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19/06/2011/星期日)
 
 
 
 
 

 

 
 

温哥華一些80後來一次反社會動亂,一夜間百多人受傷,商舖遭搶掠,十多架車焚燬,其中两架是警車。圖中倒塌的是流動廁所,共有30多個,用作方便在大街上觀看架設的臨時大銀幕球迷用廁,暴氣蓋過臭氣,背後建築物是温哥華中央圖書館。



支持温哥華冰球隊的球迷。


警車也照燒


滿地可銀行的落地玻璃牆體無完膚。


在温哥華的公共交通和街上,可隨時見到有人順手拋棄垃圾,隨地吐痰,抛煙蒂等。如60年代的香港


温哥華街上幾無公廁,皆因政府窮,橫街小巷成了便溺場,如60年代的廣州,內地人旅遊到此地莫跟隨射一篤作緬懷過去。


市民在圍板上書寫讉責暴亂語句。

>>連結相關文頁:
美麗的温哥華14/06/2009
温哥華冬季澳運會02/03/2010

 

温哥華你還美麗嗎                                                                                                                                                                                                                                       
前幾日温哥華加人隊主場對美國波士頓熊隊冰球比賽輸了冠軍,引發一場騷亂,美麗的城市花容盡失,一夜的暴亂,也教在看電視的加拿大人驚心動魄,幾不相信會發生在自己國家,且更屢獲世界最適宜居住的城市首三名的温哥華,對於剛移民到加拿大的中國移民,更是目瞪口呆。

球迷所擁護的球隊輸了波內心當然不高興,訴諸言語暴力尚可接受,但打架和發生暴動事件冇任何社會可容忍,何況是高等教育普及度位於世界首位的加拿大,(聯合國科文組2010統計,美國第二位,高等教育指大學本科學位和高中教育程度之間的學歷,學費美國最貴,加拿大次之。)

17年前的搗亂份子今天捲土重來信不信由你,1994年同樣決賽同地舉行,同樣發生暴亂,縱火搶刧,暴民死性不改,把他們收監也不能春風化雨,今次決賽前政府和警察局自信心爆棚,認為温哥華人今時不同往日,不會意氣用事,不作風險評估。回看中國深圳公安局在月尾舉行的世界大學運動會防亂措施做到加零一,公安和市內積犯友情商討,勸他們在大運會期間離開深圳,並付諸膳宿費,待大學運動會結束後才可返回深圳。

波是圓的,你想羸,對手也不想輸,淘汰賽不會有雙冠軍,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今次主隊盡佔天時地利人和,竟是輸到一敗塗地,十分難睇,球迷要到街上和同路人哭波喪,賭徒下注本不理親疏,但加了一份愛國情懷,愛國又想贏錢。若是加國隊得勝,會是雙喜臨門,温哥華騷亂成了國際身聞更是大輸家。

一位有份撰寫17年前騷動報告的調查委員指警方沒跟足報告的建議,把小撮攪事者先驅散,群眾效應一人出聲自會有人盲從附和,何況在情緒沉落依無可靠時惡向胆邊生,警車也沒面俾照燒可也。

滋事者多是80後,温哥華沒如香港一樣把80後標籤為反社會的領頭羊,警方指是無政府主義和罪犯搞事,温哥華的80後,不像香港的一群對政府施政的抱怨那樣深,民主制度國家,一人一票選出的執政者,無論他們是政客,政棍,政妓,政縹或政治無能都無話可說。

加拿大人少地大,天然資源豐富,多勞多得本合情合理,稅重國民心中有數,但經濟動力不足,要找一份長工做不易,温哥華80後出來社會工作,就算有高高學歷也從沒有上浮這個奢夢,也不指望政府有所資助,派錢或派糖或申請單人公屋,政府財缺,中國是龐大的經濟體系,能給引到加拿大投資是開源之道,只是執政者像是打工的,卻沒做好這份工。

今次輸波觸發的暴動,是潛伏的反社會意識行動化,市民日常的放肆小行為也露端倪,街上和公共汽車隨地抛垃圾,吐痰,丟煙蒂,小便屢見不鮮,近期的两個工會郵務員和加航員工要求加薪而罷工,更令市民費解汽油價不繼上升,加拿大蘊藏大量石油,沒帶出商機令供求平衡,大陸有錢人登陸温哥華,新樓盤全是中國人在門外排隊,經濟不好樓價和租金竟然逆市飛漲,温哥華的80後也難有所安,就這樣來玩一次大大的。

網主 19/06/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