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5-12-2011/星期一)
 
 
 
 
 

 

 
 

花園街這個攤檔是惹火尤物?由2004年到今己有六次火警,政府在民粹霸權下,拖得就拖到今次死得人多方知錯。



火警前的攤檔擺設,實則是馬路中心商店,有些更分間四檔出租。


攤檔的帳篷十分貼近民居的閣樓。


攤檔火警竟達到四級奪九命,5人仍危殆,網民說特區政府幹過甚麼?

 

燒死隔鄰

民粹霸權,政府畏怯,要死人才可扭轉得益者的囂張,揾食者要照僱,發財不能漠視別人生命,花園街災難大火,把時光倒流半世紀看香港,九人一夜成冤魂,城門失火,燒死隔鄰,火燒連環地攤檔,樓上住客賠命。

攤檔去年曾遭縱火,到今仍未破案,這次再落毒手,不知匪徒與攤檔有何深仇大恨,要待兇手落網才能血債法償。攤檔接近民居,帳篷層層疊疊,架到住戶的閣樓,收市後存貨仍留在檔內,首次火警,政府部門要求商販清理,只是攤檔糾眾巢政府打壓小市民,民粹壓下,政府避之則吉,九條人命墊底,政府才如夢初醒,類似攤檔香港數之不盡。

整條花園街路旁沒有栽花植樹,民居內劏房林立,香港中環有條花園道,鄰近是曾蔭權的禮賓府,全是豪宅高樓,花園街花園道两處住客,同人唔同命,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進入災場視察,一句話要嚴打僭建劏房,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指桑駡槐向新界有僭建的鄉民示警,就算你把我鄭林的祖宗下了降頭和毒咒,執法絕不手軟。

有頭髮誰人想做癩痢,租住劏房者多是胼手胝足的小市民,入住時不理會它是否僭建,劏房是以前一單位分租給72家房客的改進版,也有數十年歷吏,1977年我租住深水埗福華街一間唐樓的板間房,每月租金80元,工廠薪金400元,樓內有四房和两張雙層碌架床,住房無個人私隠,碌架床上層的租客可一覽無遺看到房內情景,夫妻大被同眠要在床邊拉起布帳,幹哪事兒要點到即止,所有唐樓都沒有冷氣機裝置,現今劏房一家一主,有獨立廚廁和冷氣,交通方便的劏房最受歡迎,租住一個獨立單位,合法而不合符個人經濟效益,有些租劏房者在等待上公屋。

住劏房並不犯法更不是罪過該燒死,曾蔭權到災場提起住事,整理攤檔事交由區議會負責,只是各有背景利益,提議聘請通宵保安每檔要交月費100元,200多檔仍有两成攤檔不肯,認為公眾地方治安由警察負責,在大廈樓上裝置閉路電視,工程費和每月保養費誰負責?

攤檔朝行晚拆是安全和衛生做法,攤檔堅持反對,晚上要把貨搬走對老人家不方便,要求政府提供地方,今次火警他們也是受害者,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認為提供地方擺放攤檔存貨有困難。攤檔限定面積3x4呎,看現塲的檔位有些幾擴至十倍,一些攤檔劏開前後檔再分租甚至四檔,收租如豬籠入水,晚上用木板圍檔,更助長火勢蔓延,要商販自律是天方夜潭。

旺角人流暢旺,火災攤檔的街口有一條行人天橋連接到火車站,隔两條街西洋菜街是金魚街,當年由改建舊旺角火車店時的天光壚搬到這兒,行人天橋也連接旺角街市和地下跌路,內地人自由行常光臨,出了羅湖或福田關口,再搭一程火車便直達旺角心臟,花園街這次大火災,網民放題覺得香港也不比國內城市有幾進步。

網主 05/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