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期27/04/2011/星期三)
 
 

 
 
 
 

 

 
 

港珠澳大橋環境評估條文無說明要做工程進行前的環境評核而遭高院法官判定無效,環保局長邱騰華強調部門工作態度嚴謹,今次是否走漏了眼,平心而論,就算無做先前的環保量度數據也不會影響工程的環保監管和完工後的環保標準不超標,法官無用win win 雙羸結案,一棍打下特區政府,上百億工程尚未有開工日。

   


珠海"港珠澳大橋"的水陸工程已開工多時了,香港呢!。


澳門"港珠澳大橋"海上路段已開工多時了,香港呢。


今次反高鐡的八十後機會來了,政府的環保條文都是搬字過紙不會有大修改,所以港珠澳大橋環保評估會翻抄高鐡和已建好的昂船州大橋,若然高鐡的環保評估也過不了關,做正義市民,快找法律援助處控告政府要高鐡即時停工。

 

整容前,整容後

相對論是科學家愛因斯坦所創,整容前,整容後是民間相對論,工程界行內語,尤其是改善工程,開工前的環境狀況和數據更要掌握在手,否則會被打死狗壓價再被”老屈”,新做工程從無到有,簡單如裝在平台或天台的中央冷氣機發出的噪音,單獨量度並不超標或不覺嘈吵,但和隣近大廈的舊冷氣機一齊共鳴加大了環境噪音,投訴後環保處測量後總噪音就算不超過,由低噪音過度到高噪音,夜晚難眠痰上頸、居民一定把怒火算到新冷氣機上。

港珠澳大橋本應去年開工但有官司纒身而停頓,上星期判決一個住在東涌公屋先天下之憂而憂的66歲婆婆朱綺華,在吃綜援之餘也感吃之不安,在得到法律援助之下控告特區政府,一雷驚香港,上百億建橋工程要停工,最高法院判環保評估工作不妥善,無列明在大橋開工前量度現塲環境數據,政府仍死撐有信心大橋能如期完工,專家也相信會預期完工,但工程費會上漲,上訴與否進退維艱,上訴是企硬,告訴法官先前的空氣環評工作無須做,茫茫大海藍天白雲,空氣質素必無懈可擊,雖然有機會由大陸吹來的污烟瘴氣,只要量度時不在北風下,空氣是清新無瑕。

若不上訴而依法庭指令補回未做工程前的環境數據是自認衰仔,也可能陀衰澳門和大陸,因接駁的橋位環保評估三地都有份,可能承判商所做的環保評估情序和两地一樣,現時澳門和大陸的建橋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當然不能以此為上訴作翻案理由,法庭不會雞仔唔管去管麻鷹,一國两制下還是自掃門前雪。

負責工程是運輸及房屋局也是政府部門,官官相護,環保局懶得審核由運輸局提交的環保評估而批淮,或走漏了眼都是不能缷責,美容前和美容後的前後環境數據一定要收集是門面工夫的ABC,高鐡的環保評估也無問題?可能這單工程也無做工程前的空氣數據,或當時香港的正義市民未成氣候。

今次事件蹺崎的地方是一個老人家,竟能細閱各工程項目而找到環保遺漏,上億元的工程,整套合約文件和工作指引,可由地下堆到天花板般高,盡責市民事事關心政府所用的公帑是否妥當,又識門路申請法律援助,政府部門是否有內鬼?或背後幫婆婆的是世外高人,法律援助處看到這件申訴案,是否一定要上庭控告政府才可解決、雖然做和事老也非他們份內事,代婆婆打嬴官司的律師在傳媒前也言是要維護公義,再者我對法官的判決也有保留,只要他下令政府補交所欠的文件便可和氣收場。

這麼大工程,一些小問題也可把其拖下馬,數年前中環填海工程,控告政府是一位大律師徐嘉慎是孝順仔,因他的年邁母親,坐在他辦公室看到維多利亞海港因填海逐漸遭蹂躪叫兒子去馬控告政府,政府打官司輸到焦頭爛額也無話可說,律師自己本身也要付出堂費,挑戰港珠澳大橋工程的朱綺華婆婆是用法律援助,輸贏都是政府付鈔。港珠澳大橋由三地分工,若香港不如期接龍,咪咪嘴笑是深圳政府,因深圳政府擔心港珠澳橋落成會把深圳邊沿化,中央明獨寵香港,曾提議多開一個接口成雙Y連接深圳而告吹,出聲反對也包括香港在內。

 

網主 27/0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