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手指向天,議員每月薪金由七萬三千加到十四萬一千是上頭主意,議員都是打工的,要求加人工合情合理,議員又無喊打喊殺或罷會威脅要加一倍人工,你老板尚有幾個月便收皮,竟用公帑賣人情。


議員詹培忠說自己一鋪牌上落千多萬元,加一倍人工慳番吧。


天主教監察組專打逃會懶鬼議員,逗了人工又經常缺會,一些議員擲蕉,衝擊官員後,遭趕出立法會又是放假一天,


茶餐廰侍應是一腳踢的工種,客人不多時要變做清潔女工。


三點三下午茶是三行工人的行規文化,伸個懶腰回回氣,我不是三行佬,也隨大隊飲下午茶,入到政府部門習慣也無改,加薪是必然,加辛博殺政府工也會做壞人,所以要保持日日歎下午茶,吹水趕走瞌眼瞓。


國內大公司也流行三點三,並非飲下午茶,是集體跳十分流行的"抓錢舞,目的為常坐辦公室的員工舒骨骼,高級職員有保健員到其房內按摩打散疲勞。小圖:我曾工作的機電署,早上開工前要在工場內集體跳"職業安全醒神舞"。


香港一間便利店,兩位女店員爬上梯子,把分體冷氣機的內置隔塵網拆出清洗,雖然不懂老板有命也要做,加了薪自然要自我增值加辛。

加薪加辛                       

出來揾食做打工仔無人不想加人工,職塲做低微工充滿心酸淚痕,愛心老板天涯海角未必好彩遇到,去年最低工資立法,七十二行其中三行薪金最受剝削的保安,清潔和物業管理受惠時薪最低28元已施行,老板也有辦法,逃避最低工資和強積金供款,月薪轉為自僱。

集圑快餐店以麥當勞時薪較低,最低工資立法變成大家樂一視同人,員工加薪近倍,市民也知快餐店會加價彌補,但認同最低工資可保障低下層勞工,去年通脹高企,大公司在年初己陸續宣佈跟隨通脹上調員工薪酬。

地產金融受惠內地資金流入,庫房盈餘大增,下月新財政年度開始,公務員必可獲得加薪,但有可加可減機制,公私營職系比較低級公務員薪金仍偏高,一加一減所得可能低過通脹的增薪,議員雖由公帑出糧,但無私人市場薪金參考,立法會秘書長竟主動提出將議員的薪金加一倍,由7萬3千元加至14萬1千元,議員也是打工望加薪本平常,曾蔭權臨散檔用公帑做順水人情或受議員打壓要放水,事前無跡象議員要求大加人工。

市民聽到議員加一倍人工幾全數不同意,一些出席率不高議員有何得何能要加倍人工,功能組別幾位議員以詹培忠最大口氣,說明不在乎,他說一鋪牌也上落千萬元,做不做議員也無所謂,是業界推選他出來才免為其難,霍震庭和黃宜弘出席立法會也不多,並不覺得加了人工會提升到出席率,两位議員同聲同氣指一些出席率高的議員對議會毫無作為,只在打發時間,擲蕉講粗口,阻撓議事情序,浪費大家時間,給主席逐出立法會正中下懷,可以乘機放假。

私人公司工作受老細器重薪金可三級跳,筆者任職公務員時最多一次加人工逹到15%,因當年通脹猛於虎,也曾試過一年中有四項收入一同增加,包括全港公務員年度齊加薪,署任高一級職位的署任津貼,超時加班津貼,職級每年的自動增薪點,工作年資長若申請到房屋津貼更是五財臨門。

一些小老板如何揾員工笨我也嘗過,當年做電氣散工是日薪計,老板每天到工地看工程進度,下午茶三點三一齊飲,老板負責埋單,別人以為老板好人請飲茶,出糧日老板把飲茶的錢在薪金中扣除,食自己天公地道,但老板不會給零碎錢,例如扣除茶錢薪金是669元,老板說無散銀叫我收順些只給660元,我還要笑臉相迎說無問題還連聲說多謝。

私人公司人工越高壓力越大無可避免,加薪之餘必要加辛,提升進取指數和業績,公司不能賺錢則責任走不少,老板不炒也自覺無趣,辭職是唯一出路,也未必再能揾到自己所專長的工作,心理平衡把關最重要。

網主 11/03/2012