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15/05/2011/星期日)
 
 
 
 
 

 

 
 

上圖美孚新邨居民反對在邨內建屏風樓可理解,下圖元朗這座屋邨數幢三十多層高大廈的居民也反對在旁邊建圖書館。



連續多天美孚新邨居民反對在眼前建屏風樓,闖入地盆阻止開工,地盆工入說開不到工等如無飯食。


建圖書館都反對,何況美沙酮診所。


正生書院事件攪了幾年尚未擺平,政府暫借現址旁的空地給書院擴建,留待下任特首。


去年新界一村屋居民含寃告地狀,時不與我,該年無選舉,正義市民,正義律師和正義議員和政棍在
隻眼開隻眼閉。

 

愛在屏風樓

荔枝角美孚新邨居民揚言為了伸張正義,破產也要打官司,誓要掃走在邨內起屏風樓。有首歌”愛在屏風樓”,其中幾句歌詞「…寧願戀愛,以閒情做天空,全層鄰居都看到…要是遍地有屏風,在家中更想愛…。」

此地政府雖未止於欺善怕惡,一些港人不甘願做飯來張口的順民,派錢派糖也不能撫伏,加上有政客推波助瀾,給政府諸多刁題,內耗花在議會無厘頭爭辯,街頭抗爭此起彼落,深層次矛盾在曾蔭權的問責班子尚有年餘便可埋單竟日漸加深,能否安然上岸尚是未知之數。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法治浮在天地有正氣的上層,法庭是官民見真章的了斷場所,市民無錢可申請法律援助,案件若有賣點能令政府部門斷正,高官下台,震動中央令特首下台,自然有正義市民,正義議員和正義律師義無反顧撐你。

港珠澳大橋工程一位正義市民在法律援助下,控告政府在工程前無做環評,政府輸了但決定上訴終審法院,再輸才認衰,代表該位正義市民的律師說,案件最快排期也要一年,政府不能要求法院特事特辦排快期,政府仍然在死雞撐飯蓋,說已有两手準備,斷估不會有一手要求中央釋法,筆者也相信這條橋香港段一定建成,只是完工時間和價錢大量出超。

大橋官司硝煙暫落,另一宗觸目官民鬥爭又在法庭上演,美孚新邨居民反對建屏風樓的地盆前身是一個石油氣站,中央式供應邨內居民使用,早年公契無指定邨民必須用中央石油氣煑食或沖涼,市民改用電或罐裝石油氣較省錢,地產商心中有數,賣石油氣不及賣樓化算,和政府商討改變地契用途,這個偌大地面石油氣貯藏庫十分貼近民居,搬走之後美孚居民方才感謝政府未完,忽聞此地起高樓,走了虎,換集狼來也是不能安眠。

多隻香爐多隻鬼,理解美孚居民不高興日日要對住一條頂心杉的屏風樓,居民坦言屏風樓會影響樓價,政府在公地上起圖書館只是數層高,不是屏風樓,毗連大廈的民居也反對,區議員也附和加入聲討。

美孚屏風樓上了法庭簿是發展商先出牌,要求法庭發出禁制令,阻止居民闖入工地,並要求賠償140萬元工程延誤損失,開審時也考起法官,有幾多是被告,控方律師列出幾個曾闖入地盆的活躍份子包括區議員,其中一個空懸被告無指出何人,律師解說曾經闖入地盆的群眾都要上身,法官問在座聽審者有誰願意對號入座,議員梁國雄聲言自願當被告,而幾個政黨包括公民黨,民主黨也打算做被告人,上次競選議員落敗傳媒人毛孟靜聯同居民出席記者會,大律師余若薇也到場教路,是否代出庭做正義律師尚未見宣佈。

美孚屏風樓的官司相信很漫長,人民力量能否逞強有待法院判決,局長林鄭月娥強調該地起高樓是合法,口氣和港珠澳大橋環保局長邱騰華異曲同工政府無錯,專業人士認為地契有斟酌和挑戰空間,邨內業主應不符合資格申請法律援助,唯有望政黨正義律師代出頭。

居民提議政府和發展商換地,政府說換地要符合公眾利益,公眾期望也是公眾利益,所以抗爭行動一定要有睇頭和多人參與,更要日日見報,邨民走到新世界的寫字樓和公司集圑旺角周大福金行抗議,周大福落閘不做一天生意十分濕碎,旁邊的店舖也受影響,前幾天是局長林鄭月娥生日,居民帶隊到政府總部向她問候和贈興。

用屏風樓效應抗爭能成功令到發展商改圖則是南昌地鐡站上蓋由建11座減為9座,增加風流量,但發展商把樓層改高,樓宇上蓋面積無減,結果是雙赢,美孚居民要求換地變成公園是大想頭,太高調出條件無轉寰餘地,只能交法庭判決,悉心包裝也可把頂心杉改頭換面,用一柱擎天的設計,柱子內只放二部升降機和两條走火梯,柱子高度超過旁邊樓宇頂樓才開枝散葉。灣仔合和中心二期擴建,政府受公眾壓力和合和打官司,樓宇還是要起,只是由93層減到55層,政府算是回應到民眾塑求。

網主 15/05/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