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20/08/2011/星期六)
 
 
 
 
 

 

 
 

特區政府總部大樓落成入伙,曾蔭權說門大開,筆者就給你掛個綵。

 



政府總部新大樓行人天橋焊接甩漏,點焊替代全焊給揭發,工人即時開工補鑊。


圖片是標準的全焊組件接駁,已塗上油漆表示完工,但給我的下屬發現少了一粒螺絲,要通知建築署的同事跟進。政府樓不會有豆腐渣工程,最弱雞是外牆部份常滲水入屋內。


圖片是九龍醫院康復大樓,入伙一年外牆開始滲水,下雨天窗門位置成了水瓜棚,修無可修,捱了八年,終於要來一個大整,全座蓋上棚架。我的辦公室在地下不見天日無影響,只是我要常到電制房巡視,這座大樓有两個第一,是首間醫院用太陽能光伏板作慳電能源,另一個第一是建築署首間新建的政府樓宇,中華電力公司拒絶接駁電力,當時我在現塲也同意電力公司人員在「警惡懲奸」,就算是政府部門也不可先供電,後改善。在工程進度會議和文件上,我曾提出綫路上的設計問題,可惜建築署的作風一向太官僚了。


大雨時外牆滲水,裝在牆內放有電綫的喉管也水浸至到插蘇,電綫本有小許防水功能,只是在建樓時工作人員放入電綫時把其絶緣膠弄破。圖片是筆者在更換損壞的插蘇電綫,病房經理見我親自落場做到收場,咄咄稱奇問可解?我告訴她要做好這份政府工嘛!


筆者在發工把牆內的損壞電綫拉出,我做督察除了要揸原子筆還要揸鐡筆。


一間有1300張病床的醫院,我是電氣組的阿頭,見到電制房漏水唔驚就假,這是新建成的大樓,官字两個口,我只能見招拆招,有蕉食蕉,電制櫃不能發燒。

>>連結相關文頁
戰靶的政府部門(29/08/2009)

 

政府大樓

添馬艦新政府大樓入伙才十多天,負面新聞接二連三,不幸事件有警員作保安巡查時從高處墮下嚴重受傷,記者在樓內給拘留,報舘收到行內人報料,揭發行人天橋焊接工序偷工減料,雖然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駕臨沖喜,餘波尚未了。

媒體指責特區政府為了迎接國家領導人,大樓要趕工起貨,工程埋尾草草了事,議員在 參觀大樓時,並不認同來屆立法會要在新大樓開會,要待所有工程妥當才搬進。堪輿師和風水師認為在農曆七月搬屋凶多吉少,特首辦是用洋風水辦事,搬屋日是8月8日,與三年前北京奧運開幕日8月8日8時8分同一樣,當時也是農曆 七月,前特首董建華上任時也請風水師到禮賓府作法,副總理李克強主持大樓開幕儀式 在8月18日,奠基石也是刻上相同日子,打風也打不甩,搬入總部的部門可以自行擺燒豬上台,只要不大鑼大鼓,香燭煙火燎天,特首也不會阻止。

報料的燒焊工帶同記者到工地,鏡頭前亮相並出示焊工牌,證明不是匿名投訴而是敢於承擔的正義工人,不作同流合污,飯碗丟也在所不惜。

傳媒圖文並茂,訪問學者專家,一致肯定若以點焊用作行人天橋的主幹焊接,是不能接受和有危險,建築署即作調查並回應,焊接位不是天橋的主幹,只是玻璃天花和雨水渠的承托,點焊是先作定位調較,應是全焊才算完工,被揭發的翌日即有人補鑊,把點焊改為全焊,其實點焊位已用底漆填上便算完工了。

議員要求查出大樓內有否其它工程忍患,他們大可放心,就算廉政公署未成立前,也沒有出現豆腐渣工程,建築署所建的政府樓宇,除了主體結構,屋內的裝備都交由機電工程署保養,十多年來我參與過政府診所和醫院的機電保養工作數十間,另新建大樓的機電設備交收也有5座,偷工則有,減料則不見。

地盤上蓋開始施工時,建築署都有職員駐場直到完工,其後轉交機電工程署保養,工程進行時部份做妥的機電裝置要作測試給建築署驗收,雖然有數據在手,我們仍要求再做測試,尤其是保障安全的設備。

駐塲的建築署職員是督察級人員,所俱備的相關行業知識並非專長,政府部門技術職系督察的分列:有電氣督察,機器督察,冷器督察,電子督察和屋宇裝備督察,駐地盤的屋宇裝備督察要負責驗收前頭四項裝置,只能達到通識科的層面,所以時常給判頭帶他們遊花園,走漏了眼非奇事,判頭也不敢胡作妄為,因要再經過日後負責保養的機電工程署員工再驗收。

所見,所聞和接觸到政府部門新建的樓宇常見毛病是外牆滲水,漏水產生最大的禍害是滲到電制箱, 以九龍醫院康復大樓最離譜,幾乎是無處不漏,除了是外牆,雨水也從窗口滲人,入伙才八年要全座搭棚架維修。

 

網主 20/0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