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8/08/2011/星期一)
 
 
 
 
 

 

 
 

鐡路斷魂,温總上墳,太傷民心。温總任內死得人 多,幾是天災所致,多難興邦,人禍是國業,明天的中國,要來幾多個朱榕基或温家寶才能把其超度。以中國國情評價,温總是上上好官,「事民,能致其身,事國,能竭其力。」



任你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高鐡受害者
家屬仍傷痛,鐡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在事故
發布會上未能解釋到多項提問。


高鐡散落在草塚中,結聚孤魂寃待雪。


十多年來中國鐡路的發展成綪驕人,羅湖口岸前深圳地鐡不經不覺到今年12月是落成第七年,在香港踏入地鐡站後,不須再橫過馬路,站過站就可以到達北京了。


上世紀70年代九廣鐡路開始改建雙軌,當時路軌仍是鋪在木枕上,今天已改用三合土作枕。


這部懷舊火車放在大埔墟鐡路博物館,火車用柴油推動,車頂有煙囪,噴煙時遠看似農家在炊飯。


上水車站,以前由此站北上,下一站必是羅湖,今天要看清楚才可上車,來車可能去落馬州,過了海關是深圳皇崗。


香港的鐡路最笨拙是新界的輕鐡,流量和速度在設計時都是馬馬虎虎,是唯一沒有裝置車站入閘機的鐡路,要乘客自覺買票,車廂內的站頭牌無指示燈裝置


深圳地鐡開運快七年,車費平,達到以客為本的服務目的,車廂清潔,是國內文明城市的表表者,但晚上十一時收車太早了,大時大節才加班一小時。


温哥華的地鐡(天車/Sky-train),三地城市的鐡路,香港,深圳和温哥華,以温哥華地鐡的車廂最污穢,,圖片是拾荒者在車廂內找尋乘客留下的飲品罐和紙包飲品謀生。

 

鐡路小記

看香港火車歷史,說幸福還要感恩,坐鐡路運輸工具數十年,從沒有遇過事故,小至困於車廂內要爆門在路軌上步行回車站,災難如國內温州高鐡事故香港從未發生過。讀小學時每年春秋两季的旅行,三年級到六年級的學生才可參加,謝絕家長陪隊,學校在旺角,先在學校齊集,步行到旺角火車站,旅行地點多是沙田的紅梅谷和西林寺,落了火車要步行往還,最遠是到大埔的新娘潭和林村,上世紀到了80年代初,新界火車仍是單軌鐡路,每小時一班,在大埔墟住了數年,雖然已出來社會工作,年青時尚有童年的火車夢。

殖民地年代首條鐡路九廣鐡路,單軌火車由九龍尖沙咀到廣州站,乘搭火車旅行或上班都輕鬆自在,但陪我娘回鄉探親搭火車是苦事,所帶的行李限帶两袋,返大陸的回鄉客不用皮篋或紅白藍膠袋裝行李,要自製大布袋,布袋大到可放入一頭豬乸,外邊再用麻繩袋保護,用棍子擔在肩膀上過深圳海關,布袋可以作布料縫製衣服,問娘為何不帶錢到鄉下時才買,娘說錢在國內無實用,有錢不是萬能,錢多更是罪行,「花果飄零,百業公營」,食大鑊飯,民窮無貪官,人人知足如堯舜。

雙軌鐡路鋪成後,坐直通火車到廣州差不多三小時,在國內坐過最遠路程的火車是1989年由上海到杭州,直通車也要九小時才到,今天坐高鐡只需個多小時。

高鐡是中國最大亮點和具戰畧價值的創新科技,中國要把高鐡向世界出發,日後由中國可以乘高鐡直到歐洲的土耳其,數年後香港也有一條,鐡路局曾說中國自行開發的高鐡速度世界最快,上月23日温州高鐡追尾碰撞做成40多人死亡,百多人受傷是這類創新科技產品,正式運行時間不足两個月。

這條京滬鐡路原要5年才建成,2008年4月開始動工,包括試行調較只用了三年两個月,本年6月已通車,5年並不是太久,在威水大前提下要爭朝夕早通車,搭客自己付錢,付出了生命做了白老鼠。

事故原因的公佈和搶救情序都令人不安,說列車的自動控制系統遭雷殛而肇禍,要靠司機目視前車才煞制那實在太兒戲,撞車的司機也死了,要問罪也難,列車遭雷殛十分罕有也難出現,今天壞人做了傷天害理事雷公要劈也難,因避雷裝置並不複雜,除非偷工減料,貪污枉法,國務院即時把鐡路局長,黨書記和電務工作副局長免職並要接受調查,鐡路發言人說系統安全正常,乘客也心中有數,望搭上車時天不要打雷,司機也要金晴火眼莫打瞌,這條鐡路所有人員都是新手,但人命關天,不能太兒戲,追尾撞車才過了一星期,又出現了另一次幸好是吉人天相的錯誤,在總站的高鐡竟逆方向而行駛,據報是控制綫路出錯。

中國第一條無人駕駛的鐡路將在香港南港島綫興建,系統的設計和車廂由國內公司承辦,剛巧香港地下鐡本月初的連續六天,日日都有故障,包括一次車廂綫路火警,雖無乘客連中三元,但都大為不滿,曾任鐡路主席的田北辰,毛遂自薦向中央請求參加京滬鐡路事故調查,高鐡資料是國家機密,中央信港人乎!我在機電工程署任電氣督察時,也曾到過香港地下鐡路學習維修高壓電制櫃和參觀過分區控制室,工作坊雖是两天也不好捱,要在零晨地鐡收車後才開始工作到晨曦,地鐡員工很指細去檢查各配件,乘客大可放心,但最近工會爆料,港鐡要慳成本,大部份的維修工作都外判和縮減人手,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少吃草,也和近斯多了故障有關,希望不會出現大災難。

 

網主 08/0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