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6/10/2011/星期四)
 
 
 
 
 

 

 
 

皮蛋包裝嚇人,以前雜貨店就擺放在皮蛋缸內,不知內裏乾坤有人推荐也不敢買,這個大缸內直運到香港,皮蛋缸可用作大花盆。



國內出口的皮蛋包裝,印有詳細食物標籤,北美唐人街糧食店有售,六隻一盒,港幣18元。


皮蛋上這些小花紋我小時吃的皮蛋也見過,只有在溏心皮蛋才顯現,但沒有今天那麼多姿彩那樣百花齊放,台灣和內地稱為松花皮蛋。


CNN記者說噁心皮蛋來自台灣,台灣電視台請來美國一位旅遊節目主持嚐皮蛋,她讚不絕口,台灣出口的皮蛋也是用松花皮蛋為名。


蛇浸酒CNN也把它列為最噁心食物,可能這位記者位尚未見過生吞蛇胆,寒冬來了,不用到內地,香港的蛇店有此服務,未開眼的老鼠仔浸酒,和虎骨酒內地可買到。


皮蛋瘦肉粥是茶樓受歡迎食物,民間智慧說吃它可治口嚨痛。

 

吃皮蛋

接連有美國大傳媒,把皮蛋列為世界十大最噁心食物的首位,這是繼魚翅後,對中國的傳統飲食文化,又作另一次誤解,

皮蛋如何噁心先由美國有綫電視新聞網CNN一位記者不用腦袋思考把他自己認為噁心食物拍成節目,由市民試吃,吐嘔掩鼻呼叫等特寫鏡頭逐一呈現觀眾眼前,編導以為製作入題,實則是無知和愚昩的表現,記不起前人說的金句;「你的美食,可能是我的毒物」,一些賣相特別的食物令有些人看到會眼寃,發出的香味聞到反胃,吃到入口才方知其美味,榴槤和臭豆腐是難兄難弟。

新聞播出後,两岸網民反應繳烈,並非民族情意結的憤怒,只是覺得西方人有意抹黒皮蛋,間接令人誤解中國人是逐臭之夫,台灣和大陸電視台也找來老外回應,這批老外說食皮蛋食到舐舐脷,隨後CNN記者發出道歉聲明,可能口是心非,聽其言,觀其後,當眾吃一隻皮蛋才能顯道歉的誠意。

全球一體化是錢可以自由對換,聲色娛樂和文化也可交流,唯是吃下肚的頗難包容,大伙人吃飯最好吃自助餐,可各適其式,東方人和西方人吃的文化不同可理解,中國人南北两地所吃的也各異,曾到川菜舘吃飯,服務員說只小小辣,我這個廣東人感覺碟碟辣到飛起,那不是噁心食物,但口味不同只能說無福消受,外省人不吃燒味,在家請客除非是至親,否則到酒樓吃最方便,今天大酒樓的菜牌,包含南北主菜,香港大廚絕不能只靠雕蟲小技便能上位,沒有了購物天堂,食的花款也算天堂。

有網民還擊老外的一些芝士其臭難頂,拿來作美食不知所謂,老外的芝士越臭越貴族,五星級大酒店的自助餐,芝士有十多款,有些體積大如小南瓜,要自己操刀切片,西餐最難頂是牛扒,十多年來己沒吃牛肉,和朋友吃西餐也悉從尊便各揀喜好,只是五成熟的牛扒,血淋淋的上枱,朋友說這才夠滋味,我們猿猴祖先全吃生肉和喝血的。

皮蛋從小吃到大,所吃過的蛋最大隻是鵝蛋,約為成人手掌般大, 最小是鵪鶉蛋,廣東人家常小菜少用皮蛋,用皮蛋煲鹹瘦肉粥可驅噪火,另一款我小時也常吃到是皮蛋,芫茜,糖冬瓜和生魚片煲湯可治喉嚨痛。

中國人對食物的處理有其傳統智慧,老外看到覺其不可思異或嚇破胆,燕窩是燕子吃蟲後嘔出的涎沬,中國人把它作為延年益壽高價補品,生吞蛇胆最恐怖。小時我見母親用剛出世的老鼠仔浸酒(老鼠必須未開眼),她不會喝酒,只是用作看門口,街坊大肚婆產後的風寒病,飲三杯驅寒快過打針。中國崛起有錢佬多,吃得富貴才顯豪,魚翅碗碗足斤两才上枱。香港人大時大節到酒家吃飯才考慮吃魚翅,小小窩要過千元,一般只在飲宴時才吃到魚翅,食街賣的數元一碗碗仔翅是粉絲,捕魚人都是見有商機才主力捕捉鯊魚,但只割了魚鰭後把魚放回大海有欠人道,以前在街市看到買鵪鶉的小販,從鳥籠取出鵪鶉夾生拔毛,再把它掛在籠外招攬顧客,以示雀真價實,籠內的鵪鶉可能看慣了,知道避也避不了,吱味喳喳為己唱輓歌,只是賣鳥者不知,才是令人嘔心的食物。

 

網主 06/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