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24/09/2011/星期六)
 
 
 
 
 

 

 
 

前亞洲電視新聞和公共事務高級副總裁梁家榮日前到立法會解釋誤報江澤民死訉,與翌日辭職時的憤懣言談,"死訉出街是受「消息人士」 所壓"是两個極端調子,全港傳媒譏諷梁家榮轉臉,梁家榮;"我變變…變,在立法會我沒有特權保護,用槍指著我也不會說,"



鞠躬道歉者盛品儒是國內英才受邀入亞視任執行董事,今回可知一國两制在香港的立法會非同小可,盛品儒說梁家榮的「消息人士」不是他頂上三位老細,包括他自己在內,真真假假,下回在立法會再解,「消息人士」絕不會是天外來客。


亞視新聞部走了梁家榮,古話說「一雞死,一雞嗚」 ,來的雞曉司晨不接客便成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多年來看新聞報導,感覺是亞視優於無綫,梁家榮和譚衛兒的辭職,亞視新聞部面對多多難題,是否將軍一去,大樹飄零?

 

獨家變臉新聞

亞洲電視前新聞和公共事務部高級副總裁梁家榮硬漢子而不失文人風采,在立法會輕言淺笑,解釋亞洲電視晚間新聞誤報江澤民死訊,立法會內任你保皇,建制,民主,正義,胡閙派議員窮追猛打,他都能輕輕撥過,自己早把鑊攬上身,表明一人承擔,錯信「消息人士」並即時辭職不幹,在場拒絶說出「消息人士」是誰,一刀了斷回應,用槍指著他也不會說。

議員們當然不罷休,不會容許一個市民,能在議會內可以和有特權的議員對著幹,梁家榮由頭到尾,都強調管理層沒有干預新聞部編輯運作,和他離職日所言感慨憤懣,今天卻變了臉,仔細思量在立法會爆出消息人士也於事無補,不把死訊出街或擱置待新聞部同事再打聽,飯碗也未必能保,真真假假,打工的有時要熱飯熱食。

立法會這個會議無特別權力要出席者必須講真話,發嗡風隨便,提問者雖然有大律師,教育界,用詞帶句套梁家榮漏料,梁家榮只是與你唱雙簧,真相仍蒙在鼓裏,他說自己在立法會沒特權保護,披露真相後果堪虞,一個特別為梁家榮作保護傘的權力特權會相信不久便要召開。

香港所有傳媒都一致譏諷梁家榮變臉,敗壞了新聞專業操守,但將心比己,當時要找山江澤民死訉要花一點時間,包括向同行查詢,同行是敵國,媒體要表現自己出眾,快,準,獨家和先行報導,也未必向你說真話,亞視有駐北京記者,要在短短的半小時新聞報告時段內查証並不易,就算走後門,出錢買都要找搭路人。

「消息人士」指定要在新聞時段內播出,梁家榮說在短時間內決定死訉時他十分緊張,成也簫河敗成簫河,一將功成萬骨枯,得勝而返則萬世流芳,身在沙場無得退,即場棄甲死訉也會照出街。

另一個要出庭解畫的執行董事盛品儒,左右两傍有律師教路,他是來自國內的英才,即場接受議員公審,應對尚算得體,他說梁的頂上三位老細,包括他自己都不是「消息人士」,王征最攪笑,死訉出街他說看電視才知,亞視難道尚有更大的幕後老細,梁家榮談到加插有償新聞他十分不滿,自己也不知曾是其下屬的記者殷莉調到另一個部門,仍沿用記者職銜還冠以財經記者和首席主播,他說殷莉是收錢和接客記者,他不同意財經新聞內加插接客記者訪問客戶。

廣管局收到數十封投訴信,亞視新聞部員工也發出怒吼,內憂外患,和另一大股東官司未了,屋漏兼逢大雨,甚至在國內落地權也不好話為,究竟「消息人士」發出這消息想試探甚麼?若說要把弱台提高收視率,一單半單獨家也難成器,王征入主亞視時,曾揚言要把亞視打造香港CNN,這數年電視台內的風雲,負資產能維生得幾多年。

看免費電視包括深圳和廣州,筆者多年都支持亞洲電視的新聞節目,走了梁家榮,古話說「一雞死一雞嗚」,若換來的雞是接客的,新聞報導何來公信力!

網主 24/0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