影和香港電台改成廣播劇,聽看之後都覺心驚,90年代初,我在香港瑪莉醫院做電工,半夜上病房做完修理工作返回工場,升降機門打開,一架載著剛死去病人的車子推入,那時的屍體只用毛毯蓋上,毛毯上織有一個大十字架由頭伸延到腳,和他/她非親非故也算送了一程,後來見得多也驚不了,現今改用文明運載放在不銹鋼箱。

 

升降機

小時住的樓宇無升降機,當年香港樓宇只分两類,唐樓和洋樓,崇洋本色不問樓層多少,有升降機裝置的樓宇通稱洋樓,唐樓有高至九層也是無升降機,洋樓價值高唐樓很多。

我們一班常在街上嬉鬧的野孩子都是聚居在旺角的唐樓內,也算坐井觀天,見到飛機在天也想取下來玩,見到鳥兒翱翔也想學飛,最刺激的玩具是走到附近的高樓乘搭升降機,在這個大魔術箱內,上升時有騰飛的感覺,頂層再走幾級樓梯到達天台,小孩子雖視野不廣,站在20多層高的天台欄杆內,也覺世界真的不小,大海洋,太平山和獅子山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小孩子就算未見過鬼也怕黑,有一次進入升降機後門關上,機籠內的燈無亮著,一片漆黑,只能看到門頂指示到樓層燈閃閃停停,如鬼火的在招魂,升降機不似平時一氣呵成直達頂樓,我們幾個小孩子在機籠內嚇得不知所措,有哭有呼叫,氹氹轉轉的推碰,良久門才在頂樓打開,原來升降機在進行保養,給維修員責駡了一頓也覺「物有所值」,因終於走出了鬼門關,修理員不淮我們乘搭另一部升降機回到地面,只好踏著數百級樓級,轉彎又轉彎,繼續轉彎,如陳美玲所唱的歌”Circle Game/旋轉的人生”,最後還是回到升降機的起點地面來,以後一班小孩子也不敢再走入升降機捉迷藏,上高樓天台放風箏,放摺紙飛機,捉白鴿,親近雲飄,或渴望看到飛機內的乘客吃什麼?

年長點讀到倪匡所寫的衛斯理連載長篇科幻小說”大廈”,講及乘搭升降機的離奇事故,乘搭升降機的人自動失踪,被送到第四空間,看完後想到以前的兒童世界腦海中多是鬼神亂舞,以為收音機內有真人縮型在機內講話,升降機更離奇,一個小婦人進入這個大箱子,轉眼出來是一個花枝招展的美少女。

生活在香港數十年,乘搭過升降機無數次,只試過一次壞機被困,自從進人機電工程署工作,了解到多年來升降機的裝置有很大改變,以前升降機裝有緊急停制和電燈開關制,這給做賊的好機會,把停制按下,亮出刀子,予取予求,這两樣多餘裝置終被踢走,現時有很多大廈都在升降機內裝置閉路電視,訊號用無綫方式發放,家中電視可同步收看,女兒夜歸也可安坐在家中看到她乘搭升降機的情況,若她傍若無人和男友在內親熱,隣居看到也知吾家女兒已名花有主了。     

早年有些升降機內門用竹做拉閘,外門不會自動打開,乖客要自己拉門,機門外有警告標語,火警逃生勿用升降機,新設計當火警鐘嗚響時,升降機會自動回降到地面打開門後停止不動。

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會在今屆立法會結束前提交升降機和自動梯安全條例草案,是年前大埔富善邨升降機事故後的全新立法,提及不能單靠機電工程署以公務員人手巡查,並呼籲業主不要以價低者得聘用保養商,以前大廈升降機多由原承建商保養,費用自然高昂,立例後開放市場公開競爭,多了小型保養商,大公司中了標為了慳成本,也再外判或判上判,我在醫院任職電器督察時,進入天台的升降機房巡視,也看到承判商做保養工作時一些不順眼的事,太低的投標價如何能養活一間公司,有機電工程署員工駐場的地方也要跟貼其服務質素,其它私人樓宇的保養可想而知。

 

 

網主 13/0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