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5/07/2011/星期二)
 
 
 
 
 

 

 
 

十四周年回歸聲討特區政府的遊行,由起步到結朿都是和平的去表逹,市民的訴求只有在七一這一天才可糾眾成力量,圖中只穿上紙尿片的小孩,是遊行隊伍中最年輕的一個。

Kiss me, Hong Kong(親親我,香港),我要為七一歌唱。



到港預約產子的內地孕婦,大部份的丈夫都是香港居民,這結如何解,遊行隊伍中的孕婦行足全程,行行停停要三小時。


到日落西山,遊行也和平結朿,交通開始回復正常,但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成員要挑戰警方的應變能力,衝到馬路上或坐或卧,到午夜由警員逐一抬走。


這位警員也中了胡椒噴霧,今次更是多人一齊食"椒",警員也是打工的,職業安全健康條例警員也受保障,政府不能免刑責,示威者都懂得用保鮮紙貼在眼上防椒霧,局方不派眼罩是忽略警員的身心健康。

>>連結相關文頁
(1) 回歸12年(01/07/2009)
(2) 回歸13年(01/07/2010)
(3) 回歸14年(01/07/2011)

你抗爭我犧牲

潛規則每年七月一日電車路上一半的馬路,由銅鑼灣到中環,是抗議遊行者的專用地,無人能反對,也無人敢反對,遊行完畢你不肚餓要幹到天光自有警察招呼,但市民也要回家吃飯和的士司機要揾食,你們躺在馬路上,行不了車,你抗爭為何要我犠牲。

前幾日的七一遊行算是送給曾特首的臨別楚歌,雖然他在當日的回歸酒會中強調要奮鬥到最後一秒,曾蔭權下台是其中上街抗爭的主要口號,要他提早解甲歸田,不須呆到明年的今天,警方統計遊行人數也有5萬多人,民陣宣稱有21萬,可證明錢不是萬能,派了錢還是不能,是歷來七一遊行第二最多人上街聲討特區政府。

這麼多人上街相信出乎特首管治班子意料之外,遊行人中還包括離開特區政府後「忽然民主」前政務司司長陳安生。所見一些遊行標語是無厘頭的,夾在浩浩蕩蕩的人群中也可助燃怒火,牛頭角順嫂,維園阿伯,巴士阿叔,虎媽,80和90後都在電車路上咆哮,氣温濕漉漉,民怨火烚烚。民主上腦的人太多,一些人走火入魔,急不及待要香港掛帥,走他們心目中的民主路線。

今次遊行得到很大的呼應,是政府提出的補選機制處理失當最惹火,原意由阿二補替中途辭職的民選議員贏面很高,只是條文交待得太馬虎,大律師公會的反駁矢矢中的,最差勁是沒作諮詢,匆匆上馬交立法會審議,主因是政府在立法會內有足夠票數通過,以免夜長夢多,也可作23條立法的問路試金石。市民是反對辭職的議員即時再參選,因擺明在玩嘢,再選多花無謂公帑納稅人不會接受。

歷次遊行,法輪功的標語最充滿血腥和反共,較當年台灣在港的右派更激烈,新華社今年首次報導香港的七一遊行,香港和國內傳媒,都不會拍攝法輪功的照片,國內自由行的同胞和台灣遊客在港初見在中國的南大門有這樣的大遊行和激烈標語,對祖國的包容胸襟有正面看法,任你香港人怎樣玩,也不能跳出北京五指山,個人看中央並不反對香港推行民主,畢竟香港人在做,台灣人在看。

看電視有的士司機衝下車,大聲指責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成員,遊行完畢不散走,橫躺在主幹的車路上,做成嚴重大塞車數小時,阻礙司機揾食。另一批強闖警察的警戒線,警方用胡椒噴霧噴向示威者,隨後出動防暴隊驅散人群。一場聲勢浩大的和平示威,帷幕落下時竟爆出警民衝突,人民力量主幹成員王毓民指出抗爭難免有犧牲,「我抗爭,你犧牲」。陳偉業說遭警員推倒地上,眼睛被直接射胡椒噴霧,還遭人腳踢,有時也要做犧牲秀。

近幾次的示威遊行,警方驅散出位的抗爭者都用到胡椒噴霧,對於請酒不飲要飲罰酒的示威者,讓他們食椒也不過份,只是噴椒的警員所用的方法要檢討,竟有幾位同僚也中招,堂堂孭槍男子漢,大街當巷,眼睛淚汪汪,淚流滿面,不停手抹淚,又要中椒後保威儀,不能呱呱叫,場面滑稽,手握胡椒噴霧的警員是站在後排,前排的警員正和示威者推撞,主管發命噴椒,噴椒的警員雖是舉手向前噴,天女散花碰上逆風,胡椒霧會飄到前頭的警員眼上,士可忍,眼淚不可忍,也影響執法,以前驅散人群用強力噴水車示威者當作沖涼,把水車改為胡椒噴霧車可也,高位強力噴出可免傷及自己人,警員要戴護眼罩,無謂對方抗爭,我要犧牲,畢竟警員都是打工的。

網主 05/07/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