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未必讚同香港採用數碼廣播,數碼廣播可以容納很多頻段(電台),大氣電波共用,到時政府要開放空置頻段,出租或給市民自設電台使用,一向要公民抗命的"民間電台"可以名正言順架設電台。香港最多聽眾的商業電台竟沒有開設數碼廣播,數碼變成掃把?



不需插電源的香港首間有綫廣播電台,當時二十五元裝置費約是一個工人的大半月薪金,24小時廣播,有中英文台,晚間大人和小孩都坐在機下齊齊聽廣播劇。


香港最早的無綫廣播是香港電台,要裝戶外天綫,圖上是第一代收音機,用電子管組成(圖下),開制後要數分鐘才發聲,政府收牌費每年十元。


圖上是80年代最先進的手提收音和錄音機,80年代港人回內地探親可免稅自携一部入口,日本這部三洋機很紅火,因有短波和身歷聲,可以收到外國電台,包括美國之音和英國廣播公司BBC,圖下機組是晶體管(原子粒)組成,機價六百多港元,當年我是公務員最低級的技工,月薪1450元。


這部手提數碼收音機在美國曾聽過,很喜歡聽和把弄收音機,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回憶都在此輕輕溜走,也在工廠做過收音機修理員,三間中標廣播公司打算送出一百萬部,求其一部成本最少要50元,結構不複雜,減輕成本不會在國內製造。


香港的醫院在病房內已裝有電視,心理學家認為會有反效果,因節目是連接電視台,一些醫院在病床上的設備管道裝有外接的收音機插座,只能用耳機聽,但要向護士借取,


圖上這套二合一黑膠唱片機,能接收電台和外接喇叭,70年代徐小鳯初出道,唱片註明是四聲道身歷聲,1976年香港電台採用身歷聲廣播,當時已覺聽出耳油,現在用環迴立體聲大大超然了,再來數碼廣播和藍光VCD,享受到入心入肺了。


六十年代香港製衣業蓬勃,女士早上返工必帶两類大件嘢,保温飯壼和收音機,平價收音機用一粒9V電池,很快用完,在電器店買一個電池膠盒,放入六個大電池,當時無充電池出售,每日返工如牛負重。

 

數碼變成掃把

數碼年代,眼福耳福受惠不淺,數碼電視推行年餘,和舊式模擬電視相比高低立見,家中仍在收看模擬電視也無須心急,政府若停止模擬電視廣播,民生和政治的考慮會送出現金卷給市民更換電視機,只因接著年尾新開的數碼廣播,中標的公司會送出一百萬部數碼收音機,香港電台是公營部門,未知會否也送機。

三間獲發牌的私人數碼廣播公司沒有商業電台,商台早前已表明不會採用數碼廣播:「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新城電台有李氏家族包底,收聽率不在乎,鳳凰衛視投標只放眼在內地市場,另一間香港數碼前身是鄭經翰已獲發牌的鴻圖廣播,香港的超短波頻段己用盡,鴻圖只可用中波廣播,但中波音資不佳,今次無端端發達,可轉用數碼廣播。

商業電台不改用數碼廣播,皆因不看好市場前景,持盈保泰,目前電台盈利不高,再多花無謂投資可能要蝕老本,其中最大考慮是廣播事務政治化,去年5月商業電台接了民建聯一單大生意,特約節目半夜到街上直播訪問留連街頭的夜青,但受到維園阿哥和社民連到場追擊,給商台算舊帳,指為左派政黨做勢,忘記六七年暴動左派暴徒殺死該台藝員林彬,最後商台把節目腰斬,見財化水。

中央並不讚同香港有太多的電台,特區採用數碼廣播,目的是增加廣播頻段,擴大公共空間的資訊流通,讓一些資助機構可利用空置頻道,用少數的民族語言廣播,早前遭檢控的民間廣播電台,以公民抗命非法佔用頻道廣播,其中理由香港沒廣播頻段給市民使用,在歐美有免費頻道給市民租用作非商業使用。

在國內要收聽外國電台可用短波收音機,但市場己少有這類收音機生產,只能在網上收聽,但上網聽外國電台可能受到監控,深圳所有地方都接收到香港的電台,香港的幾間電台沒轉播美國之音,但香港電台只在星期日早上7時轉播倫敦BBC電台一週新聞。

香港電台員工雖積極爭取把電台公司化,由政府先注資,電台在市場爭取客戶自負盈虧,但中央絶不會容許,政府電台宣揚愛國主義理所當然,但不俱公信力。數碼廣播可附戴視頻信號,愛聽收音機的市民不會多帶一部數碼收音機出街,目前附有收音機功能的電話只用於超短波頻道。

由小至今我仍愛聽收音機,家裡的收音機長開著,上網時仍沒關掉,最愛聽是烽/風煙(phone-in)節目,以前鄭經翰早上在商台的烽煙節目曾被譽為十點前特首,香港數碼年尾開播,他是大股東,赤膞上陣攪相同的節目能否單天保至尊,當年他的拍檔林旭華和同期被炒的黃毓民會否給邀請重出江湖加盟?在室內用立體聲機聽懷舊歌可令人思緒平靜和歌溶為一起,從收音機聽是另一種感覺,節目主持人輕盈細語如耳邊的温柔是另類昔日回味。

網主 15/06/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