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4/06/2011/星期六)
 
 
 
 
 

 

 
 

李鵬六四日記本擬去年出版,似受打壓不獲中央同意,李鵬自己要為當年的六四角色再打造,其實所有鑊都由鄧小平孭也合情合理,李鵬也是身不由己,在專制下做隨從,一是奪權造反,一是埋堆做跟班,辭官有困難,不吃飯也沒咁慘。。



1989年2月美國總統布殊訪問中國,當時天安門已有群眾聚集,鄧小平出了金句告之美國,"中國的問題,壓倒一切的是需要穏定。"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2009年因對平反六四持不同意見,遭給動議罷黜,講民主要先看風頭,我從來也不讚成平反,把六四留在煙波斜陽中吧!居於美國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也同意現時平反六四並不適宜。


1989年後的第十年,天安門也有流血事件,數千法輪玏學員在廣場齋集練功抗議中央打壓,遭武力清場。

連結本網誌六四相關文頁:

(1) 把六四留在煙波斜陽中02/05/2009
(2) 再談六四07/05/2009
(3) 六四又是今天04/06/2009
(4) 六四的漣漪08/06/2009
(5) 歲月不遲六四又來04/06/2010
(6) 21年六四的特破05/06/2010

(上載日期04/06/2011/星期六)

六四二十二年

由1989年開始,年年今日都有同樣話題「毋忘六四」,在共產黨治國的歷史中,這是其中一件最不光彩的事,日子越遠越疏淡,天安門死難者家屬的哀情則一生難忘,唯今年的六四前夕,竟傳出中央有意調解,用金錢作抵償。

事件的發佈來自天安門的母親丁子霖,她說有自稱北京公安在數月前曾到訪一個死難家屬提出賠償來淡化六四事件,目前丁子霖手上所記錄到當年天安門死難人數是203人,公安到訪事件和死難人數有待政府確實或可能永遠是個謎。

中央要安撫死難者家屬,是出於善意的和解,雖然也有人認為是政治手段,以金錢作餌,分化死難者家屬所定出追究六四條件,「公布真相,依法賠償,追究責任。」

丁子霖不滿是公安不是找她作對口人,擺明不想她沾上手在傳媒前渲染,香港的法庭事件庭外和解只有一個方案;不會透露和解內容,金錢賠償受損者,理虧者或要在報紙上刋登道歉聲明,天安門死難者家屬是否同一口徑要堅持自定的原則,年年今日都要大聲討伐中央。

家屬們所提出的條件,公安已表明只接納賠償,公開真相和追究責任辦不到,錢不是萬能,丟了命不能用錢起死回生,法治社會犯事者要受法律制裁和追究責任,六四事件明顯是一件政治運動,學生的行動目的雖是要求政府重視民生,關注地方瀆職官員,在當時的社會主義體制下,學生的行動是干預中央行政,挑戰當權者,學生也倡導五四連動精神,叫中央何以安心和學生對等談話。

年前出版商曾透露,已無官銜,六四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寫了六四日記出版,香港未能看到此書,深圳書城也沒售賣,海外有銷售,不一定是原版本,不用看內容也知六四事件出兵鎮壓學生和李鵬無關,他有否獻計不重要,雖也未至於有良心驅使阻止出兵。

能調動軍隊只有鄧小平一人有此權力,無須黨內開會討論或要預先知會中央委員,至於曾否下達命令,不撤離天安門者則格殺勿論,坦克出場要一擊即中,管不了死人多少,鄧小平不會任從風浪起而無休止,畢竟他所經歷過的權力鬥爭運動幕幕警心動魄,自己也幾乎保不了命。

國際慣例有關民生重大事故的改變,議會決策檔案30後可公開,但無追溯權力,是否公平或寃案都可一了百了,所以丁子霖要求公開真相,若中央首肯也要8年後,至於追究責任,只能算在共產黨這招牌上,鄧小平己死,不能用父債子還,要李鵬上身也不合理,若要當時在北京做官的都要問責各打五十板,曾經隨同趙紫陽到廣場慰問學生今為總理的温家寶也走不了。

 

網主 04/06/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